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你欠人生一个梦想,欠梦想一个开始

2015-05-08 . 阅读: 6,409 views

我辞职了。

差不多纠结了一个月,结束了这个职位七年的时光。其实有大约半年,一直问自己是否要坚持。当突然有一天明白,有问题出现的时候,其实答案已经有了,也就直截的选择了句号。

因为是合作久了,也就安排的较为停当,到最后一天自己召开会,宣布了自己的离职。靠着自己尚余的威权,明令禁止问我离职原因,所以留了半天的功夫收拾东西。

秋已深,阳光却温暖而琐碎。前些天的雨,在玻璃上留下斑驳,于是阳光在屋里此刻也偶见明暗。一直觉得自己是个生活工作分得清爽的人,真到收拾东西时,反倒让自己有点诧异东西的繁杂…

十四本工作笔记,自从经了德式时间管理培训后,一直有随时记录的习惯。七年十四本,想来也不算多。倒是把七年和十四本划了等号,也就算是另外一种去繁就简,清明条理;

一些书,经济、管理、心理、哲学、行业,独独缺了文学,内里还是有清晰的界定,工作和爱好还是分开了。倒是行业的书最少,符合一贯的学习风格,做好本行业的根本是充分从其他行业汲取知识;

茶系列,茶器顺手,杯盏罗林。都是朋友送的,因着也都很经心,所以平时不注意,收拾的时候很点滴感恩。茶叶杂而多,白酒一瓶。跟自己日常生活茶酒的消耗差不多,符合;

佛像、唐卡、佛经、沉香、香炉什么的。佛禅有求,求在己心,这些个最多算是个寄托,可以寄情不可寄物,但林林总总还是攒了一堆。平时观,为观个观己求静心,现如今安静的离开,暂时可以让他们寄居收集箱;

一些小物件,玉啊、木啊什么的,曾经的爱好罢了。礼物多是即将生日,各类朋友送的,都是一份情意。参差着,光笔就几支,跟自己在大家心目中瞎写东西的形象相符。几张装饰画、字画,风格迥异说明审美分裂,这是一个朋友对我的评价;

几张照片,孩子的画…

有个朋友说过,观察一个人办公室的物件,最能体现一个人现在的状态心境,也最容易了解一个人的复杂内里。在我办公室,他就曾经说过:你努力寻找的平衡,要么成就了你,要么你就会瞬间崩塌。你信仰的,是你能坚守的,但因为你信仰的,你就永远别想妥协。收拾临了,就这些东西,那我是什么样的人?现在的心境和状态如何?懒得想。

倒是细细算来,这半年给办公室添加的自己的东西还真不少,约摸着五份占二的架势。才明白,自己这纠结的,不停给这个工作环境增加一点附加的东西,想让自己晓得还值得坚持下去。按照经济学讲,不停增加沉没成本,用于抵抗机会成本。但真至觉得离开了,附加的这些物件,都只会让你觉得累赘,还没得地方搁置和摆放。

这些年,一直敏锐着寻工作里有趣的事情,想方设法去把一件事变得有趣。然后在今天会明白,其实你喜爱的东西,无所谓有趣与否,你只会顺理成章习惯性的去做。真到了需要给自己的工作添加继续的意义、担当的理由、发掘有趣的事情,其实已然是意兴阑珊的残酒隔夜茶了。当你努力想方设法去把某一件事变得有趣,其实已然无趣了。

骑驴找马是这个社会的主流,跳槽都是无缝对接,没有新的offer,现在的工作再不可忍受也要坚持。抛开生计问题,无非害怕世界跑的太快,自己被甩在后边;抑或是,忙碌成为人生,不管是真的忙碌还是假装忙碌,闲下来你会觉得自己就是个没意义的生命。

假装忙碌里骑驴找马,太多的人乐此不疲。于是,驴也骑不好,马也找不到。很多时候,左顾右盼闪转腾挪的,被驴发现了觉得难受,甩甩蹦蹦,你也就从驴上摔落。最后救命稻草般的抓住一只,十有八九还是驴,说不定还是只羊。

我倒是选择了,下驴走走。不会生活的人不配成功,这个世界总该是乐于和你共同展现美丽的。放弃才是开始,不是开始杀死过去。杀死你的一定是你的过去,因为你选择不放弃,自然没有新的开始。即如不是这个世界不允许你有梦想,而是梦想是被你自己杀死的。

你觉得亏欠的,你通常解释为力所不能及的。于是,你总是忏悔欠人生一个梦想,也只简单的因为学会了忏悔,也就把梦想束之高阁、捧上神坛,落得个灰尘满满。我们经常擦拭昨天、幻梦明天,却从来不敢擦拭梦想。梦想越历久弥新,自己的人生越纠结的尴尬。

偶尔辨析自己的梦想,写作?旅行?,无非是“在路上”和“存在着”的外化罢了。梦想不是用来实现的?只是用来证明存在的?还是梦想是否是梦想,仅仅看能不能开始?

梦想不是给世界呼喊我来了,那个呱呱坠地的一刻已经昭示过了。梦想无非是给人生说,我还在。不能实现的梦想大抵也就证明着自己不可能存在,那些可以开始的梦想,只是你欠人生的一个债,早还早了。

至于你欠梦想的,一个开始罢了。

梦想

左岸记:人到了某一个阶段,生活就会开始给你做减法。拿走你的一些朋友,让你知道谁才是真正的朋友。拿走你的一些梦想,让你认清现实是什么。当你能看着自己忙里忙外,成为自己生活的旁观者,你才能找到自己的节奏。如果你没有为你的目标和梦想做任何一件事,你只能够责怪你自己而非其他人。

《The Up Series》(中文译名人生七年、成长系列)是一部有趣的纪录片,纪录片导演在1964年的英国,挑选了12名来自社会不同阶层的儿童参与到纪录片的制作中。
导演提出一些关于人生价值、生活状态的问题,然后孩子们逐一回答,并让剧组去记录他们的生活。
孩子中有当时英国的精英阶层的子女,例如祖上曾是保加利亚首任总理的约翰。
有来自贫民窟,父亲热衷赌马的孩子东尼。
有来自富商,7岁时坐拥庄园的女孩苏西。
有来自偏远山区,村子里只有一间教室的尼克。
……
从1964年开始,每隔7年,剧组再次拍摄这些人的生活,和他们谈话。

你会发现其中有个特别的现象,几乎每个人都走上了自己儿时想走的那条路。

贫民区看着父亲天天赌马的东尼,儿时的梦想是骑手或出租车司机。结果呢?他当了骑手,失败后一辈子都在开出租。
在天主教学校长大的孩子,儿时的梦想是去非洲教那些未开化的人,后来他当了一名老师,去了孟加拉。
小时候每天读泰晤士报的孩子,儿时的梦想是参政,后来他当了律师,娶了大使的女儿。
小时候那个梦想是结婚生子的姑娘,长大后一辈子生了几个孩子,然后养活他们。
最有趣的是,无论你期间经历什么变化,但到了最后,往往还是会走上你最初的梦想。
穷人家的孩子之所以穷,一部分原因是他们给自己设定的天花板就很低。

而你是不是想说我已经忘了小时候的梦想了?



德鲁伊Druid

Action begets action!

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