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二十日记:青春岁月里的光芒

二十日记:青春岁月里的光芒

二十日记·一 【落微】

二十将至,很想用旁白的方式,来对你说些什么,尽管也就是一个人单方面的痴嗫,不会比梦话强多少。但是我还是会想,你该是听得见的,就像你总是可以清晰地听见,从你嘴里发出的声音或是全身共鸣的声音。

我该对你说点什么呢?是对你青春的外表絮絮叨叨一下?还是尝试绕过你的防备,悄无声息偷偷进入你的内心?你尴尬的微微笑,不言语;我亦笑笑,等待时机。

“稍等…”,你离开键盘,接电话,爸爸打来的。他埋怨你为什么还没有打电话回家,你反驳,语气撒娇而软糯,不都是星期天打电话嘛!眉眼里释放出笑,却稍稍闪过了慌乱。爸爸才想起今天是周六,原是请了假回家,反倒有点愧疚似的无语。于是匆匆几句,都便又都觉得无话可说,相互问好,讪然说再见。

好了,好了,你接着敲键盘。满脑子曾经的温暖,你曾靠在那个男人的背后,享受他风雨无阻的接送,黏在他宽厚的肩膀上,剥蚀着他最好的年华。你以为他有足够多的时间和精力去鉴证你长大,而当你真正离开那温暖,去到另一座城市时,他却也巧合的忙了起来,原来时间对谁都是一样多的,只是看爱给予谁罢了。

哎,你又陷入无休止的回忆,没有尽头的事情还是作罢。

嗯,没错,你是春天出生的。对自认为文艺的你来说,“春天”这词儿,充满和煦和文艺气息。讨厌的是,有那么几年你并不是很喜欢这个季节,湿寒、霉雨,还有那些到处都在流浪的柳絮,还恶作剧般在你的皮肤上留下一块块红疹。大些了,你却越发喜爱这个季节了,你有些刻意的追求内心的婉约,在赏月观星里流连,于敲窗剪烛中做作。偶尔,也沉溺在香疏艳小、寒残雨微的渲染中。不过真的,是真心喜欢春天里的事情,红的花,绿的草,柔的风,鸟的鸣……有点俗?,但却是实实在在充满灵性,它们直直闯入你的眼,嵌入你的心,让你的那双并不很美的眼睛也瞬间流转顾盼起来了。

你又把春天的红绿想的深了,中了《刺猬优雅》的毒?是因为人们喜欢红色绿色这样的词语,才把这词赋予到那花和草的颜色上吗?当你听见或看见这两个词语,就会立马想到相对应的事物,红的蔷薇绿的草?红的桌椅绿的门?所有的被赋予了这个颜色的东西?人的想象力真奇怪,你不可控制地想,那“颜色”这个词呢,又是怎么来的,难道是因为最开始创作文字的家伙,梦中不自觉的呓语吗?那诗词中的“愁红惨绿”、“红肥绿瘦”呢,又是为什么要将如此的形容词装饰到颜色之上?装饰还是涂改还是替换?你也没有接触过描述语言文字来源的资料,你多想穿越到发明文字和语言的时代,去亲眼见证这奇迹的发生,去发掘里面的情怀啊。你热爱文字,却不懂得最合适的表达,新新人类那么热爱语言和文字,却只能运用,只能自我感觉良好。

打住,你拼命摇头,把这些莫名所以的东西从思索里甩出去。

你不喜欢思考这样的东西,乏味无趣,绕来绕去没个结果,还容易迷路。你懒得去想,懒得去花费精力。是的,你很懒,这一点你从不吝啬承认,懒得思考问题、懒得去干任何一件你觉得无趣的事。什么时候你会连眼睛都懒得睁开呢?你自嘲。这或许是一份独特的骄傲,也或许是赤裸裸的偷安。惰性是天性的话,你自得安乐地享受着惰性带来的舒适和惊慌,只纠结于为什么这个年纪,就这个想法。

