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阿西莫夫:群星尽头

2015-04-16 . 阅读: 2,059 views

文/@小米加步枪

开始看基地系列仅仅是因为当时我正被论文折腾得焦头烂额,手边恰巧有一本从同学处“偷”来的《基地与帝国》。所以,我是从基地与帝国的最后一场大战开始,经历骡的盛衰,寻找第二基地的努力,然后转而追述基地的早年发家史(即《基地与帝国》到《第二基地》到《基地》)这样有些怪异的顺序进行的。

初时,对我来说,谢顿、哈丁和马洛不过是神一样存在的传说,扣我心弦的是一个又一个曲折的诡计。如今回头来看,迪伐斯的反间计不过是小试牛刀,骡的身份之谜也并不是那么难猜,毕竟,阿公(呃,正好和某位阿婆遥相辉映)一路上撒下了那么多贴心的面包屑。真正让我开始激动和兴奋不已的是第二基地与骡的对决,完全称得上惊心动魄这四个字。我甚至忍不住大半夜从床上跳起来,在阳台来回踱步吹了会儿冷风,才略微平复了一下加速的心跳。从普利吉和程尼斯迈上寻找第二基地的征途开始(实际上远远在那之前),各种手腕、计谋和较量就在暗中不断酝酿,直至最终爆发出耀目的闪光。然而,不到最后一刻,我始终不敢相信攥在我手中隐隐发烫的就是真相。只因在此之前被“逆转”了无数次,每次都是阿西莫夫借人物之口以丝丝入扣的分析把我连同我那明显发育不足的“阴谋能力”果断地撂倒在地。当然,说到真相的寻找,总是会有下一站的,那里有着阿西莫夫设置的更为宏大的舞台和幕布更深处的“黑手”。追寻真相并被一个个抖落的包袱惊到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诚然,基地系列的最大看点是历史感,就像众所周知的那样,基地系列的缘起与《罗马帝国衰亡史》相关。我常常惊叹阿西莫夫对历史的洞察。在基地的发家史中,从早期的依托科技包裹以宗教的外衣这样的扩张方式,到后来依然是科技为核心但以经济为主要手段的方式,不禁使人对着浩瀚的历史发出会心的微笑。在时光潜行的长河中,基地的政权也从早期像哈丁和马洛那样开拓者式的英雄人物,经由独裁和世袭制的茵德布尔家族,转到市长权限被谨慎规范而派系间权力制衡的统治,我们又怎么能不从中看到某些似曾相识的发展轨迹和脉络。更别提还有像基地和帝国最后一位战将贝尔·里欧思的正面对峙、卡尔根之战这样的大战,其热血和险恶程度不输于历史上任何真正存在的伟大战役。在阅读过程中,我常常感叹除了阿西莫夫,又有多少科幻作家能够驾驭这样史诗式的作品。

我热爱阿西莫夫笔下的那些人物,虽然在这个时间跨度几个世纪的系列中,根本无法存在贯穿始终的人类主角,但是每一时期的人物都是个个性格鲜明。较为无名的是那些行商,他们总让我想起神话中的英雄,或者历史上穿越封锁线的走私商,只不过马匹和商船在这里成了太空船,却同样胆识过人、坚韧不屈(难忘行商彭耶慈的神奇推销术,而马洛原本只是一位平凡的行商,这似乎又让他利用经济力量解决谢顿危机变得顺理成章)。至于像某些成名的英雄或奸雄形象,更是闪耀于纸上。我尤其喜欢哈丁这个名言警句制造专家,像“武力是无能者最后的手段”,“不要让道德观阻止你做正确的事”,“做事光明磊落总是有好处的,尤其是对那些以卖弄玄虚著称的人而言”等,这无疑是熟知心理、善于计谋、懂得进退取舍大智慧的话语,而幕后真正的操纵手和发言人还是阿西莫夫啊!

