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毕业了:再见,再也不见

2015-05-21 . 阅读: 4,097 views

文/图 韦宇教

“错过是一个错误,寻找是一个错误,重塑是一个错误,醒了才发现没有退路。”站在37楼的阳台上,慕容幽冥抬头望了望天空,辽阔悠远,没有星星,但月色依稀。远处昏黄的路灯下,始终穿梭着步履蹒跚的人们和那些漂浮不定的暗影。他所期待和向往的前方,是迷,也是谜。——题记

慕容幽冥已经不善于煽情了,尽管他年少时曾经流过泪。

去年的这个时候,钮哥对慕容幽冥说:“以后,你一定还会有这么多的真诚,重新再来过。”慕容幽冥不置可否,他在认识新的朋友的同时,拒绝新的朋友。

那个秋天,帅哥回来了一趟,然后又走了。

那个冬天,小威回来了一趟,然后又走了。

这个春天,顺生回来了一趟,然后又走了。

这个夏天,他们都回来了,然后又都走了。

一切都在悄无声息地行进着,改变着,对此,慕容幽冥知道自己无能为力。

青春留不住,慕容幽冥知道的。其实,很多东西都抓不住,一如流水。在宿舍的楼道里听到有人唱起了《七月》,慕容幽冥对他说,你看,其实我们根本就没有7月,那时候我们已经离开。

无论如何,这个轮回总是要开始的。我们又要开始筹办告别的聚会,又要吃散伙饭,又要合影拍照留念,又要站台挥手送别,又要假装笑颜、转身泪流满面的独自前行。

也许,生活本来就是这样的。只是,我们一直在忽略生活本身。

N说,那天T和M躺在足球场上数天上的星星,数着数着就得出了一个哲学般的结论:是死亡让人生有了意义。那么,是别离让聚会有了意义。珍惜每一秒,这或许是解决方案的一种。

有一天,骑行去海边的路上,慕容幽冥偶然唱起了《在路上》这首歌,他发现自己很喜欢这种感觉,安静而有点茫然,但是却没失去希望。

站在北京345的公交车里慕容幽冥忽然很悲哀,带点绝望,他就那样一直孤独地站着,想着——“我们还能一起踢球吗?我的朋友们。”

等凤凰花盛开的时候,慕容幽冥也要收拾行囊离开了。他说过,他不留恋潍坊。他说过,他无论如何都得走。T告诉过他:永远没有新的开始,永远没有结束。但是T没有告诉慕容幽冥什么是永远。慕容幽冥只是知道所谓绝望,是我们与生俱来的,在绝望中我们能做的只是让自己微笑。明天,天空也许会变成另外一种颜色。我们在这里很怡然自得,停止思考存在的意义,活着的意义,成长的意义,以及人生的意义。

我的秋天

好像刻意的让自己写一篇命题作文似的,因为这个下午慕容幽冥还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选这首《我的秋天》或者其他的许巍的歌,也只是因为在一堆以.mp3命名的文件中看到了它。当“没有人会留意,这个城市的秋天”从耳机里流出来的时候,他知道自己错了,他根本不应该选这样一首歌。

也许听高晓松的歌能让自己心情好一些,而听许巍的歌,也许是因为时间还没有久到让慕容幽冥对他漠然,他没办法忽视许巍的歌对他的影响。和许巍的歌声堆积在一起的东西叫做日子,也许终有一天,他可以忘记这个人的声音,忘记那些撩拨他的脑神经的吉他的声音,忘记那些关于“你”,关于“我”的歌词,但是他忘不了和这些歌曲有关的记忆,和一些人在一起的日子。

这是被足球占据的月份,慕容幽冥也不例外,所以他一直也没有写东西。中午看体育新闻,皇马尽管输了,他内心却有一丝感动。当午后的如血斜阳照在脸上的时候,他仿佛看到了英雄迟暮的悲哀。仰起头,无语问苍天吗?难道这不也是一种青春的流逝吗?

还是沈庆写的青春慕容幽冥更加喜欢——“青春的花开花谢,让我疲惫却不后悔。四季的雨飞雪飞,让我心醉却不堪憔悴……”歌词写绝了青春的感伤。

慕容幽冥只知道两首叫做《青春》的歌,一个是沈庆的,一个是汪峰的。前者的歌广为流传,而后者的青春,知道的人很小众。之前慕容幽冥在大四毕业生旧书摊上花几元买的筠子那盘唯一的专辑,一直也没怎么听。到了他自己大四卖旧书的时候,差点又给转手卖了出去。终于因为一些东西感动了他,而决定把筠子的专辑留下来。某天晚上听到汪峰版的《青春》,慕容幽冥知道,它最终刺痛了他。

筠子在这盘磁带的扉页上曾经说到:录这首歌的时候她哭了,她是为什么哭的慕容幽冥不知道,也许这首歌就是用来让人哭的。那些黑白照片,唱这首歌的人已经不在了这个世界。还有汪峰写给她的《美丽世界的孤儿》——“你看车辆穿梭,远处霓虹闪烁,那多象我们的梦。”

