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写在母亲节

2015-05-09 . 阅读: 2,327 views

文/伯格胡

五月的第二个星期天,这是属于全天下母亲的日子。平时写写画画得频繁,廿年回首,竟不知为母亲略略拙笔。景易绘,情难书,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大爱无垠。

经常是和别人聊天聊得不亦乐乎,给家里打电话的次数却越来越少,总觉得拿起电话不知道和妈妈说些什么,尽管每天发生的琐事在妈妈听来也饶有兴趣。依旧是那几句无关痛痒的寒暄,“妈,天凉了,多穿点衣服”,“妈,早点休息”,而后便是对妈妈的“你多吃点好的,看你瘦的”“鼻炎最近没犯吧”“最近有给你姐和你爸打电话吗”作出惜字如金的回答,“嗯,知道”。我本不是个沉默如斯的孩子,但每次通话,大部分时间都是妈妈在说,本该在双簧里扮演另一个角色的我却时常让妈妈一个人在唱着独角戏。

我知道这样不好,但却改不掉——也许是我不懂得怎么表达吧。从小就知道”二十四孝”的故事,啮指痛心,芦衣顺母,戏彩娱亲这一个个耳熟能详的至亲至孝之举曾把我感动的稀里哗啦。百善孝为先,一饭尚铭恩,况怀胎十月,怀抱提携。反观自己,只是一个不及格的看客罢了,不免有几分揶揄的色彩。

夜晚,是最适合说悄悄话的了。

母亲为人平凡如斯,生活平淡如斯。没有跌宕有致,没有观者如堵,却是我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只有在这里,我可以肆无忌惮地取暖汲爱,感觉就是在乐享人世间的一切美好,美好到千金不换,美好到铭心刻骨。一路上,头顶高低的人们走过,留下深深浅浅的脚印,作为牵绊时光的证据。我小心翼翼地捡起和妈妈一起的身影,身影拉长,回到那无忧无虑的过往。

依稀记得,坐在背篓里躺在妈妈背上的日子,背篓就是整个世界,小的只能盛得下我,大的可以装下整个咿呀学语的流年,喃喃教言语,一一刷毛衣;

犹记得,小学每次下雨的日子,看着别人的爸妈都给孩子送伞,望眼欲穿的我却怎么也等不来妈妈,披着塑料布在雨里狂奔,小时候的不悦已经被时间催化为会心一笑;

犹记得,那年妈妈外出打工回家的一刹那扑进妈妈怀里大哭的那个夜晚;

犹记得,妈妈的巴掌重重打在我身上,不服气,却从不躲闪;

犹记得,每次大学回家时“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的絮絮叨叨;

犹记得,不争气的我大发脾气时妈妈偷偷地抹眼泪,就那一次,终身难忘;

犹记得……

父母皆艰辛,尤以母为笃。浮生逆旅,母亲永远是旅途中那个陪伴你的人,无怨无悔。贫穷贵贱,母爱始终无私得让我们惊讶而又习以为常,为孩子着想,亦是为孩子而活。喜欢这首有关母亲的诗,母亲卑微如青苔, 庄严如晨曦, 柔如江南的水声, 坚如千年的寒玉, 举目皓皓明月, 垂首莽莽大地。老去的是容颜,不老的是慈母的心。自古而今,传奇被不断地续写与定义,然而母亲是我心中永远的传奇,自此之后,再无传奇!

父母之年,不可以不知,一则以喜,一则以惧。母亲节,请别忘了给妈妈打一个电话。

母亲节

左岸记:母亲,倘若你梦中看见一只很小的白船儿,不要惊讶它无端入梦。这是你至爱的女儿含着泪叠的,万水千山,求它载着她的爱和悲哀归来。——冰心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