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挪威的森林

2015-06-02 . 阅读: 2,710 views

文/旦与丑

《Norwegian wood》是The Beatles的一首歌,收录在《Rubber Soul》中的第二首。不管怎么说,这首歌十分有意思。

这首歌是谁的词,有些说不清。不过可以说,绝大多数是John Lennon(约翰·列侬)所作,或者说,词中所写本是他自己的故事,只是这词读来着实有些怪异。

I once had a girl.  Or should I say she once had me.  She showed me her room.  Isn't it good?  Norwegian wood.

She asked me  to stay.   And she told me to sit anywhere.  So I looked around.  And I noticed there wasn't a chair.  I sat on a rug.  Biding my time, drinking her wine.  We talked until two.   And then ,she said "It's time for bed." She told me she worked in the morning and started to laugh.  I told her I didn't and crawled off to sleep in the bath.

And when I awoke I was alone.  This bird had flown.  So I lit a fire.  Isn't it good?  Norwegian wood.

词大意是讲,我曾经泡过一个女该,或者我应说,她泡过我。她请我到她房间里去。这不是很好?Norwegian wood。她让我坐下,随便坐哪里。我环顾四周,没有发现椅子,于是便坐在了地毯上。我同她喝酒聊天,消磨时光,一直到凌晨两点。她说该睡了。她告诉我早晨要工作,然后莫名的笑着。我说不用管我,便趴到浴缸上睡了。醒来我发现只我自己,那只鸟已经飞走了。我燃起了一团火,这不是很好吗?Norwegian wood。

只要稍作留心便会发觉,这歌词有道迈不过去的坎,挡在那里,十分突兀。Norwegian wood。查看百度百科,总结起来说,那理解牵强附会,十分让人不齿,怎么会是像挪威的森林一样清冷幽静, 这我实在不敢苟同。就像我在吃馒头,突然说了句天空好蓝,然后就有人理解说这馒头像天空一样给人宁静。

歌词叙述平淡,就是一段小故事,不掺杂什么所谓高规格的哲理警言,所以此处妄图向高规格幻想,实在有失其本意。女孩请我去她房间,便已准备好跟我上床,期间有过三次暗示。第一次是最初去她家,这已经大有苗头。第二次便是在请我坐下时,没有可坐的家具,但是有张睡觉的床。第三次便是女孩要睡觉,而我却没地儿可睡,便睡到了浴缸上。可我为什么没有同她上床,这又实在有些意思。我是个榆木疙瘩,一点也不通窍吗?多半不是。中文可以翻译英文,但中文未必能理解英文,英文中wood未必就是中文中所形容的木头人。

当我找到另一种解读时,我心中才有些释然。Norwegian wood便是Knowing she would的谐音。这岂不是很好?知道她想要。细细品读,有种味道弥漫其间,难以消散。年轻的我与她共同度过了一晚上,这里本应该发生什么,可最终什么也没有发生。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呢?I lit a fire。我认为,村上在其小说中将此展现的淋漓尽致。

书以Beatles的这首歌命名,村上想说什么?书名作为一个提纲挈领的东西,在此而言,它存在的意义便是贯穿小说本身的格调。那么《挪威的森林》到底讲了什么呢?年轻的渡边与直子、阿绿之间的故事,这么解释很笼统,就像这首歌的歌词所呈现的故事,我与一个女孩的故事,有种可以感知却难以捕捉的东西,无力传达。

当我意识中充盈着这种感觉时,我再次拿起了这本书,所不同的是,这次选择了赖明珠的译本。每当渡边与一个女孩独处时,我脑海里便会泛起一个为什么上床或者不上床的问题。直至读完全书,我才明白为何赖明珠说青春绝不是滥交,滥交只会侵蚀了青春。借用玲子的话说,这些人(披头四)了解人生的悲哀与优雅。他们懂得如何在最美的时候保持那份美感,直至它最终飞走。人生的悲哀是消失,是一无所有,即便是记忆与感情。人生的优雅是放手,是目送不以意志转移的离去。所以John Lennon像诗人一样,写出了如此有美感的歌词。如此优美的描写,让我想起了加缪的《局外人》,两者迥异的风格与剥离人物本身而无情的叙述,像极了火与冰。然而两者却真实的刻画了存在于具体之外的抽象感知,佩服之余,又心向往之。如果羡慕也是种美,无能为力或许就兼具悲哀与优雅。

青春有种自然的野性,那种奔放而向往自由驰骋的心,无形中创生出一种浪漫,它生就的本性使其一直抗拒着责任与束缚,强烈的对抗诞生了青春的美,一种外在的美。就像盛开的花,我们很容易捕捉其绚烂的色彩与芬芳的气息,却很难意会其短暂的生机与长久的凋零。有时我在想,为何国产青春片能给我以美的感受却不能给我以灵性中的绽放。思来想去,我觉得,那种美感在上升途中自然而然折断了。好比同样是幻想,姜文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处理的就比赵薇在致青春中好,在通往灵性的路上,姜文就走得比赵薇远,这也就使我体会姜文的思想时更容易接近其想表达的地方。我总觉得,目前拍青春片的导演,他们思想的高度只是站在了我们普通人的层面,而未能比我们高出多少,以至于他们在表现时就没有办法引导我们向他们所想要去的地方前进,想来,他们只是把那种徒具美型的片段以一种不连贯的姿态歪七扭八的串接起来,于是毫不负责的丢给了观众,他们为什么不觉得羞耻?这让我想起了村上在小说中评价那些罢课生的话,他们真正的敌人不是国家权力,而是缺乏想象力。是不是可以说,即便给这些人放开限制,他们也可以把情色片拍成一部极其低俗的三级片呢?当他们挥霍着这个社会供给的资源时,他们是否该好好想想。

I lit a fire。摇滚不是只有呐喊。Beatles这种迷幻般的陈述,告诉我,青春也不只是徒有其表的激昂,那里有优雅。

挪威的森林

左岸记:无尽藏尼对六祖惠能说:“我研读《涅盘经》多年,劫仍有许多不解之处,希望能得到指教。”惠能对她说:“我不识字,请你把经读给我听,这样我或许可以帮你解决一些问题。”无尽藏尼笑道:“你连字都不识,怎谈得上解释经典呢?”惠能对她说:“真理是与文字无关的,真理好象天上的明月,而文字只是指月的手指,手指可以指出明月的所在,但手指并不就是明月,看月也不一定必须透过手指,不是这样吗?”于是无尽藏尼就把经读给了惠能听,惠能一句一句地给她解释,没有一点不合经文的原义。文字所记载的佛法经文都只是指月的手指,只有佛性才是明月之所在。

德鲁伊在《寻找“挪威的森林”》中说:“这个歌叫《挪威的森林》,披头士唱的,在那个遥远的值得怀念的60、70年代。这本书叫《挪威的森林》,村上春树写的,写的是一个无所事事随波逐流的人,记忆里的爱,纯纯的记忆里的爱。这个酒吧叫,"挪威森林",我曾经在这里深醉过,不是为了爱,是为了能够成为今天的自己。”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