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与你的人生合影

与你的人生合影

朋友是摄影师,我开玩笑说他早晚失业,单反横行和软件助力,虽然毁了别人的一生,却也能毁了他的职业。他笑笑说,没有那么多会取景的和自信的人。只靠这两点,他还是能活到该活能活的时候。

“考察一个人的审美和自信,最简单的方法看他/她拍照摆的姿势,以及给别人拍照选取的角度,取景框里的风景。”

“自信的人总是和环境很和谐,融入而又成为焦点,不会手足无措,美丽着自己的美丽。而手足无措的是大多数,老话说,照相勾魂,很多人在照片里不单纯是魂被勾了成木偶了,甚而僵尸般的空洞眼神,扭曲的身姿,与周遭格格不入。”

“而给别人拍照,除了闺蜜毁人不倦之外,没谁不想拍好。但虚实结合、黄金分割、前后景深、留天留地、视觉焦点什么的,太专业了显得呆板,不专业了取景框里永远和自己看到和想象的不一样。”

推事及人,人生无非也是个如何自信面对自己和取景框里的风景。

没谁不愿意展现自己的美丽,也没谁不美丽。但真的到了需要拍照的时候,因为是要给别人看,或是要真正看到自己了,却连最起码的从容淡定都没了。目的性颤抖,越想展示自己,越表露自己的丑陋和局促。还是,越接近真相,发现越需要面对的其实不是别的,反而是面对自己?

畏惧自己和恐惧人生,充满欲望却又随时意兴阑珊,是这个世界的主题。想来无非是,“我没有想象的好、世界比我想象的坏”的另类解读罢了。因为我们与想象的自己不同,所以面对镜头,我们总是扭捏到支离破碎和扭曲,追求那个幻想里的自己;因为总觉得世界很坏,真需要与他和谐的时候,不是觉得背景不错自己多余,就是自己不错,背景不够好。

我们一直以为自己和周遭在格格不入,却不明白,你要美丽总是需要和周遭和平相处。冲突和反差或许会带来视觉冲击,但依旧需要小心翼翼的设计场景。谁都设计不了人生,最多是个经历,因为你设计的结果和现实总是似是而非。

人总是希望自己本身就是一道风景,连做到风景里的风景都腻腻歪歪。结果却是不仅自己成不了风景,连好端端的风景都被你糟蹋了。而那些和周遭共鸣的,又自身可以熠熠生辉的,总还有可能在人生的段落里美丽几次。

至于如何取景,我们总是以为自己了解自己的世界,但我们的取景框却总是那么的没有美感。同样的风景,别人总是看到自己看不到的美丽,自己总是觉得美丽无迹可寻。越努力发现美丽,越发现世界比我想象的更丑陋。

成功的人睥睨俯视这个世界,于是世界变得平面二维,没有起伏嵯峨;失败的人跪拜仰视这个世界,总觉得人生高不可攀;大而化之的欣赏气势,失却了细节的美感;细致的人,支微末节的问题都捧着研究,觉得不完美;更多认命的人,草草了之,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懒得换个视角,美不美与我何干?

人是个依赖视觉的动物,或许自从人类有了谎言,人就更相信自己的眼睛。但你却不愿意试着变换一下看待世界的角度,我们擅长笃定世界应该是什么样的,却从来不愿意相信世界本身是什么样的,更不愿意让自己看到世界是什么样的。

审美总是个敏锐和经历的事情,你觉得不美的一定丑陋,你不愿意了解的一定不美。没有谁的敏锐是与生俱来的,人生的美丽多多少少也是自己发现来的。别告诉我你发现不了美丽,无非是懒到不愿意换个角度多做几次尝试罢了。

我们总是想标注生活,于是四处留影纪念。我们是最烂的人生模特儿,我们既不会展现自己的自然美丽,又学不会心目中的各类pose,永远与人生和世界错愕。我们是最蹩脚的人生摄影师,即发现不了美丽是如何存在的,也不知道美丽该如何搭配。我们既不专业也不职业,却埋怨这个世界不美丽,自己不是自己想要的模样。

自然是美丽的,自然也是你的朋友,前提是你需要朋友;当你失去了与自然面对面交流的能力,也就失去了与世界、与美丽面对面交流的能力。也就失去了倾听自己、阅读自己、认识自己的能力。及至你的人生和这个世界,大抵也如此。

数字时代,天下大同,人们只所以还敢于拍照。勿论自信,大多是因为可以随时删除吧。或者是美颜、美图系列,加工的幻化美丽,却心知肚明不是自己。怕只怕,风景不错,只有你碍眼,移除了你,似乎更美丽。

可惜这个人生、这个世界,美丽与否,取景框里的人生,都是祭奠,很难幻化,注定留下痕迹。

人生合影

左岸记:什么样的照片最动人,往往是随手拍下的瞬间,场景中的所有都是那么的谐调自然。出色的拍照技法当然能让照片表现得更加的精彩,但真正感人的东西绝对不是装出来的。只有与自己和平相处,才能遇见真实的自己,坦然面对自己的优点和缺点。当人能够与自己相处的时候,他其实是找到一种与万物相处的方式。如果不能够,就需要被各式内容填充。相处的前提,是容纳,开放,然后是温柔和悠长。如此,一两个灵魂,几片叶子,都可喜悦。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