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一诺犹在,千金无存

2015-05-14 . 阅读: 6,934 views

直到那一天,千金跟我都病了。麻麻心急如焚的带我们去了很多医院,我挺住了,而千金不行了,医生说,这个是狗瘟,属于癌症,回去准备后事吧。麻麻的眼泪掉的很多,掉再我的身上,我感觉很难受,千金和我在一个包里,麻麻拎着,我站着,千金躺着,我害怕的看着周围的人来人往,我想靠近千金,确发现千金在抽搐着,我感觉,他好疼,他身上也好冷。

我很想爸爸,因为我很无助,我和千金和妈妈都很想他。

当爸爸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麻麻和爸爸带着千金单独的出门,他们不甘心,他们一定要把千金找人治回来。我自己一个人在家里,虽然麻麻给我把灯都开了,给我准备了我最喜欢吃的,给我准备了我最喜欢的玩具。可是,我却是那么的孤单和难过,我想你们了,千金,爸爸和麻麻。

后来,半夜,是麻麻一个人带着千金落魄的回来了,听说爸爸因为工作上的事情被叫回公司,麻麻为了这个事情跟爸爸吵架了,然后独自一个人去找医生了,但是所有的医生都拒绝了。

后来麻麻抱着千金,在孤单的城市里,在人来人往的城市里,在车水马龙之间,在千金的痛苦的哀嚎中,流泪着,回到了家。

第二天,爸爸又来了,据说,爸爸晚上花了一夜,找到了民间的秘方,把他配制了出来,听人说,能治好千金的病。爸爸给千金灌了很多药,好像有点效果了,千金好像有点恢复神智了,甚至都能慢悠悠的走几部,好像还能认识麻麻。

那一天,天气不太好,我记得微弱的阳光透过厚厚的云层,只有那么一点洒落在阳台上。爸爸让麻麻抱着千金晒晒太阳,我就陪在他们身边,千金,好像真的好了很多,不怎么叫了。

麻麻打电话开心的跟爸爸说,千金眼睛一直很温柔的看着她,第一次,麻麻在千金眼神里看出了温柔。以前的千金,眼神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桀骜不驯的。我趴在麻麻的脚边,感觉地有点冷,我往麻麻脚边靠了靠,似乎暖和些了,我心里在想,等千金好起来,我再也不跟他抢好吃的了,我也不会在他把脑袋放在我身上的时候,把我的腿搁到他身上了,我还会把我最大的秘密告诉他,抢吃饭的时候,把前腿和脑袋一起放进食盆里,那会能吃的更多。我和麻麻都满怀着希望,等待着明天,等待着千金的恢复。

太阳慢慢的落山了,最后一丝光芒也消失在黑暗中,以前听爸爸感慨过,光和影总是要交替的。只是,现在我希望一直都有阳光,永远没有暗黑,或许那样,千金就会好起来了。因为随着夜慢慢的黑了,我感觉我,我还感觉千金都在一起慢慢的变冷了。

夜深了,孤独和寒冷深入骨髓,我开始担心千金了,因为他又开始抽搐了。我跑到麻麻的房门口叫了起来,灯亮了,我感觉到有些温暖,然后麻麻出来了。千金开始低嚎了起来,我感觉他很痛苦,他很疼。麻麻拿毯子把千金包了起来,抱在怀里,开始给千金轻轻的唱歌。千金感觉麻麻来了,小眼睛睁开了,很温柔,很留恋的看着麻麻,低嚎的声音慢慢的小了下去,但我知道,那是千金故意的,他不想让麻麻太过担心,因为我看到,麻麻怀里的毯子,颤动的更厉害了。麻麻的儿歌在房间里,轻轻的飘荡:

天上的星星不说话
地上的娃娃想妈妈
天上的眼睛眨呀眨
妈妈的心呀鲁冰花
家乡的茶园开满花
妈妈的心肝在天涯
夜夜想起妈妈的话
闪闪的泪光鲁冰花
啊........
闪闪的泪光鲁冰花
闪闪的泪光鲁冰花

麻麻唱的真好听,在模糊中,我听着麻麻的歌声,又睡了过去。在梦里,千金奇怪的飘荡在空中,还是那么凶巴巴的,他跟我说,让我照顾好麻麻,我点头答应了,然后千金,温柔的看着麻麻,就慢慢的飞走了。我惊醒了过来,麻麻已经不唱歌了,房间里有奇怪的水珠滴落的声音,看着麻麻那样一动不动的抱着千金,我觉得好害怕,我害怕有一天,麻麻和爸爸也会离开我,千金虽然走了,但是我和麻麻还陪着他,可是,哪一天要是我也走了呢,谁来陪我?麻麻还是爸爸?还是他们都可能不在,我一个人孤零零的?我觉得,好害怕。我怕将来跟麻麻一样,一个人孤零零的在黑夜里。虽然她不知道,现在还有我陪着她。

第二天,麻麻准备了千金最喜欢的玩具,他最喜欢吃的食物,还给他买了一朵麻麻最喜欢的香水百合。和爸爸一起,把千金埋在门口的空地下。后几天麻麻说,千金一直没走,每天晚上,麻麻都听到千金在叫。爸爸说麻麻笨,那是妈妈的幻觉。可是我知道,那是真的,千金一直没走,一直都陪在我们身边,你说是不是呢,麻麻?