美丽世界

去年的大概这个时候,大家喝醉了。慕容幽冥和T站在宿舍楼的阳台上吹风的时候,看着潍坊的夜晚和那些亮起尾灯的汽车,慕容幽冥哽咽着哼唱着这几句歌词,T转过头对他大喊,你丫他妈的别唱了,他的脸上满是泪水。这些事情就象昨晚的梦一样,近得触手可及却又无从追寻。终究有一天,他们也许还会一起去那个足球场,去找,去找,在变了颜色的天空下面。

去年的某一段时间,慕容幽冥一直听这些歌,一直在听,一直在听。后来,后来就听的少了,渐渐的他也不怎么听了。再后来,换了新手机,下载了这些歌,又开始听。后来,听得也少了,一切风平浪静。再后来,在公交车上,在地铁里,他又在听,熟悉的好听的声音,那些人那些事,那些青春那些梦想,转瞬灰飞烟灭。

今天下午的阳光很温暖,慕容幽冥看到窗外的杨树的叶子正翠绿的发亮着,闪烁着。他哼着: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想到今年的7月份,他不知道自己会在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最重要的是不知道那个地方是不是也同样会有这样的风景。

慕容幽冥有个朋友说他会怀念这里的一切,除了这个叫做潍坊大学的大学。慕容幽冥想这里的一切不也是这个学校的一部分吗?也许还包括那些美丽的法国梧桐树。他是不是也应该怀念一切,甚至这个学校?偏偏这个时候手机响了,和现在在石河子的一个同学通了电话,依然是那些话:很无聊,工作,很无聊,我的梦想就是不上班。

去过很多城市,每个城市似乎都一样,空气污染,还有加班后的啤酒。可是我们却已经注定一生与城市相伴。无论怎样离开,等在前方的,也不过是另一座充满着汽车尾气的城市罢了。真的离开了潍坊,离开了这个城市,慕容幽冥会怀恋那个夏天和绿油油的法国梧桐树。也许,他更加怀念的是那些人,那些歌,那些故事。

生活是一个迷局

生活是一个迷局,间隔一年时间的两个慕容幽冥在互相揣摩着,得到的却是一如既往的茫然。这一年,发生的许多事情已经落在记忆里没法找寻,但是被他们改变了的慕容幽冥,现在却如此清晰地坐在蓝色的电脑屏幕之前,敲打着键盘,写下以上和以下的文字。

这是慕容幽冥在潍坊的最后一个夏天,等汽笛响起的时候,他就要离开。

虽然这里是他停留了四年的青春,可是这个城市已经不再让他留恋。

他在这个城市生活了4年,它是他的第二个故乡,它一直给他以温暖。

当他收拾好行装,准备走向拥挤的车站,他真的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这个城市不清洁,这个城市不安静,这个城市冬天太冷。可是,这个城市是他青春的摇篮,所以他一直没有抱怨。

其实,他知道,每个城市都不是乐园,都有缺点。慕容幽冥只是要离开他的青春,只是为了改变他的明天。

远离这个城市,思念越来越长,离你们却越来越远。

远离这个城市,交错的路轨,已经割裂他的梦想。

远离这个城市,清晨如河的雨,打湿了他的双眼,

远离这个城市,一个人走向改变他的明天。

时间是飞逝的,还是静止的?其实都是我们的错觉而已,时间永远不会更改频率。可是,也许只有那些错觉才是我们活在这个时间里的理由。慕容幽冥想再次感觉心脏咚咚作响的一瞬,想再找个机会让徘徊的泪水尽情的涌出来,之后再一次触摸时间那永不改变的频率。

去年的现在,慕容幽冥应该正在做着梦,梦里的大家都很帅气,笑靥如花。

 

【作者简介】韦宇教,80后,金牛男一枚,文案策划师,专栏作者。喜好文字,摄影,旅游,养猫。在文案策划的江湖中,已来回穿梭七年。常静坐深夜,焚香,饮茶,煮字疗饥。亦是一个行者,在路上,或充斥着想念,或浸润着孤独。站在奔三的道口,回望素履之往,愿无岁月可回头。QQ:278135479 微信:weiyujiao1985

是迷,也是谜。

左岸记:韦宇教将青春反复地烹煮书写,用忧伤的文火,我却发现再怎样的悲伤都能看到那道闪亮的光芒,给予人们前行的勇气和力量。如果不去经历,你的回想将是一片空白。

分享到: 更多

韦宇教

韦宇教,品牌策划师,媒体撰稿人,《乐途旅游网》/《搜狐旅游》专栏作家,《北漂期刊》特约作家,旅游达人,独立摄影师。穿梭沉浮八年策划江湖,煮字疗饥,书无妄之语。偶做行者,在路上,用单反记录生活印迹,用文字书写时光细碎。回望素履之往,愿无岁月可回头。有生之年,幸得所遇——QQ/278135479 微信/weiyujiao198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