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半边脸的世界

半边脸的世界

文/番茄

对于别人惊诧的目光,我已经从最初的自卑走向了从容面对,从最初的哭着讲诉到现在的轻描淡写。在这将近15年的岁月里我已经习惯了大家看我的目光,我有着爱我的家人,爱我的朋友们,他们在我最自卑的时候给了我支撑,让我一想到就能拥有力气继续前行。

小时候和家里的狗玩的特别好,经常是抱着它,但那天开始我的人生就发生了变数。它和邻居家的狗打架打输了,然后蹲在那里,我就过去摸它,想安慰一下它,谁知道它以为我是那只胜利了的狗,转头就咬上来了,第一口咬的是头骨,没咬进去,紧接着咬了第二口,正好是右脸,当时周围的大人都吓傻了,叫人的叫人,赶狗的赶狗。在外公赶到我身边的时候我的白衬衫都已经染成了一块血布,当时的我意识模糊,只听到外公在喊我别睡,然后叫我舅舅送我去医院,经过简单的处理缝合后,我看到手术室外面焦急赶来的妈妈,在看到我看她的时候硬扯出来的微笑,从那天开始我就每天打针喝药,一周下来本来瘦弱的手上全都是密密麻麻的针孔。

更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医生说他治不了了,脸上的伤口便开始化脓,每天脸上都是火辣辣的。没办法外公只好找了一个专门治狗咬伤的老中医,每天把草药嚼碎敷在脸上,每次半夜醒来都看到外公在给我换药,两个月后伤口结痂了,终于不用担心感染的问题了。但是,从那以后脸上就留下了疤痕,虽然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妈妈也竭尽所能想把疤痕去掉,用生姜擦,用从老人们那里听来的各种偏方,可是好像都无济于事了,该留下来的还是留下来了。

或许是太小没有什么爱美的观念,一直到五年级我都是以非常优异的成绩得到老师和同学们的喜爱。但是在快要小学毕业的时候,我记得那是个大雪纷飞的下午,我和几个朋友一起回家,突然就被一个雪球击中,领头的那个男生喊道:“丑八怪,你来打我呀。”第一次听到别人这样子说我,眼泪刷刷刷的就往下掉,我只记得我那几个朋友把我拖离那里,我只记得当我泪流满面告诉妈妈这些时,妈妈跟我说:“他们那是嫉妒你会读书,不要管他们,你只要好好读书就可以了。”

于是进入初中的我更加努力,初中三年一直是老师跟前的红人,有时候感觉权利比班长还要大,在同学们面前一直是铁面无私的形象,所以初中一个朋友都没有,就连小学玩的好的也因为分班的原因交集不大。成了一个三点一线的人,周末也不会出去,别人叫我出去玩也很少出去。

我以为我会一直这样孤单下去,每天形单影只的,但是她们的出现给了我意想不到的快乐,我们下课会一起去厕所,中午一起吃饭,放学一起回家。如果不是她们估计我现在还是一副不知笑为何物的表情吧,大家彼此诉说自己心心念念的大学,憧憬着未来的生活,许下对彼此的承诺,约好毕业后相见的时间,那段时间应该是我学生生涯中最开心的时光吧。不用想任何问题,每天妈妈会照顾我的一切,只需要呆在教室里面好好学习就行。快乐的时光总是走的特别的快,一转眼就到了紧张的高三。每天睁眼拿着一本书,闭眼还是拿着一本书,越是这种时候就越容易多想,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右边狰狞的伤疤。那些工作单位会要我吗?一个这么恐怖的人,越想越多越想越多,甚至有时候夜不能眠。妈妈看见我日渐消瘦的样子问我怎么了,我只能告诉她我的忧虑,她说别担心,会治好的。