后来,就剩下了我和麻麻,只有我们两个日子里,麻麻和我都有些孤单。那段时间里,麻麻的脾气很坏,我一做错事情,她就气汹汹的朝我冲了过来。其实妈妈本性不坏,只是孤单了,我知道,脾气有点大,只是因为寂寞了,我也知道。所以她气冲冲的时候,我就翻肚皮,一装死,她就不跟我凶了。你要知道,其实,女人都这样,都很好骗的,都很容易满足的。

这段时间,麻麻和爸爸吵的很凶,后来,爸爸来跟我们一起住了,麻麻跟我都很开心。我开心是因为其实虽然怕爸爸,但是我喜欢爸爸身上的那股麻麻说的臭臭的味道,闻到那股味道,我觉得很安全,我想麻麻她也是,虽然她嘴上总不肯承认。

快乐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春天过去了,夏天过去了,秋天也过去了,我也已经有小狗长成一条漂亮的聪明的大狗了,麻麻喜欢给我梳毛,也喜欢给我洗澡。这样她带我出去溜达的时候,别人会更加羡慕她,她也会更开心。冬天来了。天开始冷了,因为我很爱干净,所以麻麻让我睡在床上,我喜欢睡觉在爸爸头边上,有时候趁他不注意,还能偷摸钻到他被窝里,麻麻这个时候总是很开心,说狗脸跟人脸一样长。狗也跟人一样,也学会了睡觉流口水,把枕头都流臭了。

冬天了,叶子开始飘落,偶尔有麻雀在阳台飞过,叫几下,又飞走了。我不喜欢冬天,因为这个冬天,我发现麻麻经常忧郁的看着窗外。而且天冷了,我还容易做怪梦,我梦到千金了,还梦到了二条金鱼。金鱼还会跟我说话,金鱼跟我说,他们的记忆只有七秒,所以他们就很容易快乐,二条金鱼在小鱼缸里,神叨叨的跟我说。我有点闲二条金鱼烦,最让我烦的事情是,鱼缸里的水其实不多了,二条金鱼还能坚持多少时间呢,这让我很焦躁,所以我不喜欢做梦,更不喜欢做梦梦到金鱼,可是,他们总是出现在我的梦中,随着冬天的一天比一天的寒冷。

麻麻的麻麻好像很想麻麻,所以麻麻要回家了,爸爸也要回家了。爸爸要送麻麻,和我回到麻麻的家,那天是圣诞节,爸爸叫了点人,把家里的东西都搬到一个大卡车上,我跟着搬东西的人在楼上楼下反复跑,我在思考,他们都把我的东西拿走了,我怎么办,爸爸和麻麻怎么办,我在这里生活的记忆怎么办。我又想起了那二条金鱼,我开始很焦躁。

当卡车离开这个城市的时候,我在麻麻怀里,看了看这个我长大的地方,有些伤感,千金,就埋在门前的地下,我们都走了,他怎么办,会孤单吗?我又要到一个新的地方,到一个新家,我怎么办?那里又是什么情况,我能适应吗?车道上的路灯,犹如金鱼的鼓起的眼睛,发出冷冷的光芒,让我觉得很不爽。

半夜的时候,终于到了,我和麻麻到了我们的新家,麻麻把我关在房间里,怕我乱跑,不让我跟爸爸道别。我有点羡慕麻麻,因为她能跟爸爸道别。

新的环境很不错,条件也很好,加上我很会骗人,所以我过的很舒服,如果没有那只猫,再能看到爸爸的话,那就更完美了

听麻麻说,那只大笨猫的名字很奇怪,就叫猫猫。人都说猫聪明,麻麻也觉得猫聪明还狡猾,比如,它会偷摸在高处打量我,比如她会在我路过他身边的时候给我一爪子,比如,它还会跳到麻麻的麻麻怀里去讨好。当人们夸猫猫的时候,猫猫总喜欢用她阴冷的眼神,私下里看着我,我知道她在故意跟我挑衅,她在故意强调她才是家里最被喜欢的动物,她在跟我炫耀她的优越感,或许她自我感觉自己很聪明,感觉自己很幽雅,亦或感觉自己很会得主人欢心。我知道:我来到新家打搅了她的生活,占有了她部分地盘,或许还分走了部分麻麻的麻麻对她的关心。所以她对我有敌意。但是她不知道,其实,这个就是命运,不是她和我能改变的。这个就是规则,是这个猫和狗以及和主人之间的规则。也是我和她跟主人之间的规则。无论她如何的努力,无论她如何的反抗,也无论她如何的挣扎,最后的解决其实都是一样,不出意外的话,她最后只能跟我妥协,一起好好的陪着麻麻。或许这个就是爸爸常说的宿命吧,每个人都有有自己的宿命。也就是每个人都要遵守规则,不遵守规则的人,也就是在跟命抗争,终究会输的。

