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不平等的爱情

2015-05-11 . 阅读: 4,991 views

文/卡卡

我个头比较高,大概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缘故,我也喜欢跟个高的人做朋友。
每次我们几个大高个女生走在一起,路人纷纷投来眼光致敬就有一种莫名的虚荣感。
而周周,比我高了好几公分,每次和她走在一起,我170的大个才算可以装一回小鸟依人。

除此之外,我很喜欢跟周周聊天,因为她总是很理性。
尽管偶尔被她说的觉得自己一文不值,但事后想想,她给我敲响的警钟才让我不至于犯错。

就这样一个理智而清明的活着的姑娘,会在大年三十的夜晚给我打来电话,什么还没来得及说,但我就听到,电话的彼端,她泪流成河。

天空时不时就有烟花冲上去,一波又一波,自以为绚烂的点亮着天空,不过瞬间又归于黑暗。
夜空记不住烟花,尽管它用生命去点亮过最终还是归于黑暗的夜空。

周周哭了很长一段时间,她哽咽着断断续续讲述了他们之间的故事。
他们之间一开始就是不平等的,起先就是身高。

周周在一次老乡聚会中遇见了阿池。周周那会儿虽然已经比同龄的我们成熟稳重不少,可是相对于整个社会来说,还只是个青涩的小苹果。而阿池,已经是摸爬滚打多年,内外都熟透了的老苹果。
第一次见面,他们坐在桌子相对的地方。
阿池长相普通,家境尚可,在这个大城市也算站住了脚。性格温和,平易近人,很快与周遭的认识的不认识的老乡打成一片。
而周周,高个儿的女孩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高傲,更何况周周长的漂亮,自然成了在桌男性老乡的取悦对象。即便是平常,各方面条件都很普通的阿池都不一定能让周周侧目,更何况这种情况下。
所以一顿饭吃下来,周周是压根没记住这个人的。

饭后自然是一起唱歌。起身那会儿周周才发现,阿池竟然这么矮,目测比周周是矮了半个头的。
周周哑然,这样记住了阿池。因为他是那天在座最矮的男人。

唱歌的时候阿池和周周坐到了一起,周周点了几首刘若英的歌,我想我会一直孤单,这样孤单一辈子。
下一首又是周华健,周周把话筒递给了旁人。
阿池在一旁轻声鼓掌,“很好听,你的气质跟刘若英很像。”
周周敷衍着略点了点头,“是吗”
几首周华健下来,周周有些受不住了,便一个人拿起包偷偷走了。

跟里面的燥热一比,外面寒风刺骨,周周连着打了几个喷嚏,一看表,十一点多了。公交肯定是没了,从这里打车回去绕过大半个城市,还挺贵的。
周周心疼的想了想,边走边张望着有无的士路过。
突然一辆尼桑停在自己面前,车窗缓缓摇下,是阿池那张圆圆的,无害的脸。
周周有些感动,他竟注意到自己提前离席也跟了出来送自己回家。

一路上,阿池问了不少周周的情况,一问得知,两人竟是校友。

从那之后,阿池隔三差五的便约周周吃饭,每天也都会找周周聊天。
就像一个老友,也像一个老师,刚毕业的周周在工作上的诸多不顺都有了一个倾诉的对象,而且这个人总是能恰如其分的给到她不错的建议。
实在解决不了的,出去胡吃海喝一顿情绪也会好不少。

就这么相处了两三个月。
这天,阿池带周周出来吃饭,见了一个阿池多年的老朋友,阿池老友不时暧昧的看着周周和阿池,让周周特别不舒服。
尤其当阿池老友说出那句“老池,你好福气啊,周周这么漂亮的女孩都被你钓到了。”
周周心下不爽,当即脸色就拉下来了。

送周周回去的路上,阿池和周周都沉默着。

从这之后,周周开始有些回避阿池。
也渐渐发现,阿池之前那些看似无心的话,现在看来其实都是有心的。
周周心下感动,可是,真的没有到爱情的地步。
阿池仿佛也很有默契一般,与周周保持着距离。

两人竟有一个月没有见面。
后来还是阿池沉不住气先找了周周出来吃饭。
周周思前想后,还是赴约了。

周周,这段日子,你也看出来了,我是喜欢你的。
嗯,我知道
那你呢,你喜欢我吗?
周周和阿池此刻正在月光下散步,周周的影子被拉的好长,而阿池的,虽然也被拉长了,却还是被周周短一截。
周周低着头一言不发的继续走着。

之后的阿池又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和周周保持着联系,当周周的生活老师,倾诉对象,给她的人生,工作指路。偶尔出来吃个饭。
仿佛又回到了之前。

