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姑娘,你不只是一朵花

姑娘,你不只是一朵花

文/米粥

前几天看到一个消息。

世界经济论坛自2006年起发起《全球性别差距报告》,每年评选一次。在今年公布的报告中,名列前十的分别是:冰岛、芬兰、挪威、瑞士、丹麦、尼加拉瓜、卢旺达、爱尔兰、菲律宾、比利时。虽然没有一个国家全面消除了性别差距,但北欧国家依然是世界上最平等的国家。中国排名第87位,下降了18位。

你相信吗?我相信。许多的事件都彰显出越来越危险的迹象。

下面有评论,说到国内的影视文艺作品就很能反映出,“某些作品反映出的女性意识甚至还不如八十年代的水平,不少都是包着现代华丽外壳的封建遗毒。”

是啊,女人是怎么坐在沙发上,乐呵呵地看着《甄嬛传》(及其他宫斗剧),如花似玉的闺女围着一个老头子打转,争宠,甚至彼此残杀的呢?

各个现代家庭剧里的女主角,都深陷在斗小三(或者自己是小三)、婆媳恶战、以死相逼(婚)中,恶形恶状,勉力维持周全,怎么看得下去呢?“这就是现实。”对,因为是现实,所以更加生气。

也更加难过。

前段时间看到有篇文章这么写道:

常和闺蜜们感叹:女人的25岁到28岁最不经用。就好像一朵花,努力积攒着养分发芽、长叶,好不容易熬到花开,还没好看几日,便又要马不停蹄地忙着凋谢了。28岁是女人的一个槛,其艰难程度甚至要远甚于传说中的分水岭30岁。因为28岁的女人心中还有一份挣扎,一份在30岁之前将自己嫁掉的挣扎。而真30了,反倒生出一种“死活也已经晚了”的认命感。

“现在的姑娘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啊!你是牵牛花吗?!什么马不停蹄的凋谢了啊!什么叫不经用啊!你28岁就挣扎个毛啊! 30岁就认命了开什么玩笑啊!绝不认命,everything!靠!”

那天,我这么激动而直白地发着感慨。

如果说这话的是个男人,我应该不会如此生气,没有进化好的男人太多了,要原谅他们。或者是个20出头的小姑娘,大概也能一笑而过,20岁离28岁太远,还要跨越从学校到社会的距离,想象中30岁就应该大局已定、生活安逸,也可以理解。

可是姑娘,你28了,离“认命的30岁”也不远了。

28岁的你,应该尝过一点世间的恶意,也吃过一点苦头了吧,可是,也感受过别人的温暖,知道世界并不是冰凉的;你应该体会过打拼的滋味了吧,但是也尝到努力带来的成就感;你该知道一切来之不易,可是,总还是有不会消磨的希望吧。

你没有感受到,穿越过这一切的自己越来越丰富喜悦,比起20岁出头时好了很多?

如果这一切都没有的话——

至少学会宽厚一点,对人对己,不要说出这么恶毒的话。

怎么舍得说自己“凋零”呢?

这个世界上,有20岁就死去的女人,也有年过百岁,依然生机勃勃的女人。

柴田丰这样写道,“即使是九十八岁,我也还要恋爱,还要做梦,还想乘上那天边的云”。她92岁开始写诗,一直到100多岁去世,还出版了诗集《请不要灰心呀!》,去鼓励年轻人们,这样的女人,很多很多的呀。

如果28岁就凋谢,30岁就认命,今后的漫漫人生,要怎么过呢?生活危机四伏,还有许多你不知道的坎呢。离婚、丧偶、独居,在四五十岁时遇到这些的女人,她们怎么应对呢?

28岁的姑娘应该懂得,30岁的女人不会认命,40岁、50岁也不会。女人柔软的力量之一,便是纵然经历泥沙俱下的生活,内心依旧有对于爱的强大向往,不要轻视它,不要抹灭它。

“在一个处处渗透着男权痕迹的国度里,女性一定会不知不觉以男性的价值观和需求来撑起自己的人生,最终生活目标的无意识,变成个人选择的有意识。就像“女为悦己者容”这句老话之前,是“士为知己者死”,男性和女性强调的完全不是一种境界、一种价值取向。女人是男人的,男人是社会的。”

有位作家曾这样说。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恶意,要懂得分辨。如果有人用轻轻忽忽的语气来判断你,告诉他,你说得不对。

更不要这样来说自己。

有个道理看起来真的很简单又搞笑,可还是要提醒自己:

姑娘,你不是一朵花,你是一个人。

是一个活生生的,有思想有情感的生命啊。

如果非得要比喻,至少比喻得稍微大一点好吗?一株植物?前两天正巧看到萧红的话:

黄瓜愿意开一个黄花,就开一个黄花,愿意结一个黄瓜,就结一个黄瓜。若都不愿意,就是一个黄瓜也不结,一朵花也不开,也没有人问它。

我喜欢极了她那种自由随性的态度,虽然说的是创作,可我觉得也是在说人生。

原文地址:姑娘,你不是一朵花

优雅自信的女人

左岸记:岁月如流,就如月在当空,照着我们每一个人,但是每个人的生活都不一样。无论是女人还是男人,真把自己活成公式,那多少都是某种悲催吧。女人该不是男人的依附了,善良懂事,拥有独立自信,知书达礼的女人是多么的优雅啊!

莎士比亚的《理查三世》上演时,女王就担心剧情会使观众联想到她本人,因为剧中篡夺理查三世王位的正是她的祖父亨利七世,但是伊丽莎白并没有将作者投入监狱或者禁演这部戏,她仅仅对她的大臣们埋怨说:“这部悲剧在剧场和剧院里演出40次了”。

1601年,莎士比亚的新剧《哈姆雷特》在伦敦上演,“脆弱啊,你的名字是女人!”当扮演哈姆雷特的演员在舞台上说出莎士比亚的这句名言时,舞台下就坐着伊丽莎白这位意志坚定、掌握了无上权势的女王。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