我又想起来昨天做的梦,梦里的两条金鱼好像还很快乐,但是鱼缸里的水好像又少了,他们不怕被渴死吗将来,他们不害怕吗?他们不担心吗?还是说他们的记忆真的只有七秒,所以他们很快就忘记了很多事情?为什么这二条金鱼会单独的在这个鱼缸里呢,梦里什么东西都看不到,难道这两条金鱼,也是违背规则,违背命运的吗?想着想着,我便焦躁了起来,我已经好久没有看到爸爸了,麻麻也经常忧郁的看着窗外,看着麻麻,想想爸爸,我突然好想明白了点什么东西。猫猫又过来烦我,我这次没让她,追着她咬,给追的无路可逃,跳到空调上去了,看她一脸后怕,眼神惊恐的看着我,我的心里突然痛快了点。

爸爸曾经说过,真正的聪明就是吃小亏,就是让人觉得你傻。我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比如现在,因为那个叫猫猫的猫经常打我,经常抓我,经常用尽心思的去算计我,她总以为这样她能赢,其实她不知道,她越这样,越去对抗规则,越去跟命运抗争,她就输的更快,输的更彻底。因为她不知道,我和她的命运,都不是被我们自己把握的。你看,因为她总伤害我,所以麻麻,麻麻的麻麻都额外的心疼我,她们现在更喜欢我,花更多的心思在我身上,加上我又会拍马屁,所以我知道,我得宠了。所以随着事情的发展,只要猫猫再伤害我,被麻麻或者麻麻的麻麻看到,她们就会呵斥猫猫,第一时间过来保护我。其实她们不知道,猫猫是打不过我的,我不跟她打只是我不想跟她计较而已。爸爸说过,聪明的人都不会去跟笨人计较的。我想也是,一条聪明的狗,是懒得去跟一个笨猫去计较的。

那只叫猫猫的笨猫抑郁了,她开始绝食了,或许她的笨脑子永远想不明白是如何一回事情。

明明好像她更聪明,好像她更精明,为什么麻麻和麻麻的麻麻都不喜欢她呢。她的眼神有偏激,我有点心疼,因为麻麻有时候也有这个眼神,我想她是在想爸爸吧,或许麻麻有时候有些事情或许跟猫猫一样吧。麻麻的性格比较简单,我认为,但是好像又容易着急,心里藏不住事情。我觉得麻麻的性格其实有时候跟猫猫性格差不多,不过麻麻比猫猫要好的多,麻麻不会去故意伤害别人,麻麻只会故意伤害自己。或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局限吧,也都有每个猫,每个狗看不明白,悟不明白的东西。比如现在,其实我过的条件非常好,天天都有各种好吃的,有各种好玩具,可是,我就是感觉没以前快了,我唯一喜欢的事情,就是躺在麻麻床上晒太阳,什么都不想干,什么都不想动,晒晒太阳,我就困了,我就会做梦,我会梦到千金,我会梦到爸爸,我会梦到爸爸的那张长脸,我还会梦到我和爸爸都流口水。

我梦到了千金,我还梦到了爸爸,我梦到了我们一起在抢爸爸手里的骨头,我抢到了,千金被我用屁股顶在后面,我闻了闻骨头,真香啊,我流了流口水,准备开始啃它。

一诺,你又流口水。我听到麻麻的骂声,睁眼一看,麻麻怒气冲冲的冲了过来,我赶忙跳下床,撒腿就跑,一边跑,我一边再想,好像我过了好长时间没见到爸爸了,我好像已经忘记他的样子了,只记得他长着一张长脸,还有他骨子里有跟千金一样的让我害怕的东西,爸爸和千金的样子好像我都有点迷糊了。

