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大理,带光的行走

2015-04-13 . 阅读: 2,361 views

文/下午百合

1.《来去》

苍山顶上尤有积雪,古城里梨花,早樱倒都开了。城门下做小生意的妇女们,像耐寒的植物,活过了冬天。洋人街,人民路上人潮熙熙攘攘,僻静的巷子里随心地兜兜转转,却总是有惊喜的发现。

走到名曰“来去”的小店门口,正是华灯初上之时。吧台里两个男子对坐着吃饭。只是简单的两个小菜,却有一种家常的安稳。坐下来闲聊,竟是父子两位艺术家,从宋庄迁居至此。

说起大理古城早年的闲适和如今的日益嘈杂,说中国当代艺术近几年的变化,说一些失望和希望。古城里聚集着一些艺术家,开酒吧,开客栈,如今被商业的潮逼退于哪一处了呢?

“过不了多久,大理会是又一个丽江。”

“你们还会在这里吗?”

“肯定不会。已经在找其他的地方了”

遂思忖遍布中国大江南北的古城“商业模式”。已经有太多相似的古城,古镇,水乡了,这匹脱了缰的快马,什么时候会慢下来,意识到真正可贵的是纯净的山与水?

就像艺术创作,现在已经被太多与创作无关的东西影响着。

“但是,真正的创作是怎么一回事,相信每一个老实的艺术家都很明白。它其实是简单的,从内心的最深处发出,它没有办法复杂。”

“一切与道有关。”

“真正的创作是无需规划的,在落笔之前,你不会知道它会是什么。那是天地人一起的创造”

话题打开,忍不住又开了一瓶酒。桂花酿,甜甜的不似酒。

微醺时正可以谈诗,说一说李太白的落拓,竹林七贤的风流。说海子的大爱与周云蓬的绝望。

“希望是从最绝望处生出。就像最真实的人是悟到了空性的人。”

“一切终将落回来,回到世间,回到生活里。”

“这就是禅了”

“是的,所以觉醒者只是吃饭时吃饭,喝茶时喝茶”

“对,不与自己纠结,也就不与世界纠结了。”

“接纳一切”

“欣赏一切”

“经验一切”

“我们不是被世界遗弃的,我们拥抱这个世界。”

再换一瓶梅子酒可好。播放的后摇音乐轻轻推送,真心好听。当我们像一朵花,一棵植物在音乐里开放了自己。世界仿佛是神奇的万花筒,在我们眼前打开。每一刻都是奇迹,每一刻都可以令我们感动落泪。

然而我们不再落泪。我们只是在这世间不断地行走,来去,留下痕迹,再轻轻抹去。

大理

2.《花开见佛》

晚间起了风,门扇吱呀作响,起身去关上它。泡一壶茶,听风声一阵急一阵缓,像个不能与自己相安的人。禅音在客堂间里回荡,这没有滋味处或许有无穷的滋味。

中年男子在桌旁坐下,似有些不安。坐一会又站起。问:

“是什么音乐?听来使人心静。”

“名字叫《花开见佛》”

这人几番站起坐下。终是坐定攀谈起来。

“来过大理几次了,每一次为放松自己而来,却是一次都没有真正放松过。就刚才的一刻,听到这首音乐,突然有了几分钟的放松。”

看他闲坐时仍旧耸起的双肩。知道是一个不肯放下自己,活在头脑里的人。

怎么让他明白,头脑只是后天对“自己”的狭隘认同,而心,才是全部的世界。我们以为自己了解的,只是偏仄的一角,我们从未觉知和接纳自己的全部。

一念未起之时,头脑的分别未起。世界没有分成好的,坏的。它只是我们当下看到的世界。行为没有对的,错的,那只是我们当下在体验的行为。而正如人一落胎就生在一吸一呼之间。我们终究落于二元。头脑分分妙妙在运作。我们以为一切都在头脑的掌控之中。

“是。我的思维从早到晚不停,即便在睡眠中好像也没有完全休息。”

“有没有试着做一些只是让自己开心,而毫无意义的事?或者什么都不做,不想?”

“说起来,好像很多年没有了。一切的事情只有在被头脑允许的情况下才会进行。”

真相却不是那样的,事实上一切的感受来自于我们的心。而心,有一些我们看不到的地带。

多去感受一下自己的心,少一些对外界的分析判断,会不会更轻松呢?

“年少的激情之后,对很多自己原来喜欢的东西有了看法,不再去做那些年少轻狂的事了。生活里面感性的部分越来越少,这或许是职业的习惯吧。”

是的。社会把人们塑造成不一样的“职业人”,好像那才是我们的生活道路。其实,真正的道路在生死之间,甚至超越了生死。这短短的驿途能说明一切吗?那些我们看重的,注定会越来越轻。在死亡到来的一刻,是否仍能怀着一种感恩与喜悦之心,跟随着一束光无悔地离去?

