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玩个球呀

玩个球呀

作为一个在繁忙的工作间隙中,写作写了快10年,早恋也可以追溯到10年前的奔三狗,其实足球在我个人的历史纪元中,出现得要远远比文字和姑娘早,而且其扮演的角色也非一般的小。

但奇怪的是,我却甚少在文章、博客、微博、公众号、44楼办公室的茶水间,长途旅行的车厢等等地方谈及,似乎大脑在选择性过滤这元素。当然,你也可以理解为是躲在我内心里的一个桃花源,或是暗藏多年的小金库——如你所知,这两者都具有“不足为外人道”的特点。

然而,前阵子球友聚会,都是曾经一起装B一起飞(在绿茵场上)的小伙伴,大家一见面没来得及叙旧炫富,倒是第一时间表达了抗议,说怎么在你书中就没找到任何足球的影子呢——其实他们的言下之意我也明白,就是希望在下一本书中抛头露面一下。

且不说能不能抛头露足吧,这种事情光我说了没用,还得看出版社的脸色。不过在此之前,还必须跟大家聊聊足球,毕竟是明媒正娶的爱好,而且不离不弃多年。如果只是因为担心看官绕道,粉转路人,那真是见了鬼噢——正如韩寒在《通稿2003》中所述:“这样写作文真的很累,感觉自己如同一个按摩小姐一样,自己辛苦的同时还要不断察言观色考虑客人舒服不舒服。”

总的来说,足球这位圆润发福的老朋友,曾带给我无限的乐趣,并将继续带给我无数的热血。须知道,每个热爱绿茵场的少年都会有一个“一球成名”的梦想,我也一样,中学时的梦想既不是高考状元,也不是文坛新星,而是在大学时候参加高校联赛崭露头角,并一战成名,继而成为国家队成员,为国争光,同时效力于世界上最伟大的俱乐部,之一也行,为家捞金——这样的发展轨迹有点像是我们后来看到的隔壁国的亚洲球王朴智星。

但如你所知,类似的中国梦几乎就等同于痴人说梦——别说是朴智星,就算是郑智之流,也是百年难遇,万中无一啊。后来我把这个痴梦适当地打了个清仓跳楼折,变成了去足球胜地去看球,最好还是欧洲冠军杯的决赛现场,而且这种渴望要远远超过世界杯。因为依个人之愚见,当今的世界杯早已沦为乳神、赌徒和伪球迷的天下,就像是说赛车只能聊法拉第,谈作家必言韩寒一样,好像其他的车或“沈万九”都死翘翘了一般。

在过去的十年里,公司赞助了一个英国的俱乐部,并见证了它从“名不见经传”到“君临天下江湖皆知”,投入产出比可谓是相当可观。如今,这个俱乐部的教练刚好还是我最崇拜的足坛风云人物——具体是何方神圣,这里就不透露了,免得有朋友说我有打广告之嫌疑,虽然对某些资深球迷来说,这个广告已经成功地打出去了。不过其实这些都不重要,我真正想说的是,足球嘛,说白了也是一种商业,跟文学一样拥有各种的潜规则和利益链,即便承载了许多人的热血和梦想。

近日,公司还沸腾沸腾地搞了个小朋友的球员选拔赛。被选中的可以去英国俱乐部试训两周(我自己长这么老了还没去过呢),全国范围内挑20人,除去某些高层领导或领导亲戚内定的小朋友甚至已经不小的朋友外,实际名额可能要更少,所以机会还是非常难得的。

上周在广州赛区选拔期间,来了不少的小鬼,看着他们那天真无邪的脸蛋,灵犀飘逸的脚法以及营养过剩的身高……我就知道,他们这一代在足球方面依旧是看不清未来的。

期间,有位穿着时髦样貌妩媚的大妈问我:你觉得孩子以后可以靠这个养活自己吗?

作为主办方的我顿时一愣,立马秒答:当然可以!但心情却像是要带一个刚认识不久的外国俏姑娘去听龚丽娜的演唱会一样,“忐忑”不安,老鹿乱撞。

结果这个大妈倒挺识趣的,说其实我也不指望孩子能养活自己,就是小孩爱玩而已。

顺着她那充满爱意的目光看去,我惊讶地发现,原来她的孩子还是个女娃——全场唯一的一道靓丽风景线。

说到这,也想顺带问问各位,如果你的孩子已经长大到可以踢球的年龄,并且成天弄得脏兮兮甚至血淋淋地回家,你会不会劈头盖脑地怒斥道,玩个球呀!?不准玩了!踢球有啥前途!有这闲功夫不如去看书——不管各位有没有共鸣,总之这样的话语和场景,我是非常熟悉的。

当然,我妈也一样。

如你所知,“中国”是一个除了空气偶尔不好、食品偶尔不干净,过马路偶尔不安全,以及广电监管偶尔过严之外,其他方面都非常棒的国家,起码最近几年的口碑指数跟大街上姑娘的胸围一样是直线上涨,即便极少数是虚的。

与此同时,“足球”也是一个让人觉得热血沸腾、健康向上的名词。但曾几何时,一旦把“中国”和“足球”连成了一个词,就像是把泰国和佳丽放在了一起,难免会让人疑神疑鬼,神情紧张。

其实,不是我要黑中国足球,因为已经够黑了,加多几勺颜料,也不会有所变化,实在犯不着费这个duang劲。当然,如果你硬是要说我在黑国足,我也不想白背了骂名,也能信手拈来这么个真实的故事。说是有一个球队正在比赛,比赛非常重要,可是球场上的11个球员中有8个人都像是蹦了一晚上迪,恍恍惚惚地传接球,以致失误连连——如果你猜他们这几条友是被人下了药的话,我也不否认,不过严格来说,不是毒药,而是赌药。这8位兄台居然自己掏腰包买了十几万这场比赛他们会输,不过毕竟足球是圆的嘛,人算不如天算,竟然打平了,因为球队剩下的三个球员都是外援,可能是由于语言沟通方案的缘故,他们并没有并拉上一起赌球,而正是这几个国际友人,联合一起进了对方几个球——由此可见,掌握一名外语有多重要。

