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天注定,犹可为

天注定,犹可为

文/阑珊雨潇

说,天注定。

开头不敢说谈,左岸读书藏龙卧虎,我比较喜欢的,除了左岸兄,还有德鲁伊,于震兄等等。所以还是以说开头吧。

首先建议大家看一下贾樟柯导演的电影《天注定》。

这部电影大概讲的是,一部分人,在特定的环境下、遭遇中,人的思想会变得极端。极端的行为有暴力、杀人、自杀……等等。

我对此也深有感触。当然我是绝不会去杀人放火的,可能我和大多数人一样,思想还没有成熟稳定的时候,往往会偏向极端。虽然说,到最后,那种极端也只是一闪而过。你很想去捕捉,或者去享受,或者去意淫,可是又偏离现实。

《天注定》没有公映,我后来百度了一下,比较正确的结论是,这种现实的电影,有的时候,人们不会去反思,而会去学电影。这是非常可怕的。

然而这个反思,我想也不仅仅是“人们不会反思”这么简单吧?

后来听锵锵三人行中谈到了《天注定》里面的情节,延伸到了前段时间的那三个越狱的杀人犯,再延伸到了目前农村大部分人的思想。

简单举个例子,有一个越狱犯,他父母都说,赶快抓了吧,省的我们操心。还有一个,把父亲的门牙打掉。我想说的是,这不仅仅是人性的问题,而是与社会制度、传统文化、教育、道德,等等一系列相关的问题。《天注定》里的他们没有受到良好社会制度的影响,更别说良好的教育、环境的塑造、道德的自我约束等等。这才是《天注定》所要表达的东西。

我们要反思什么?对于一个人来讲,是在我们的社会“发展中”要稳得住,有平常心,不浮躁,不极端。更重要的呢……

总结一下吧。我个人认为,左岸读书是个“穷酸书生”的聚集地。这里说的“穷酸书生”,是褒义的,而我在这里,看到的,更多的是一个个自我实现,追求上进的兄弟们。

最后,祝每一个关注左岸读书的“穷酸书生”们,新春快乐。

天注定

左岸记:贾樟柯一心想着《天注定》能在国内上映。只是,他太乐观了,乐观到他忘了这是一部现实题材影片。在如今国产电影“娱乐至上”的镀金年代,现实题材永远不受待见,因为很多人根本无法直面真实,但就算这样,贾樟柯还是非常用心地去拍了这部电影。至于作者文末概括的左岸读书是“穷酸书生”的聚集地,我敢说,“穷”不见得,“酸”倒是有点,“书生气”嘛,在这个时代可以有一些。

好吧,附2篇关于“穷酸书生”不同见解的文章(文章是很早以前的):


附1:文人穷酸书生气

文/凝冰素骨

一回到家就抱怨。抱怨在大学看到的丑恶现象,俺娘说我实在是太纯洁了。抱怨在大学我没有了诗意,俺娘说我已经完全不是一个正常的人了。

于是昨晚反思,我,身上所有的性格,都与古代文人书生无异。不知是受他们潜移默化的影响呢?还是我本身就是这样。

从来形容文人就没有什么好词,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百无一用是书生”、“穷书生酸文人”啊的。可惜很不幸,我们家从小对我两手抓,就是希望把我培养成这两种人。所以我从小就以学习成绩优异为荣、文采飞扬为傲。直至今日,已而成年定型的我,才知道自己也只能成为这两种人了。

文人假清高。进了大学我才发现我身上的优良品质。我居然是那么正直、清高的一个人,坚决不与世俗同流合污。古代文人爱玩什么“众人皆醉我独醒”,得到的只有世人的讥讽。我呢,把自己打磨成了个道学先生,估计也没少得到别人心里的暗骂。

文人爱隐居。为什么爱隐居?要么科举落第、要么官场失意。这个跟我很象。所以消极避世。

文人书生都懦弱。他们可以吃苦,吃头悬梁锥刺股十年寒窗苦,但却不能吃粗活累活身体上的苦。我呢?为了这个大学入学军训我生生从高中军训完开始就愁了两年。

文人书生也有义气。莫道文人无用,君不见“投笔从戎”、辛弃疾“挑灯看剑”?我也有热血沸腾之时,路见不平之义。

文人书生最终都会屈从于时代。古代人为什么读书?为的不过是科举考个好功名。不过是符合当政者的意愿。而就算是最终“不才明主弃”,也顶多是找个山沟隐居起来了事,决不会想到造反,推翻这个王朝。所以历代造反起义者大都是武夫。我也是一样,我傲气、傲于世俗,却绝不叛逆。我还是喜欢努力迎合别人,迎合这个时代对我的要求。做到大胆地真正的反叛,我却是不敢的。