眼前的这个人慢慢脱去了僵硬的外壳,显得健谈和活泼了。是什么在引导着他呢?不是我的提问,是他自己的答。而那答案,其实早已就在心中了。

“回去多做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事,多一些生活。”他面色多了。是啊,生活是一切的良药和答案。

人的累,只是与自己追求的所谓幸福,成功近了,而离真正的生活远了。

自性清净,花开见佛。

翠田

3.《翠田》

农人在天地里耕种的样子说不出的美。苍山上始终缭绕着一片云。洱海不起汹涌的波,她用沉静的方式就征服了我们。田地就是田地的样子,但它的色彩是难描绘的。原来,春天的色彩不全是娇嫩的绿,还有苍茫的黄,深沉的黝黑。裸露的植物枝干全是最棒的书法,力度与雅秀,宏达与精微。鸟一高飞,心轻得飘起来。顷刻间,我想长成一株野地里的百合。

离水边远些的树,没有觉得比水边的树活得差些。半个身子淹没在水里的树,也没有觉得自己活得委屈。它们全都活出了自己的美。

这一片水与那一片水只是浅些深些,它们连在一起,分不出彼此。就连天与水也是相连的,它们一个是吸一个是呼。

飞鸟从天上飞过,没有留下痕迹。它们只是飞过而已。

一切的一切,都生长得好极了。柔弱的草,威猛的树。土坷,石块,苔藓,水草。它们全都是有生命的。泥土把所有都奉献出来,它仍旧是最深沉最丰富的。

农人与飞鸟并无两样。播撒种子,翻动希望,收获麦粒。

“这里的土地太肥沃了,蔬菜长得快,来不及收割。”多出来的供养到别处去。那泥土多像多产的母马,不断地产下马驹,但她的爱不囚禁它,任它去不可知的天地。

树皮也可做成美味的菜。天地把所有都给我们了。无一不缺,无一不美。山是那样的阳刚,水是那样的柔。

抬头看天。最美的姿势,是向着土地深深地躬下身子。作一个好看的人,带着敬畏之心。

心有翠田。

大理三塔

4.《去大理》

有一首歌唱到:

是不是对生活不太满意
很久没有笑过又不知为何
既然不快乐又不喜欢这里
不如一路向西去大理
路程有点波折
空气有点稀薄
景色越辽阔心里越寂寞
不知道谁在何处等待
不知道后来的后来
谁的头顶上没有灰尘
谁的肩上没有过齿痕
也许爱情就在洱海边等着
也许故事正在发生着

没有来大理之前,有一个想象中的大理。来到了大理,自自然然地就接受了它本来的样子。有一些乱,古城街上买着淘宝商品,外地人越来越多,把房价炒上去了。客栈一个挨一个,简单的陈设到了节日里也敢标出骇人的价钱。买水果的称是不足的,如果你不精明,挨宰是肯定的。人们在酒吧里寻找“艳遇”,它与歌里唱的爱情差之千里。

可是,这些不妨碍人们仍然爱上大理。往苍山顶上去,一路厚厚的松针铺满了道路,天空分外明澈,石上的青苔,微细的芒草,毫发毕现。光芒照耀在每一处地方。

你也是带着光的。山路上缓缓地行,静寂得只听得见自己的呼吸,它是那么实在的。偶起慌乱的时候,便向内心更深处看去。那里有光。

一路遇见良善的人,你渴了,有人递来了水。你在路口犹疑了,就有热心人来指路。这里的民风是质朴的,以助人为乐,以说谎为耻。

天地是干净的。风是干净的。云是干净的。洱海的水是干净的。面对着水天一色,心不由地就敞亮了。我们不需要去另一个地方寻找一个更好的自己,一个本来的我就在这里,在天地之间,对着浩瀚的海和天,打开了心胸。

晚上是有星星的。与路上偶遇的朋友们一路闲聊,在路口分了手。原本就是陌生的人,再也不会相见了,心里却留下了暖暖的记忆。

客栈的墙上是来来往往的人们的涂鸦。说的无非是爱,遗憾,忧伤。原来每一个人的内心是相似的。带着伤痛出来散心的人,一个人借酒消愁,邻桌坐着正在热恋的男女。是不是会想起那最初的好?用原谅和感恩代替了怨恨。

大理到底有什么呢?它有的不过是我们心中本来就有的美好。借干净的山和水,让我们与自己遇见。

带光的行走,在大理。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