喝口水,你企图给转换话题,你需要吞咽一口水的时间来过度。

你早就知道,自己是个两面体,一面阳光一面阴郁,一面乐观一面悲伤。但你也知道,你并不特殊,因为所有人都是两面体,中间虚无、两面相悖,却又巧妙的颤抖着连结在一起,也许逐渐融合逐渐复杂,也许继续分离继续远离。

很早以前,你便迷恋于追逐内心深处的真实,但你却如同掉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陷阱,你迷失了,你不知道你该是什么样子,那是一种,让你恐慌的感觉,你不知道你的真实在哪儿。你不害怕将你所有的好与不好都展开来平平整整的给他人瞧见,但是你却害怕给自己看见。你对他人坦诚,却很难对自己坦诚。你热衷于只悄悄的将自我埋藏或是掩饰,留给自己以及他人一个光亮的模样,却继续走在不属于你的道路上。

你的道路是什么?

十来岁的时候,你尚不能分清楚,哪条道路是人们口中所谓的正确。你一眼看中的,偏是那条不需要花费力气,不需要努力琢磨,看上去很明亮宽敞的路,路边似乎还点缀着颗颗小花,未来还充满隐隐的光亮。只是你没有看见路上有很多赶路的人,你天真的以为,你走这条路,也照样可以到达他人到达的地方。你多么的单纯啊,以为只要走,全世界都会为你让路。煲一碗浓厚的鸡汤,误以为只要喝了它,连吃老虎的劲儿都有了。

瞧,你还是你,改不了的。再度回首走过的路,还那么固执地认为,没什么了不起,别人怎样说都只不过像是春天偶尔刮过一阵还带着寒气的风,虽尖锐地刺入了你的皮肉,你却可以故意的视而不见,继续用自己编造的粗糙谎言安慰自己,放任自己在幻象中沉沦,你执拗的认为春天总是会到,花总是会开。但人么,一旦走岔了道,或许就不能重新走回来了,他只能继续沿着这条曾开过花的路走,刻意否认那条所有人都认为是正确的路,舔舔伤口,继续错下去。或许是仍心怀侥幸吧——也许你的路才是正确的呢?

春天是个成长的事情,你却给自己营造了成熟的假象,以为你的所有决定都是在这个成熟的基础上所作的。但春天总是充满无数的可能和偶然,有时候只需要一个小小的契机,便让你看到了事物的本质。你不仅不成熟,还忘了这个春天应该的模样,忘了春天该如何美丽。你对自己的谎言被不情愿的揭穿,你编织的美丽幻象被自我的正视戳破。

当你开始正视自我,拨开内心禁锢着你的云雾,你看见,现实留给二十岁的你的,并非是华丽丽的康庄大道,而是遍布荆棘的羊肠小路。是否能柳暗花明又一村呢,你不知道。可是你告诉自己,该做的还是得做,该放弃的仍然得放弃。

哎,你呀,我知道你彻彻底底烦了我,春天里被我直勾勾的盯着一定很不舒服吧。好的,好的,我走开,不挡着你喜欢这个春天。我用二十岁的眼光注视着你,黑色眼眸里面映衬的,是我的样子也是春天的样子。

哎,你呀!

 

二十日记·二 【潜安】

才上午十点,我跟这个世界失联了。原因?我把自己的影子弄丢了。

丢影子在这个世界里是常有的事,没人会在意或是报警,人们总有各种理由把他弄丢,甚至有些人从一出生就没有影子,就像先天是瞎子或者哑巴。小时候我跟姐姐们玩游戏,看谁先哭,我就想到如果外婆去世了,姐姐们不理我了,越想越难过,越难过越想哭,使劲想使劲想,这个时候我能听见一个声音,那声音像线一样拉着我把眼泪流了出来。然后我就笑了,我拿着镜子看满脸泪痕的自己,觉得我真是个天才,该去做一个演员。

这是冬日里最后一个晴天,我约好跟我的影子见面。我怎么知道是最后一个晴天,因为我知道雾霾总是躲在我背后诱惑我,于是每一个晴天我都觉得是最后一个。我和影子在一起这么多年,但我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就像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总是跟在我后面一样。我想跟他见上一面,把事情说清楚才好。他该有自己的样子,夜晚我入睡后他该到自己的世界里玩耍去了,或者影子们本来就有自己的世界,那个有光才能显露的世界,但是我搞不懂,为什么在我决定要见他时,他却突然消失了。