虽说国足一次次地让大家失望,可爱国的情愫还是要释放的,于是我们便有了名震江湖的广州恒大队,虽然后来变成了广州恒大淘宝队,希望接下来不要变成广州恒大淘宝杜蕾斯队……言归正传,因为有钱,所以任性,我们的职业联赛有了里皮后有了卡纳瓦罗,有了德罗巴后有了高拉特,有了恒大后又有了注资12亿的淘宝......正所谓热情与热钱齐飞,中外各好手共一队,呈现出了一片百花齐放、欣欣向荣的光景。

其实足球跟文字一样,让我认识了很多的朋友(很遗憾大多数是男性),特别是去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孤独寂寞冷,比如说东莞,重庆,北海,新德里,台北等等地方,抑或是刚念中学,刚上大学,刚毕业到新公司,我都会以球会友,在把自己成功介绍出去之前,先把自己的脚给介绍出去。

前不久,因为足球又把一帮10几年未见的老乡奇迹般地找了回来,其中还包括一个上过电视的牙科医生。有一次,我们踢球踢到正酣,突然有人受伤了,而且还伤到了牙齿,结果他二话不说就进行了处理,完事之后还不知从哪娴熟地掏出了张名片,说要补牙随时可以找他,大家完全被他那白求恩精神震惊了——要知道,受伤的可是旁边球队的陌生人呀,我们这队十几号人还在傻等着他回来开球呢,弄得我一度怀疑此公这么热情来踢球的目的不单纯。

去年年底,非常有幸跟前国家队和甲A最佳射手胡志军过招,而且跟我搭档的还是现役新疆队的教练。交手过后赫然发现,国足选手的实力果然如年少轻狂时的我所料——不过如此嘛,认真点打谁输谁赢还未必呢,虽然我们那天对战的赛果是10:3。

足球教给我很多的东西,团结友爱,竞争争上之类的鸡汤就不喝了,这辈子都分不清足球和篮球的人也能谈得头头是道。这里想跟大家分享的是“补时定律”,即比赛不到最后一分钟,不能放弃,因为一切皆有可能。这一点,恐怕让很多赌徒感触良深。

还有就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定律,巴萨前几年可谓是如日中天,被奉为宇宙队,其发明的“tiki-taka催眠战术”真是地球人都挡不住,可现在也是风光不在——这个放在古代也有一套类似的说法:“大道不仁,盛极而衰;随汉而覆,祸及九族。”

最后,还想跟大家分享一个“适合的才是最好的”定律,曾经有不少的当红炸子鸡在一个俱乐部踢得风生水起,后面转会到另外一个大俱乐部结果就靡然于众了,比如说追风少年的欧文从红军跑到皇军后就只能坐穿板凳,又或是核弹头舍普琴科,金童托雷斯高价转会去到了切尔西,可都让人大跌眼镜,前者成了软蛋,后者成为了托妞。

到了明年,公司赞助了10年的俱乐部就要正式停止合作了,因为在这个有奶便是娘的时代,出现了一个更大的奶,经过评估后我们不想再做这个娘了。

其实都十年了,也该要换个主人了。然而,那些因为曾经热爱足球跟我在人生的道路上相遇过的朋友呢:哒哒,黑鬼,曾未,表弟,永远的巴乔,忘了名字的后来去了美国留学的某师兄……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还爱玩球吗?

几年前,当习主席上台的时候,大家就觉得足球开始有希望了,因为他本身就是个球迷。随着房地产对足球俱乐部的投入,并且在全国范围内陆续出现了各种风声之后,最近总算了有本质上的突破——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3月16日上午,《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正式公布。毫无疑问,这是中国体育界的一件大喜事。

众所周知,中国足球的未来就像是很多人的未来一样,迷惘如雾霾时的天空,想飞翔却找不到风口,但唯一不能缺少的难道不是无可救药的乐观吗?正如《功夫足球》里的星爷咬牙切齿地对着在酒吧里打工的大师兄说的那句话一样:我心中的那团火是永远不会灭的。

前几天看了个新闻,相关领导可谓是相当有战略眼光。视频中有上千个小朋友在做早操,画面和校服还是熟悉的味道,还是一样的配方,但让人惊讶的是,他们居然还人手一个足球,抱在手上,浩荡有序地伸展扭动着——就一个从事足球事业数十载的资深球迷来说,这样的足球操只会把人培养为足球宝贝,而不是足球好手……不过乐观来看,风既然已经刮起,猪也准备飞起,而代表着中国复兴之梦的足球梦或许真的不远了。

(更多文字,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沈万九,或最新著作《做一回久违的自己,勿忘初心》。关于这本书,可以参考这里这里。)

足球

左岸记:是什么让人可以对一件事如此的投入?是想在某个方面做到精通的自律精神。人生就是这样,追求的东西往往会正因为追求反而难得。认真学好一样东西,直至精通的境界,会导致一个人对学习的看法产生巨大的变化,而学习能力也会因此达到过去完全不可比拟的境界。如果花费了很长的时间去学习一样东西最终真的可以精通,那么学下一个东西就有能力更快更精地搞定。“自律”就是一个人用未来某一刻(三年、五年或者十年后)对自己的定义来要求现在的自己,以便其行为能够满足那个要求,最终保证那个质量,而后达到那个境界。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