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悼亡,谁悼的最深情最感人?

悼亡,谁悼的最深情最感人?

文/王韬

看王路的《变态李商隐》,勾起肚里闲话。

悼亡,谁悼的最深情,最感人?

这又是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不太好统一评定,不过写悼亡诗毕竟不是新概念作文大赛,文采结构都且退后,关键是一个情字。

孰为情种?

中华上下五千年,老婆死在自个前面的海了去了,为了老婆肯写几笔的也很多,念念不忘写了好多的,就数的过来了。

先看时间顺序的第一名。

悼亡诗,开先河者是潘安,对,就是那中国古代最有名的花样美男。

先看看人家美到什么地步---

《世说新语•容止》:“潘岳妙有姿容,好神情。少时挟弹出洛阳道,妇人遇者,莫不连手共萦之。”

《语林》:“安仁至美,每行,老妪以果掷之满车。” 这说的都是他,潘安本名潘岳,字安仁。

美的“掷果盈车”,老少通吃的美男,12岁被岳父大人一眼看中,当即把10岁的女儿许配给这美少年,青梅竹马,琴瑟和谐,到50多岁时妻子病故,几十年如一日的用情专一啊!

给这样的男人作老婆,妇复何求?

但美男写的悼亡诗好不好呢?最羡慕嫉妒恨的评价来自另一个类型的情种元稹:“潘安悼亡犹费词”,说别人给老婆写诗都是辞藻的堆砌,这个元稹写个悼亡诗都要踩别人一脚哈。

我们来首潘安的诗供参考,一共有三首,一首比一首长,这是最短的。

荏苒冬春谢,寒暑忽流易。/之子归穷泉,重壤永幽隔。/私怀谁克从,淹留亦何益。/黾勉恭朝命,回心返初役。/望庐思其人,入室想所历。/帏屏无芳菲,翰墨有余迹。/流芳未及歇,遗挂犹在壁。/怅恍如或存,回惶忡惊惕。/如彼翰林鸟,双萋一朝只。/如彼游川鱼,比目中路析。/春风缘隙来,晨溜承檐滴。/寝息何时忘,沈忧日盈积。/庶几有时衰,庄缶尤可击。

再来看看元稹的《遣悲怀》三首

1.谢公最小偏怜女,自嫁黔娄百事乖。顾我无衣搜荩箧,泥他沽酒拔金钗。野蔬充膳甘长藿,落叶添薪仰古槐。今日俸钱过十万,与君营奠复营斋。

2. 昔日戏言身后意,今朝都到眼前来。衣裳已施行看尽,针线犹存未忍开。 尚想旧情怜婢仆,也曾因梦送钱财。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

3.闲坐悲君亦自悲,百年都是几多时!邓攸无子寻知命,潘岳悼亡犹费词。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缘会更难期!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写的实在是感人至深,清蘅塘退士说:“古来悼亡诗充栋,终无能出此三首范围者。” 国学大师陈寅恪先生也说:“专就贫贱夫妻实写,而无溢美之词,所以情文并佳,遂成千古之名著。”

元稹不但写的好,人家还写的多,曾经自己标榜 “悼亡诗满旧屏风”,除《遣悲怀三首》外,确实还有《江陵三梦》、《六年春遣怀八首》、《离思五首》、《六年春遣怀八首》、《杂忆五首》等等,念念不忘,至死不渝,情深意切,山盟海誓。这已经超越诸多情种,迈向情圣的高坛了。

事实真相呢,元稹是典型凤凰男,寡妇妈带大,于是少年时就擅长攀高附贵,勾引少女崔莺莺,进京攀上权贵老丈人,得韦从自然忘了崔莺莺,始乱终弃然后还大肆诋毁,给前任泼污水,说人家与自己离别之后另有私爱,“分不兩相守,恨不两相思。對面且如此,背面當可知。” 这就堪称龌龊了,然而更恶心还在后面,娶了韦从后,元稹被贬到四川,两地分居时,婚内出轨,和薛涛来了场姐弟恋,然后妻子病死,回来奔丧,就是这时写的这些悼亡诗,四川太远,薛涛从此被抛在脑后,元稹忙着纳妾,忙着续弦,忙着和白居易互换小妾玩。

看完元稹的情路历程,再读“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是不是得呕吐啊?!

替韦丛想想,平生未展眉,哎,怎么舒展的开呀?

再看苏东坡的爱情和李商隐爱情,就是患难夫妻相濡以沫和少不经事的暗恋纠结的区别。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不是太露,而是这份撕心裂肺的痛,少年人你哪里懂?

王弗对苏轼来说,亦妻亦师亦友,她能幕后听言,告诉他: “其与人锐,其去人也必速,”用母性的敏锐和温婉,保护元气淋漓的苏轼周旋人世间。可惜她27岁就死了,让这个男人哀戚慨叹:呜呼哀哉!余永无所依怙!

他仕途辗转,人世漂泊,满面沧桑,梦中相见,多少话无从说起,只能”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小孩子哭起来,嘹亮而短暂,中年宦旅,只能默默让泪水遍布满是皱纹的脸。

李商隐评价潘安的悼亡诗“只有安仁能作诔,何曾宋玉解招魂”,可谓不咸不淡,人品即文品。苏轼没评过李商隐,借用他一句:何苦将两耳,听此寒虫号。

至于林妹妹是自诩平生最恨李义山,实际是李义山的诗恰是让林妹妹最走心的,所以她声称不喜,但 “ 却上心头”,总是提起,因为同样的爱恨纠结。

悼亡

左岸记:悼亡,已是最后的表达,好似写给已逝的人,其实是说给自己听的。人生憾事,多了去了,感叹可以,又有什么比珍惜现在的时光、身边的人更重要的呢?另,我特别喜欢古诗词中的意境,它有一种道不尽的惆怅,总能印证那无法述说的心情。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