那只叫猫猫的笨猫好像开始妥协了,好像她现在服输了。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她那么笨的脑子,还想去挑战规则,去违抗命运,真是蠢笨之极。不过,一想也对,笨的人不知道,所以他们去挑战规则,去违抗命运。那么聪明人呢?聪明人会不会呢,我想了很长时间,我没有想明白。还是说,有可能笨的人去挑战规则,去违抗命运,他们只能坚持一会,比如那只笨蛋猫。而聪明的人去挑战规则,去违抗命运,他们坚持的更长,结果往往更惨烈呢。我想想就又迷糊了。这个聪明人到底是笨人呢,这个笨人到底是不是聪明人呢。不是我这个狗脑袋能想明白的,所以我就不想了,爸爸说过,想不明白的东西先仍一边去,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因为刚想的脑袋有点迷糊了,所以,我跳到了床上,准备趴着睡会。我看到那个笨猫猫,蹑手蹑脚的走了过来,轻轻的跳上了床。麻麻说,我和猫猫跳上床的感觉不一样,我是嘣的一下一跳,床都会晃一晃,睡觉的人都能被我晃醒。而猫猫呢,她跳上床的时候一点声音也没有,你要躺床上看书,你都不知道猫猫什么时候凑到你眼前的。

我有些好奇,第一次这个笨猫猫和我一起在这个床上,她是想来抓我呢,还是想干其他的呢?不过她的眼神不像要跟我打仗的样子。我歪着脑袋看着她。笨猫看着我在看着她,她有点迟疑,她在犹豫。最后,她在离我不远的地方,也躺了下来,看来,她也是到麻麻的床上睡觉的。听麻麻说过,已经猫猫和麻麻在家的时候,猫猫就是睡这个床的。只是我来以后,被我气的不睡这个床而已,看来,她已经打算跟我和解了。不过对我来说,不重要,还没有我的午睡重要。

冬日下午的阳光很温暖,我伸伸懒腰,翻了个身,四脚朝天,脑袋一转,我打算用这个习惯的姿势,来迎接这个冬日的暖阳。麻麻以前总骂我,说我跟谁学不好,就喜欢跟爸爸学这个流氓姿势睡觉,光着屁股朝天睡觉。或许麻麻不是男人吧,所以她不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就是觉得这么睡觉舒服。很快,我就睡了过去,冬天是有点冷,不过我毛长,加上有太阳,所以我不怕冬天。恍惚间我好像梦到千金了,我梦到了千金又把他的脑袋搁在我的肚皮上,千金,我想你,我眯开了眼睛,我想要看看千金。入眼的是一只笨猫的脑袋,我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大概这个家伙怕冷,所以就凑到了我的肚皮上。不过,这种感觉不错,虽然这只笨猫是可恨了点,不过我不跟她计较了。我喜欢,我怀念这样的感觉。我想是不是我太寂寞了,或者说是不是我太独孤了。所以虽然这只笨猫这么干,我也没感觉如何的不满。那么,如果总这样下去,是不是这只笨猫就会代替了千金呢。千金的样子,我已经模糊了,是不是,这个也是所谓的规矩,这个也是所谓的命运,我们生命里的有些记忆,甚至有些人,还有些事情,都会慢慢的被其他的,甚至说你不喜欢的人,不喜欢的记忆,不喜欢的事情所代替。我感觉有点害怕。我害怕记得不爸爸和千金的样子,但是,我只是一条笨狗,我能对抗命运和规则吗?

冬天越来越冷了,麻麻有时候对着电脑哭,有时候对着电脑笑。麻麻还有时候会跟我说话,还有一次,我居然听到电脑里有爸爸的声音,我猛的跳起来,是爸爸在叫我,爸爸在哪里,他难道跑到电脑里了吗?后来,麻麻经常对着电脑哭,我也再也没有听到爸爸叫我的声音。

每次麻麻哭的时候,我总是靠在他的身边,把她哭出来的眼泪都舔掉。我不喜欢眼泪的味道,特别的苦涩,还有点咸。但是我答应过千金,我要照顾麻麻,虽然我已经快记得不千金的样子了。听爸爸说过,当一个人孤单寂寞伤心的时候,你要陪在她身边。那样,他就能感到有些温暖。我不会说话,我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把麻麻掉落的眼泪都舔掉,这样或许,她会知道,我还一直在陪着她,麻麻有的时候会抱着我哭,眼泪会流在我身上,我的心理很难受,这让我想起,很多日子之前,我和千金被放在包里,被麻麻拎去医院,找医生给我们治病。

那一次,是千金离开了我。这一次呢?我好害怕,我想千金了,可是,千金的脸和猫猫的脸迷糊了。我想爸爸了,可是,我已经快忘记爸爸的脸了。

那天,我又做了个梦,梦里两条金鱼在的鱼缸里,已经没有水了,他们在相濡以沫。可是,他们还能相濡以沫多长时间。我有点担心。梦里还是空荡荡的,只有两条金鱼,一个金鱼缸。或者,这个是个奇怪的世界,它只存在于我的精神里。或许这又都是幻觉,正如爸爸说的,想多了,人就容易得病。我摇摇我的狗脑袋,看来不能多想了,再想,我也会早晚有病。

第一页|第二页|第三页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