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我这一年的思考:一个大学生写给老朋友的信

我这一年的思考:一个大学生写给老朋友的信

文/zhang_chuanzheng

栋:

听到阿成开始创业的消息,很为他高兴,他终于离自己的理想又近了一步,我打心里祝福他。写到这里,自己心里也有很多感慨:经过一段时间的成长,现在的我是否有了新的进步?有没有重新审视过自己?未来想过一种什么样的人生?

这一年来自己一直都在沿着这些问题摸索着。我时常追问自己:你要怎样度过自己的一生呢?渐渐地,我仿佛有了思路:“以书为伴,追比圣贤”。这是我从邓正来先生身上领会到的。诚如他所说:如果一种东西,别人拿钱、拿名、拿任何东西跟你交换,你都不愿意,那么这种东西很可能就是你一生的幸福之所在。后来我发现:读书、思考、永远充满着对知识的渴望——这样一种状态,是自己一生都不愿放弃、不愿做交换的。

闭上眼睛,过去一年的好多画面再次浮现眼前。我依稀记得自己孤身一人,逃课一路坐车颠簸到厦大,只为听一场自己所仰慕的学者的讲座——哪怕后来深夜赶不上动车在网吧睡了一晚。我还记得自己在图书馆的某个角落读《活着》和《平凡的世界》时默默流泪的情景;记得读哈耶克《个人主义与经济秩序》、《通往奴役之路》、《致命的自负》时心中的钦佩与感叹;记得弗里德曼《资本主与自由》的艰深;记得古留加《康德传》的晦涩;记得乔治奥威尔《1984》和《动物农场》的辛辣与深刻;记得黄仁宇《万历十五年》的独到与新奇......

这些经历给了我无尽的思考与启发。我不禁感叹:当读书与思考成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时,时间之于一个人是多么的珍贵!试问以后还会有这么宝贵而自由的几年光阴——有较少的顾虑,去安安心心读上那么几本经典吗?何况中国这些年出版了上千万的图书,能算得上经典,值得花时间去啃、去品味的又有多少呢?索尔仁尼琴、哈耶克、昆德拉、马克斯韦伯、弗里德曼、房龙、林达、汪丁丁、邓正来,包括前面提到的余华,路遥......当你每一次逐字逐句地和这些大家对话交流时,你会发现他们是这样真实而亲切......

现在,最经常在我耳边响起的是这样一句话:不管什么时候,到了哪里,都不要自甘堕落、停滞不前。由此我不禁联想到未来,如今我对于它的思考变得尤为简单: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为自己建构这样一种画面——在一个简朴的小屋里,四面的书架上放满了自己喜欢的书。我就坐在书桌旁,静静地品味这思想的盛宴,日复一日。其实这并不神圣,这只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你对这个信息爆炸时代的一种自觉反抗;是你对主流社会浮躁之风的不妥协;更是你给自己漂泊心灵所找寻的一方思想净土、一个温暖的精神家园。或许我不可能每时每刻都这样,但哪怕一天能有几个小时我是这样度过的,我就觉得自己是快乐而满足的。栋,我们赶上了一个不好不坏的时代,我总觉得我们要做点什么——为自己或为别人。

“与有肝胆人共事,从无字句处读书”。我希望自己在向前摸索的路上能够遇上这样一群人:无所谓名与利,更不甘被世俗所裹胁,而是用自己独立和自由的精神,锲而不舍地追求真善美,去主动书写属于自己的独特的人生。我时常想,如果走出这个所谓的“象牙塔”以后,我仍然发现自己还跟社会上的大多数人一样——功利、世故、淡漠,轻浮......那么我很质疑自己的思想是否在这段时间内得到了实质性的升华,我甚至质疑自己曾经的那份坚守。

最后,当我再次回首过去那些平常日子里的书香岁月和心路旅程时,我觉得心里充满了感激与温暖。栋,我真觉得我们正在书写自己的历史了。

祝好!

阅读

左岸记:阅读应该是一种常态,而非刻意,正如周国平说的:“以为阅读只是学者的事,写作只是作家的事,这是极大的误解。阅读是与大师的灵魂交谈,写作是与自己的灵魂交谈,二者都是精神生活的方式。本真意义的阅读和写作是非职业的,属于每一个关注灵魂的人,职业化是一种异化。”而且,最好经常写点东西。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