最后一条,文人书生穷酸。其实没什么本事,不过就会摆弄两个文字罢了。嘴里经常蹦出两个酸词。可却以此引以为傲。觉得这是天大的、了不得的本事。看不起没文化、不会写文章的人。不管身处何地,都得写诗文抒发自己的感觉,就算死之前也不会忘。而我,讨厌没有诗文颐情的日子,爱疯了博客这样东西,因为它给了讨厌用笔写日记的我另一种记录的方式。

文人书生悲哀啊……他们是被时代遗弃的产物。而我,随着学问的增加、文笔的增长,身上的文气越来越重,凡事越来越浪漫主义理想化。可随着接触社会的增多、年龄的增大,不可避免的变得更为现实。两股劲把我往两边扯,感觉自己就像要精神分裂了一样。所以接触中文这个东西一定要慎重,它是世界上最毒的毒药,一旦迷上了,无药可解。

另,文人最大的本事我现在却快没有了,那就是——用笔写字。我现在用笔写不出正常的字来了,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拿起笔,甚至连文章都写不出来,连句顺口的话都写不出。可一碰到键盘,仿佛文字不用经过脑子,直接化为指尖轻微地触碰了。现代化害人不浅啊!


附2:有感于“穷酸书生”

文/山雨大叔

“书呆子”“文人误国”“穷酸书生”“百无一用是书生”,之前听到这些说法无论你是个书生还是武夫、富官还是巨贾几乎不是全完接受但也不得不黑认。因为一直以来文人的清贫,文人的自命清高,文人的曲折命运的例子不胜枚举。这些使得到今也没能抹去不少人脑子里,甚至是骨子里对舞文弄墨的文人之偏见,以至于如果你写得一手好文章便会有人八九不离十的认为你肯定是个穷得酸不溜湫的“文人而已”。这当然是与几千年的封建社会思想对文人局限禁锢有关。

“文人必须高风亮节”,那时的文人一但沾上财富、金钱,你便与高尚无缘,便满身的“臭铜味”是登不了大雅之堂的。如此一来文人不敢富,富人不屑于文。

另外统治阶级听不得不同的意见,所以说真话的文人必须受尽煎熬和曲折,不讲真话的便阿谀奉承,所以“文人”最终“误国”,于是乎,文人除了“自娱自乐”和戴着一些所谓的“高风亮节”之虚名外,几乎便是“百无一用是书生”了。

再说,以前你想做个“文人”也不容易,你有见识,你有学识,你倾尽心血把它写出来,也不见得“见于天日”,要发表一篇文章,得经过多少道的审批呀?于是,不管你是文人还是你想做文人都差不多被压抑到死。

而如今,“文人”还是过去的“文人”吗?答案当然不是我来说了算,也不是你我能左右得了的。能够为文人争回“面子”的,如今只有非互联网这块“沃土”和提供“养料”的国家阳光政策莫属 (“沃土”和 “养料”谁重谁轻,暂不在此论道)。

随着互联网的出现,论坛,博客也得以繁荣昌盛,于是不论你是真文人还是假文人,无论你是“主流”还是“草根”无论你是“大腕”不是“胳膊”都能粉墨登场,各显神通。就象大家说的一样“这里发表不用审批,爽!”,当然还不是绝对,不过这种趋势就如滚滚的江水一样向前奔腾没法阻挡。

我曾对一个对在论坛和博客里“混”的人表示不予一屑的朋友说过“再过五年十年,或是更快,如果你还不能学会打字和写点东西的话,可能真的落后了,如果你已没法改变自已了,那赶紧培养你的儿子吧,否则他会怪你的。”

能够“舞文弄墨”其实与“无用”与“穷酸”与“误国”并无必然联系,而它只能与落后的思想有联系。能够把自已的思想表达得清楚,这不但是人类必备的基本功能,也是人类的一大优势。善于表达的人才是善于总结的人,而你只有把自已的思想见识和经验用文字表达出来,你才能与别人分享、学习并使智慧和经验得以传承。

如果通用的前任CEO杰克.韦尔奇没有出色的表达能力,便没有《韦尔奇自传》和《赢》等风靡世界各地的管理经典;如果华为的老总任正非没有出色的文采便没有曾经鼓舞和振奋一代华为人的《北国之春》;如果地产界的潘石屹没有自已的博客,他的诉求,他的声音便只能被淹没在芸芸众生之中。他们都是些“穷酸书生”吗?当然也不排除有专业人士为他们的文章润色的可能,但是如果他们没有一定的表达自已见解的能力,能有如此精采的思想碰撞,和精辟的论述吗?

其实,从比较学术的“顾郎之争”到“寒韩与白烨”的雅俗之争,到专业的“潘时之争”无不说明一点,就是你的荣誉,你的利誉,你的财富有时是离不开这支笔的,这应该就是我们和平年代里必须握紧的“枪”。

当然,我们表达思想并不都是为了争论,我们主要的目的还是分享和学习,就象在儋州版里那些把自已的生活所见所闻,情感的五味十色倾诉在这里时,相信写的人是充实满足的,读的人也是怡悦舒怀的。所以大家何乐而不为“书生”呢?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