所以在高三上半年的时候爸妈带我去医院看医生,医生说像我这种只能进行切除缝合,就算是这样也不能完全去掉,而且一年只能去两次,一次只能弄掉一点点。爸妈觉得能弄掉一些就算是一些,所以高三毕业前前后后进行了三次手术,每次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都会觉得这个世界待我不公,为什么别人都有着完美的脸庞,而我却要躺在这里进行这种永无止境的手术,为什么?在第三次手术之后我告诉爸妈我不想去了,反正没什么效果,没必要浪费钱。爸妈觉得我长大了该自己做主,想怎样就怎样,很长一段时间我就在想要是我家是有钱人就好了,就可以送我去外国接受更先进的治疗了。但是转念一想,爸妈并不亏欠我什么,把我养这么大已经很不容易了,在我那么丑的时候没有放弃我,送我读书,给了我一个这么温馨的家庭,我得到的已经够多了,不该再奢求更多了。

寒窗苦读终于结束了,进入了这个我并不怎么看好的大学,虽说是个一本,终究让太多对我有所期盼的人失望了。

刚进入大学的时候军训期间认识了一个男生,他玩大冒险问我要号码我就给了,然后我们就聊上了,后来当然就是见面,他初见到我也是很惊讶。因为大冒险那天是晚上,他刚好没戴眼镜,所以并不知道我脸上有疤,我当然也就接受了他的反应,和盘托出我的过去,他并没有看不起我,也没有嘲笑我,我们一起吃东西,上自习,晚上相约一起跑步,当时我有什么事情都会告诉他。像情侣一样通着电话,但是当有一天我给他打电话时,他说你怎么那么烦,没事找事做啊。我就默默的挂了电话,说了句以后再也不会给他打电话了,从那天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只是偶尔见面了会说声嗨。不想知道原因,也没问过他为什么突然之间就淡了。

我的大一就在社团,国二培训班招生中落下了帷幕,交到了几个能够一起疯狂的伙伴,和室友相敬如宾,在班上的班委选举也没能成功,他们选的都是些漂亮的女生。自那以后我就害怕站上那个讲台了,害怕大家只会盯着我的脸上看。所以一直都只是扮演着普通同学的角色。

进入大二,社团要进行换届选举,再次因为我的胆怯,又一次临阵退缩,退出了所有部门。我曾无数次设想我的没有疤痕的脸庞应该过的生活:忙于各种社团,兼职,各种比赛。可是事实却是每天和她们一起上课然后点外卖看电影,有时候甚至忘记给父母打电话。

直到前段时间一个朋友和我聊到找工作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准备好,在这个看脸的世界想要活下去的话,就得有真正的本事,而不是自暴自弃,连该掌握的东西都没有掌握好,那我来这个大学有什么意义,为什么要浪费四年光阴在这里,还不如早点进入社会给家里减轻负担呢。不是的,我是来学习的,对我来说必须要掌握更专业的知识才能走进这个社会,被公司所接受。我的人生或许会比那些人走的弯路要多些,但是总是要经历的呀,比我不幸的人还多的是呢,我为什么要硬揪着这个不放呢。既然不能改变,那就去适应它,既然疤痕长在脸上,那就不要让它长到心上,做些改变,这个世界还是会有需要我的地方的。到时候不能因为本事不够而让这些东西插肩而过,空留悲叹。

家人,朋友依然是我前行的动力,谢谢每一个曾经对我微笑的人,我也将微笑着去面对这个世界的。

生活的希望

左岸记:看完故事,我深深地陷入沉思。这种不同寻常的经历,在现实生活中所面临的困境,对未来隐痛的担心……都令人惋叹。但番茄的努力,不一样的乐观,她面对世界的勇气,以及对自己人生的思考和信念……却令人刮目相看。我们不希望生活对我们设置太过残酷的模式,但如果我们无可选择,那就跟命运共舞,跳出自己人生的精彩。这个社会某些行业确实是需要看脸的,但更多工作实质上最需要其实是实力。然后,科技会越来越是发达,机会更是肯定会有的。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