我是站在太阳下时才发现,我没有那些先天性缺陷者们幸运。我没病、不残疾,看得到听得见,身体唯一的异常就是总是太正常,这跟我以前见到的丢影子的人有很大差别,但我的影子还是不见了,我找了也找不到,越找越觉得不能失去他,这个事情让我很烦躁。

我听说,世界的阴暗处,有一个剪影子的人,他把人们的影子偷走,用能力操控他们为自己做事,那些影子在他的手下发挥出比本体更大的作用,而影子们同他签的契约就是永远不要醒过来。所以我见过的那些丢影子的人,一天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但我睡不着,人们看不到我,像不存在似的,我动了一下脚步,瞬间已是千里之外。

我,这个没影子的蠢蛋,竟然变成了光。

不到一天,我游览了全世界,满世界都是密密麻麻我的脚印。我走过了这个世界每一个地方、每一个角落,都忘了找影子的事了,天暗了下来,在太阳落下去的海域我找到了那个剪影子的人。

他蜷守在一条小船上,看样子是知道我会来,我丢影子这个事儿,在影子世界早就炸开锅了,以我现在的速度,可以在任何节点洞穿他。他显然知道自己的处境,不用我开口,就请我上船,带我去聚集和储藏影子们的地方。海面上风很大,小船随着海浪起伏着,像一个摇篮,我闭上眼睛,去感受每一个浪花的冲击,我睡着了。

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被关在了海底。周围都是镜子,我往任何地方冲击,海水都会改变我的轨迹,让我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漫无目的地游走。我想停下来,我太快了,我的速度是在减慢,但我知道当我停下来的时候世上已经过去很多年了。

把自己囚住是件很无聊的事,我现在在影子们的世界,就算我停住了,只要身上还在发光,我仍然逃不出这个地方。我想我要是有瓶墨水就好了,往头上一浇,保证连亲妈都不认识,又或者我有自己的影子,可现在我的确什么都没有,我做不到不发光,所以我出不去。

剪影子的人在镜子的另一边出现了,我知道,他迟早会来找我的,我还是不停的走,没有停下来,我也不想搭理他。管理这么多影子,他早就累了,说不定想跟我签个约,和他管理的影子一样,来让我替他做事,他自己享清福。他说话了,乱七八糟滔滔不绝,每一句我都想凑上去听,我记得住每一个词,却不明白任何一个意思。“你知道你为什么能发光吗?因为你是一个没有温度的人。”我想起了我影子临走前对我说的一句话。是这个原因,我才听不懂他说的?

时间回到上午十点,我找到了一处空旷无人太阳刚好能照到的地方,我对我的影子说,你是我的,他还是那么沉默的不说话,但随后,我就看到他逐渐从我的脚下一点点的离开,直至脱离。我以为他会站起来,拍着我的肩膀说:“好哥们,一辈子。”但事实上没有,他比以往任何时候还要长,长的脱离了我能看到的最远处。我的影子,我的影子,他从我的视线消失了!这样说来,他并没有对我说话。我总是这样,总是自信的以为他会跟我做一样的动作,就连说话也一样。

那我的影子不是你剪走的咯?剪影子的人没有回答,他来这里做了一件很无语的事,就是为了告诉我,我是一个没有温度的人。那你要怎么样才肯放我出去?你出不去的,你要一辈子都待在这里,除非...除非什么 ?除非你的影子忘记你,那样你就不会再发光了,你就可以融入黑暗,去你想去的地方,我向你保证,速度绝对不会比光慢。

很多年过去了,我停了下来,我还是那个没有温度的发光人。

青春的光芒

左岸记:弱冠弄柔翰,卓荦观群书。二十年华,停一下脚步,回首青春岁月,有如才子者,似王子安弱冠之年,学问文章,如江如海,然则时光荏苒,忆往昔,浮生若梦,人生几何,看今朝,年华似水,匆匆年月几时休,惟静心明志,而立当下。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