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黑心

2015-05-06 . 阅读: 2,448 views

文/潘志峰

传说这宇宙中有三个世界,分别是天堂、地狱和人间,从一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必须跨过自己的边缘。然而自己的世界总是没有尽头,自然无法找到边缘,跨越过去。只有通过这三界交汇处唯一的岔路口,才能来到另一个世界。

路虽然只有三条,但是总是处在不断的变化中,唯有这岔路口的向导,才知道哪条路通向哪个世界。而要做好向导,就必须有一颗明镜一样的心。他也确实长得像一颗心,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心的样子。

在这个岔路口,人、神、魔熙熙攘攘、来来往往,不断地在向导这里提着自己的要求,说自己要去哪里,他一直平静的回答着对方。可是要能够对每一个来访者都平静的做出回答,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凡来到这岔路口的,身上所散发出的气息总是那么强烈,心中带着的感情色彩也极为浓厚。

他作为向导,要看透变化的路,才好做指引。同样,他要回答各种来访者,也要看透对方的心,才能从容应对。那么要看透,就先包容吧。

当这所有的气息与色彩都被他容纳于心的时候,发生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在他身上,只留下了一种气息——平静,只留下了一种色彩——黑色。

于是,他的名字便叫做:黑心。

黑心,似乎独立在了世界之外,非神、非人、非魔。也正因为如此,在做好向导之余,他的境况看着就不是太舒适了。

黑心非神,不是仙班道友,所以天堂的众神与天使从来不会正眼看他,既不用像帮助人类那样去帮他,也没必要像消灭恶魔那样让他灰飞烟灭。

黑心非人,但是人只知道他和自己不是一类,却终归弄不明白他是哪一类,于是问完路,赶紧拿好自己的东西远远躲开,一边躲,一边不安的回头张望。

黑心非魔,因此恶魔们不会把他当作一个团伙的,也不担心他像神那样来打压他,除了问路在他这也得不到任何有用的东西,还是留着他,好让大家能去欺负人类和挑战众神。闲来无事的时候,再戏弄一下。

对此种种,他皆淡笑而不做答。一做答,就要堕入其中了。他所做的,仅仅向导一事。无论是神魔混战、生灵涂炭,还是世事变迁、沧海桑田,都只是端坐静观,随他来去。

作为唯一的向导,虽然不曾得来尊重,但却始终不失其价值。

从天堂和地狱这两个世界来看,黑心与人间都是暗淡的。天堂有金光万丈,地狱有熊熊烈火,人间那点点的灯光完全不足为道。只是魔要去人间掠夺魂灵、壮大自己,才好攻击天神;天神受着人的供奉与祈祷,自然要去帮助人类。

可是人间的人们,向着天堂和地狱看去的时候,虽然黑心还是黑色的,可是他背后的景致就大不相同了。看到地狱方向,黑心与背后的火光,就像是还未完全盛开的红色玫瑰。看到天堂方向,他的黑与背后的金光,就像是盛开的黑色金光菊。无论哪一种,都让人们趋之若鹜。

他知道,因为他做向导,大家有了路走,世界徒增了许多生死悲欢恨别离;他也知道,若不做向导,人与魔将无望、神也将无用了……

(注:灵感来源于Two Steps From Hell的《Blackheart》)

原文网址:http://user.qzone.qq.com/295942773/blog/1430055936

水牛

左岸记:读着Vincent的《黑心》,我想起了《别的国家都没有》里的一篇短文《水牛》,大家能获得某种特别的启示吗?

《水牛》 ——陈志勇

小时候,我家街尾的空地上住着一头大水牛,空地上的草从来没有人割过。水牛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从不理睬过往的行人,除非我们碰巧有事停下来问他。每当这时,他便站起身,慢悠悠地走过来,伸出左蹄指指右边。可他从来不说指的是什么,也不说走多久才能到,以及到了之后该做些什么。其实,他根本就没说过话,因为水牛就是这样的,他们讨厌说话。

这让大多数人都觉得很扫兴。想到要去“请教水牛”的人,通常是碰上了很紧急的问题,需要立刻得到直截了当的答案。渐渐地,我们都不再去找水牛了。我猜他不久以后就搬走了——空地上只剩下了高高的草。

说来惭愧,真的,因为每次我们顺着他指的方向走,总能见到让我们惊喜、释然和快乐的东西。每次,我们都会说同样一句话——“他是怎么知道的?”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