也许基地系列(单指这三部)唯一让我略有吐槽的点是心理史学,无疑它是令我万分惊艳的,但在体系的设定上又有着较为明显的前提缺失(我原本以为阿西莫夫把基地系列的舞台局限于银河和人类种群,是基于他对人类发展的信心或者自豪感。事实上,在看了基地系列续之后,我知道我错得离谱)。但是,我常想,阅读科幻小说的最重要享受之一不就是窥探到关于未来存在的另一种可能性,或者对于世界/宇宙的另一种解读吗?无论这样的可能性和解读是否有着悖论、缺陷和弱点,依然让我们在环顾周遭人类世界和仰望无尽星空的时候,在因为自身渺小和生命短暂觉得虚无的时候,依然抱有不会磨灭的希望和好奇之心。

(当我打下这些字的时候,我是那么的惴惴不安。哦,群星在上,谢顿在上,银河圣灵应该会原谅我的鲁莽和不谦逊。我只是一个看过一丁点儿科幻文字,知识浅薄不学无术的普通人,我只是被激动和兴奋之情所驱使,不能自己地码下一些感受罢了。)

阿西莫夫

艾萨克·阿西莫夫

Isaac Asimov
(1920.1.2-1992.4.6)
俄裔美籍作家,全知全能,被全世界读者誉为“神一样的人”。美国政府授予他“国家的资源和大自然的奇迹”这个独一无二的称号,以表彰他在“拓展人类想象力”上做出的杰出贡献。

阿西莫夫创作力丰沛,一生之中著作近500 本,涉及杜威图书分类法的每一个范畴,涵盖人类生活的每一个层面,上天下海、古往今来、从恐龙到亚原子到全宇宙无所不包,从通俗小说到罗马帝国史,从科普读物到远东千年历史,从圣经指南,到科学指南,到两性生活指南,每一部著作都朴实、严谨而又充满幽默风趣的格调。作为人类世界里最伟大的科幻小说家之一,阿西莫夫曾获得代表着科幻界最高荣誉的雨果奖和星云终身成就“大师奖”。

阿西莫夫经典佳句

每一个人都将自己隐藏在他人无法穿透的迷雾中,而每团迷雾里也只有一个人。偶尔,从某团迷雾会透出一丝微弱模糊的讯号,而人类就是借着这些讯号互相摸索。然而,由于相互之间无法了解,也就不能彼此互信互谅,所以每个人从幼年时代开始,始终处于一种绝对孤寂的状态,时时刻刻都会感到恐惧不安。长此以往,便导致了人与人之间的猜忌与迫害。
追根究底,一直向深层探索下去,我们就能够发现,人类所蒙受的一切苦难,都可以追溯到一个事实——那就是在银河史上,几乎没有任何人能够了解他人的心思。
时间或空间上的距离,会放大某些事件的重要性,这是人类历史上永恒不变的教训。
语言,是人类用来表达内心思想与感情的方法。它并非与生俱来,必须经过学习方能使用,也不能算是一种完美的沟通方式。人类所建立的语言沟通模式,只是利用各种声音的组合来表示精神的状态。然而这种方法却极为笨拙,而且表达能力明显不足,只能将心灵中细腻的思想,转换成发声器官所发出的迟钝声音。
因为你本来以为已经了解整个局势,突然间,却发现有许多非常明显的事情并不知道;你原来以为自己是银河的主宰,却忽然发觉自己面临着毁灭的命运。自然,你会怨恨过去的那座象牙塔、那种隐遁式的教育,以及你所学到的各种理论。
——《第二基地》

许多预言最后终于成真,唯一的凭借只是信心的力量。这就是所谓的‘自我实现的预言’。
——《基地前奏》

你只需要好好观察自己,就能了解每一个人,因为我们彼此没有什么不同。
——《基地边缘》

读者与非读者之间的差距,正在逐年加大。一个读者读得越多,他获得的信息就越多,词汇量增加的就越大,对文学中的各种典故也就越熟悉。他阅读起来会越来越容易,越来越有乐趣。但对非读者来说,阅读会变得越来越困难,越来越没有意义。结果是,读者和非读者同时并存,而且历来都是同时并存(不管在一个特定的社会里,读写能力是如何定义的),其中读者只占极少数,我猜,会小于1%。
首先,让我们摒弃苏格拉底的论调,即知道自己什么都不懂才是聪明的标志,因为我对这种装腔作势感到厌烦、恶心。没有人什么都不懂。新生儿几天之内就能学会认识母亲。当然,这一点苏格拉底也会同意。他会解释说,他所指的不是那种琐碎的知识。他的意思是,对于人类所争论的重大的抽象概念,人们不应该从先入为主的、未经检验的观念着手。而这个只有他自己知道。(自负之极的宣称!)
——《宇宙秘密》

只有经过严酷的考验,人类才能不断前进,走向发展的高峰。危险的环境和危机感,才是驱使人类不断进步、不断征服新事物的根本动力。
——《永恒的终结》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