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戴着镣铐跳舞

戴着镣铐跳舞

(表妹今年上初二,作为哥哥想和她聊聊一个过来人的想法,好让她在繁重的课业之余,产生些独立思考的萌芽。这样的初衷便有了《家书·教育》这专栏的开篇)

毕业之后,每当和周围的人聊一些话题并借此表达一些不一样的观点时,不免总是听见这样的回应:没办法,这个社会就是这个样子。

应试教育似乎正处于这样的漩涡。我们都深知这种方式的弊端,但又不能找到更公平有效的替代方法,于是在每个放学后的傍晚,听到的是对孩子的斥责声,看到的近乎病态且畸形的教育方式。

然而,似乎参与这其中的每个人都又是委屈的,谁都有万千的理由来为自己的行为找一个合适的说辞,只是这现状却总是得不到改观,留下的是“这真是不能怪我”的回响。

在我十四五岁的时候,因为诸多原因,对于应试教育那仇视和无奈的情绪甚嚣尘上,也是这天天自认为生不逢时的傲慢和偏见让我的格局不断缩小,让我的眼界不断狭窄。尽管后来有所顿悟,那些青葱的年华终究是错过了。

如今长大了,没事的时候总会想起这些,脑海回荡的种种让我最终有个疑问:是否在繁重的课业和极近功利的教育目的下真的无所作为,只能在唉声叹气中期盼那遥遥无期的自由到来——高考结束。

我想,不是的。

我认为不是的原因在于家长们在少年时期灌输要好好读书才能出人头地思想,却又在成年之后宣扬英雄不问出处的风潮,这样的反差着实让人啼笑皆非。

为什么好好读书的没能出人头地,调皮捣蛋的真有不平凡?这样的问题,真回答起来不见得有多少人能回答的很好。人啊,这一生很长,先跑在前面的往往容易累,耐力好的知道慢慢磨,一抬头,发现超越了很多人。

所以呢,在这繁重的课业和近乎功利的应试教育之外,我认为一定还存在着一种可能,也可以让我们这样的普通人有一个足够有意思的学生时代,我把这种可能叫做:戴着镣铐跳舞。

我会和你一起寻找这样的可能性,因此,在信中我会和你聊很多事情:

在这个努力至上的时代里,天赋总被低估,这种事儿太多见了,那么你是否还相信天道酬勤;

在这个似乎已经男女平等的时代里,你是否需要成为一个女权主义者,或者说一个人权主义者,为和你素未谋面甚至相隔很远的人发出声音;

在这个动不动就要驳斥中国人读书稀少的时代里,你是否需要阅读,而这并非出于一个“读书总是好的”的简单论断;

在这个服饰和发型仍然被严格统一的时代里,你是否需要认为百无一用是好看,对于美你可以毫无诉求;

在这个绝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的时代里,你是否需要重新寻找爱好和兴趣对你的意义,对某些可能会贯穿你一生的东西你又会抱以怎样的态度;

在这个鼓吹成功,遍地都是心灵鸡汤的时代里,你是否有勇气做一些对当前没有任何利益产生但是确实重要的事情;

你是否清楚因为你的出身和成长环境给你带来的局限性,并且立志要把它们一一拔除,在每一个清明节里将它们永远埋葬;

你是否认为那些学习不好的同学身上也有有意思的地方,在和他们/她们争论的时候不会因为他们的成绩而有所偏见,甚至通过他们/她们,你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最后,你是否需要一个榜样,来为你的前行找到些信心,或者你想在林间小路上书写一个自己的故事。

还有,还有,还有那关于阶级,关于金钱,关于音乐,关于爱情,关于成熟,关于单纯,关于理想,关于现实。

我都会和你聊聊。

只是,关于这些的思考和尝试会耗费你的很多时间,但是却不会对你的成绩提高有任何帮助。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并不乐观,每每存有很好的愿景但却在现实面前低头的例子太多太多了。

那么你将秉承一个怎样的态度呢?你又将开始做出什么样的尝试呢?亦或是仅仅一晚过后,便将这些东西再次推到高考结束之后呢?

末尾的问题期待你的回信。当然你的问题也可以来问我。

兄:于震

原文:戴着镣铐跳舞

出路

左岸记:借用马克.吐温的一句话:“永远要像你不需要金钱那样地工作;永远要像你不曾被伤害过那样地爱;永远要像没有人在注视你那样地跳舞;永远要像在天堂那样地生活。”多数人认为勇气就是不害怕。事实上,不害怕不是勇气,它是某种脑损伤。勇气是尽管你感觉害怕,但仍能迎难而上;尽管你感觉痛苦,但仍能直接面对。世界上有一种鸟是关不住的,因为它们的每一片羽毛都沾满了太阳的光辉!希望是一种坚持,使灵魂深处有一片自由的天空,为相同的生命做出不同的解释。当撑不住的时候,可以对自己说声“我好累”,但永远不要在心里承认说“我不行”。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