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你很重要,你又不那么重要

你很重要,你又不那么重要

文/文昌

鸡婆婆看到主人家的餐桌上时不时会出现火腿鸡蛋这道菜,每每看到这总是会引以为豪,为主人补充了丰富的营养的同时也受到了优待,因为能生蛋所以不至于有生命之忧。有天她突发奇想,既然主人家这么喜欢,为什么不和猪兄弟合作开发个项目做道火腿鸡蛋呢?

于是鸡婆婆兴高采烈的到猪圈里找到刚睡醒的猪兄弟商谈此事。:

“额,猪兄啊,我今天找到了一个可以延长你寿命的项目,你想听么?”

“真有?什么项目,说来听听!”

“我看主人家挺爱吃火腿鸡蛋的,要不这样,我出鸡蛋,你出火腿,咱就做这道菜献给他们。要是你平日也能和我一样贡献点什么,也就不至于一到年底就被人宰了,你看我不就因为能生蛋多活了几年吗?”

猪兄弟想想也是,平时里光吃喝睡觉了,无聊得狠,也没干过什么正经事,再说鸡婆婆这么热情的帮自己延长寿命,又怎么好意思拒绝呢?于是欣然答应了,不就是割点肉吗?

可等真正要操作起来,看到那寒光闪闪的刀,要往自己身上切肉就后悔了。他妈的,鸡婆婆只要蹲在鸡窝里憋个劲就把蛋生出来了,我可是要割身上的肉啊!突然有点恨自己这该死的猪脑子了,一狠心用刀戳了下自己,那个钻心的疼啊!哎呦……

如果猪兄弟有自己的想法,不怕伤了面子,果断的拒绝了鸡婆婆的项目开发计划,也就不会尝那一刀子了。现实生活中何尝不是如此呢?

素来对运动总是缺乏抵抗力,享受运动中的激情,对自己身体控制的自信。自从热衷于早起跑步以来,总有些精力不济。按鲁迅的话说:“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一方面多,另一方面就少了”,以往只要别人有邀请,晚上打个羽毛球,踢个足球,来几局乒乓球,甚至喝个酒什么的,没有特殊事情总会欣然答应,一来自己心里有些痒痒,二来是无法抗拒别人的热情邀请,生怕拂了面子,不好拒绝。哪怕早上跑完步已经有些疲惫,或者第二天还要准备早起,也会坚挺着迎难而上,最终结果是留给自己的时间太少,哪还有时间安心的看会书,写会字呢?那样的生活尽管很激情,但很累,值得回味的东西太少。

贪婪的看待生活,舍不得错过任何一点精彩,生怕自己在某个组织里掉队,像个小丑一样到处奔忙。聊以获得一些虚荣和谈资,显得自己很重要?其实这只是一个笑话,相对一个组织或者一个情感群体来说,少了你,他依然要继续前进,难道会因为少了一个人就不玩耍了吗?

人总是为外在琐碎的诱惑疲于奔命,因为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又害怕错过什么,所以会眉毛胡子一把抓,到头来一场虚热过后也只有随风飘荡的失落。正因为心里没杆秤,不知道轻重,容易被人牵着走,这种被动的亦步亦趋的生活会让人无助得缺乏掌控。纵然精彩一时,结果也不会太好,因为你没有朝着既定的方向在走,自然谈不上什么积累。有人说,圆规为什么会画圆?因为脚在走,心不变;为什么你不能圆梦?因为心不定,脚不动,我想还是有些道理的。

拒绝了又如何?即使伤了一时的面子,挽回可是属于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啊!人类最值得自傲的一点就是能选择,任何时候都会有选择的余地,当别人提出请求,其实他也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每次别人借钱总会出手相助,因为他们既然提出这个要求多半是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作为朋友怎么忍心不帮一下呢?关键的是我不好意思拒绝,现在想想,面子难道咋就这么贵呢?别人还以为你有多富有呢?

当我静下心来,盘点一下自己的时间分配。将自己生活内容按重要程度排个序,也就不会轻易被人领着走了。运动的目标是为强身健体,有充沛的精力去做哪些自认为最重要的事情,从来没有想过当一个专业运动员。专心的跑步就足以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和身体状态,又何必还在其他项目花费太多精力呢?下班之后的时间留给自己,安静的看书,写字,做自己真正喜欢做的事情,这样岂不是更好?实在没有必要为了别人的面子而轻易将自己出卖。

其实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你很重要的。可别让生活的琐碎和牵绊将这份独特抹去,沦为芸芸众生中的毫无觉知的一个。你又不那么重要,因为少了你地球也照样在运转。实在没有必要为了外在的赞许而失去属于自己的那份自由。

 

文昌 北京 五月 微信号:changchang010

important

左岸记:我很重要,因为我独一无二,我来之不易,某种意义上不可替代,因为有了我可以让与我相处的人更快乐,可以让工作衔接更紧密,让在乎我的人感到幸福;我不重要,因为我的到来是如此的偶然,如果我没有很好的成长,对于我,生命的意义更是微乎其微,如果站在宇宙的角度,我就更不重要了,乃至整个人类同样也不重要。那我们的意义可能正是我是我,因为我们的存在,当我们把眼光投向浩渺的太空时,太空深处也有一双眼睛正在一样的凝望思索。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