就这样又过了半年。
渐渐的,周周发现自己越来越依赖阿池。
每天都要打一个电话,每次有了什么小事都要急着跟阿池分享。
遇到阿池的朋友打趣,周周也只是笑笑。
两人一起逛街,尽管外人看来及不般配。
周周还记得那次自己感冒了,说不出话,周周和阿池去一家饭店吃饭的时候,阿池问周周想吃什么。
周周支支吾吾发不出声音,灵机一动,拿出一只笔在阿池给周周买的药盒上把想说的写了下来。

旁边一桌年老夫妻看到周周和阿池用纸条传话,遗憾的轻声说道,多可惜啊,是个哑巴姑娘。

周周和阿池听到,两人对视一眼捂着嘴笑了。
从那以后,周周和阿池经常玩着这种小游戏,周周扮演哑巴博取同情,还有好几次排队的时候提前拿到了位子。

周周虽然平时理智,到底还是个小姑娘,被阿池惯得越来越没分寸。
阿池乐的像个父亲一样宠着她,爱着她。一切都捧在手心里,就算她再任性,也只是包容的对她微笑。

故事听到这里,虽然大家会觉得有些遗憾,周周这么高的女孩跟阿池在一起了,却还是会心底为他们祝福吧。

可是,生活就不会让你这么顺利。
周周以为身高是最大的问题,周周说服了自己很久,终于克服了这道心里难关。
随之而来的问题,才让周周更加崩溃。

原来,阿池不仅已婚,而且有个孩子。

周周知道这一切的时候,她已经完全依赖上了阿池。
如我之前所描述,周周是个理智明白的姑娘。
她选择了分手,应该说两个人也根本没有正式在一起过。

阿池哭着求周周,雨夜里在周周家楼下站了大半晚。

阿池在楼下哭,周周在房间哭。
阿池已经过了而立之年,年轻时也轰轰烈烈的爱过,到了该结婚的年龄结婚了,然后生了孩子,三十多岁,也算事业有成家庭和睦了。本该就这么顺顺利利的走下去,也许中间会再有那么一两桩艳遇,但那只是锦上添花,不会触及根本。
阿池给周周发短信,我也从未想过,三十多岁,什么没经历过的自己,竟然还会像一个毛头小子那样坠入爱河。周周,我是真的爱你。

阿池失魂落魄的回到家里,睡到大天亮。
儿子在旁边不停喊着爸爸才迷迷糊糊的醒过来,阿池一把拉过儿子抱在怀里,阿池这才想起,今天周末,答应了陪儿子去儿童乐园。
于是收拾完毕,带着老婆孩子开车出门了。

而周周,消沉了好一阵子都觉得自己还在恍惚中。

直到大年三十那晚,阿池发来短信,新年快乐。
周周回复,谢谢你的祝福,你最近好吗?
半小时后才收到阿池回复,不客气,请问您是?

挂了电话很久我也没回屋,为周周惋惜。
看着漫天的烟花,我想,周周自以为自己点亮了阿池的天空,却不知,阿池其实只是有过刹那的动容吧。而后,归于平静,他还是会抱着老婆孩子一起看春晚。
而周周,很久以后才意识到自己的不重要,尽管开始的她觉得阿池压根配不上自己,自己愿意去爱他,可他竟然给了自己这样的结果。

周周终于删掉了阿池的号码,做好了准备迎接新的一年。

原文链接:http://www.douban.com/note/463804113/

爱情远行

左岸记:每个人的心中都有自己需要的答案,弄清楚了就要坚定地走下去,愿今天成为明天最美的回忆。

附:张嘉佳的《我们如何走到这一步的?》

1.
有个姑娘,被朋友背叛。她红着眼睛说,我绝对不会原谅她。不仅仅嘴上功夫,姑娘杀进社交圈,把朋友得罪人的事全部抖落出来。
本来寻常恩怨,从那时候起,真正血海深仇。
有个男生,结婚前夕,女友提出分手。男生说,这辈子都不会见她。
完成这件事很艰难,两人同单位,父母也相交,结果男生辞职,远走高飞。
快三十的人,之前从未离家超过一个月,如今国外已三年。

2.
姑娘一次生病在家,朋友默默想了半天,端着一锅白粥送到门口。
姑娘看到朋友的手烫了个泡。她想起上次为自己烫起水泡,依旧没有撒手的人,还是妈妈。
她接过白粥,终于原谅。
这个年纪容易原谅,容易相逢一笑。意思是说,回不到过去的交心,但也不在乎以后的交情。
男生清明回老家探亲,晚上出门,途经曾和她一起听歌的酒吧。他以前路过,心中紧张又悲伤,那天他看着门牌,想进去喝一杯饮料。
不逃避,也并非奢望。他走进那个酒吧,真的只是因为口渴。
这个年纪容易怀念,容易念念不忘。意思是说,往事从未消失,但故事已经作废。

3.
我们如何走到这一步的?
情人,离去,永远不回来。我们以前听音乐的时候,这么唱。
情人,离去,管他娘的回不回来。我们现在吃火锅的时候,这么想。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