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小时候的味道

2015-04-29 . 阅读: 2,857 views

文/Ivy

最近因为食欲不好,想起了很多小时候爱吃的东西。

清明时节,踏青是必不可少的。我还记得二年级的时候,我尾随哥哥和他的同学一起去海龙洞。海龙洞是我们那边山上的一个洞穴,据说一直沿着洞穴走,可以走到海边,我一直信以为真。那个时候,村里的年轻人还很多,学生也没那么大的课业压力,一到清明时节,海龙洞所属的山上热闹非凡。踏青的时候,村里的男女老少都喜欢摘一大把映山红带回家,漫山遍野的映山红可真好看,我大概已经有十多年不曾见过。清明时节,山上还有一种野菜,打花头。摘回来洗干净,在锅里用热水烫过,再晒,晒干的打花头弄点腌肉炒炒,真是美味极了。

清明之后,庄稼人的年就算是彻底过完了,因为一年的播种开始了,再过一个月就可以插早稻的秧苗。这个时候,如果田还没有犁过,你可以带个小桶,去田里找田螺。田里的田螺特别肥,一个个足有菱角大,一个傍晚的收获颇丰,用针把田螺肉挑出来洗干净,放点辣椒,想想我都有点流口水了。

再过段时间,蚕豆熟了。小孩子最爱吃蚕豆了,因为蚕豆既可以吃又可以拿来玩。用针线,把蚕豆一个个地串起来,然后打个结,短的套在手腕上,长的可以挂脖子上。让妈妈把串好的蚕豆放在热水里煮熟,或者干脆煮饭的时候放在锅边蒸。一串蚕豆熟了,就可以挂在脖子上一颗一颗地摘着吃了。剥蚕豆壳也是个乐趣,小心地剥开一头,然后把蚕豆从另一头挤出来,这样剥下来的蚕豆壳就可以套在手指上,一个手指一个,也甚是有趣。

等到夏天的时候,菜园里的菜可就丰富了,家里吃菜的速度都赶不上菜熟的速度,这个时候可就得为冬天储备点。比如说,豇豆吃不完,可以用热水烫熟了晒干,干豆角炒肉可真不赖;辣椒吃不完可以等辣椒都红了,腌辣椒片或者磨辣椒酱;毛豆吃不完,等它长老了变黄了,晒干了收起来,年底时可是要用来打豆腐的,还可以泡一泡炒牛肉;对了,丝瓜吃不完也可以等着它长老,然后拿它当洗碗布使。北京的毛豆喜欢用盐水煮了直接当宵夜吃,我们那边可不这么吃。毛豆特别鲜,做汤最合适。放点鸡蛋或者海带、丝瓜,加上毛豆煮上一大碗汤,最适合夏天在院子里吃晚饭了。我最爱汤快吃完的时候,独享碗底大把大把的毛豆。

夏天一过,吃的就少了。冬天里最讨厌吃萝卜和青菜,可把我中学时代吃怕了,我宁愿拿点辣椒酱拌饭也不想吃萝卜和青菜。其实,萝卜有特别好吃的时候,萝卜烧牛肉是我家过年必有的一道菜,那萝卜经过牛肉的加工,比牛肉都好吃,可惜也只是过年时才能吃到。萝卜还有一个好吃的法子,做粑心(馅)。不得不说,我老妈做的粑是目前我吃过最好吃的粑。粑心的主料是白萝卜丝,再加入一些肉末、豆干、大蒜、姜,放入辣椒酱。一般都是头一天晚上炒熟了,第二天早晨做粑,这是因为凉了的粑心更好做粑。做粑有两个关键的步骤,一个是粑心,另一个就是煎的过程。用油煎出来的粑,我和哥哥都不爱吃;用自家菜籽油煎出来的黄灿灿的粑才好吃,外面一层脆脆的皮,咬一口,粑心里的油就会流出来,一不小心就弄得满手都是。每次我和哥哥都会争锅心的那个粑,因为锅心的油多,煎出来的粑外皮最好吃。

老家还有好多好吃的,夏天的时候从池塘里拽一把菱角菜回来,收拾干净了腌起来,也是顶好的。花生土豆熟的时候,洗干净了直接煮着当零食吃也是有的。红薯还可以煮熟了压成饼,切成一条条的晒干,然后像炒花生一样炒着吃。还有腌萝卜干、腌豆角、腌雪里红,当然少不了腌鱼腌肉。

我们吃的东西越来越丰富,可当你食欲不振时,想起的都是小时候的味道。有些回去还能吃到,有些只能永远留在回忆里了。

左岸记:“小时候的味道”即便五年十年都没机会再吃,也总是会挂念着,一吃就能想起过往时的味道来。这种味觉记忆,缠绕着思乡的点滴情怀,成为人们最原始的“乡愁”。对吃过食物的记念恐怕便是《舌尖上的中国》里说的“人类对于食物的敬意”——毕竟是因为它们的存在,才换来我们生命的延续;如果不尊重食物和这片土地,必然是无法得到神的庇护的。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