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谁错过了谁,谁又成全了谁?

谁错过了谁,谁又成全了谁?

文/刘姓懒人

我从今天开始彻底解脱了。酒桌上李珂晃着脑袋郑重宣布。

恭喜恭喜。大家纷纷举杯表示祝贺。

他的女友,现在是前女友了,刚向他提出分手。

李珂早就在盘算这事,正愁求之不得呢。可他没有马上答应,他得表现出巨大的悲伤,装腔作势挽留两句才表示尊重她的决定。他说,我们没有错,错的是时间。这是他与女友们分手时的官方辞令,套用多年,百说不厌。

 

他们俩是老相识,曾在高中时做过一段时间同桌。多年后她满怀着爱再次出现在李珂面前,适逢李珂的空窗期,他刚结束一段乏善可陈的恋情,正百无聊赖着,瞥见一旁静候已久的老同学。

她深情告白,爱慕之情是在那节数学课种下的。

很奇怪,生命中总会有一些点,渺小但深刻,如弹孔般打在心上。

那节数学课,老师顶着秃头把 LogB 念作“ 劳个必 ”的样子戳破了李珂与后排同学无聊的笑点。他们私下鹦鹉学舌一整节课,终于影响到向来专心的同桌,也就是他的前女友。同桌并不擅长开小差,被老师捉到捂着嘴偷笑的样子,紧接着被叫起来回答问题。李珂有点小聪明,数学成绩一直不错,他见同桌无辜受难,火速伸出援手,悄悄告诉她,选 A 。

这道题我们刚刚讲过!怎么可能选 A 呢?老师敲击着黑板上的 logB ,意味深长地说,小姑娘要自爱啊,不要一天到晚和男生讲废话,没点样子。

全班同学暧昧得笑起来。同桌杵在那儿,站坐两难,窘迫得不行。倘若地上有个洞,哪怕是茅坑,她都会毫不犹豫地跳下去。毕竟有时候粪便比语言和眼光干净的多。

李珂未曾预料会有如此后果。少年时期的他三观端正,正义感十足。一股热血冲破头顶,他站起来向全班声明,同桌是无辜的,他才是应该被归咎的。

他神情严肃,声音洪亮,面对着黑板上方的五星红旗浑身上下发着光。那是他人生中的辉煌时刻。 后面的生活里他再也没有像那般挺身而出。

前女友告诉李珂,当时我在你身上看到勇敢与担当,在我的梦想里,爱人必须具备这两种品质,所以你就是我的梦想啊。

他一直抱怨自己被前女友用这句话绑架了。可当他站上前女友的位置时,他也妄图用这句话去绑架别人。

 

分手后李珂追求起了女神,也是早早计划好的。他思念多年,把女神当做毕生追求,尽管双方只见过寥寥数面。一见钟情的坏处在于你只有一次机会并且很难有所改变,岁月和前女友并没有磨平他的执着。

他在大学时初见女神便苦苦追寻,无奈线索屈指可数,除了体貌特征,只晓得她是本校在读女学生。学校里吃住着几千个人,千里寻她犹如大海捞针。

有好事者出了个馊主意:学校虽大,但住宿区面积有限,到女生宿舍挨家挨户普查一遍一定有结果。

李珂听他分析得头头是道,当晚便采取行动。他搞来辆三轮车,又租了套设备放在上面。吃过晚饭从食堂出发,就着身后震耳欲聋的音响音量,声势浩大。沿途播放事先录好的寻人启事。

正值期末,那个傍晚几乎所有同学都放弃了复习迎考,被他呼唤出去,夹道围观。夕阳披拂,他全副武装,坚定不移地行进在早已被群众铺开的路线上,浩浩荡荡。

当他笃定地转进宿舍区时,前方人群中出现骚动,有动静!他惊喜交加,想到女神半推半就地被护送出来,与自己胜利会师的场面。一路的艰辛酸楚忍辱负重总算到了尽头,心念至此,他更是信心爆棚,包裹着喜悦,奋力向前踏去。

最终李珂功亏一篑,被学校保安拦下,所有装备包括三轮车皆被没收,还被记上扰乱学校行政纪律的处分,损失惨重。

事后他没有气馁,可四处奔走,多方打听之下仍一无所获,日子久了沉淀成一桩心事。

 

亏得有机缘巧合,兜兜转转之后他终于联系上女神。那时他和前女友已经貌合神离,艰难维持着关系。事实上只有前女友单方面做出努力,李珂总是肆意地消极对待这份感情。

他们难得约会,约出去也是例行公事,草草收场。最后一次是在前女友生日当天。

那天李珂心情愉悦,晚饭后破例陪她去看一场话剧,其实是睡了一整场。出来时夜色已深,李珂急着回家,扬手打的。

前女友制止道,坐出租车多不划算呀,去坐地铁吧,还有一个小时才停运呢,不过我们得快点赶到地铁站。

一张小手化成一把钳子,拉起李珂飞奔进黑夜。

街上没灯,前景不明,他们顺着路边的梧桐树盲跑,像是在铁轨上飞驰。奔跑中的李珂感到冷风从耳旁割过,吹来前所未有的安心。他听着她的喘息声,与自己频率相同。那一刻,他忽然认定她是坚定的车头,值得信赖,就算脱轨,他都紧紧追随。他笃定的很,比确信她倾注的爱远远多过自己的还要笃定。她的爱让他坚信,无论在黑暗中奔跑多久,前方总还有一个站台在等候。

 

但生日过后前女友就隐匿起来,杳无音讯。李珂懒得找。日子沉寂了很久,在李珂意识到时她已用短息告别,带着当初带来的一切彻底消失。

 

坦白地讲,后来李珂确实过得比以前开心。心怀梦想,他对每一个明天都抱着期许。他苦练书法,手写多封书信以鉴真心,将它们寄出时怀揣着亲手发射火箭般的激动。即使火箭最终沉没进宇宙,即使他从没等到回复。性格急躁的他后知后觉,原来自己在等待上是有天分的。他觉得在爱情里,等待太寻常了,只要是真诚的期盼,耐心和时间都是最廉价的成本,两者皆可抛。他当然也破费送出过一些礼物,全是集思广益收集来的泡妞的结晶。女神很客气,收下一个照相机,其他物件如数返还。

他仿佛受到鼓励,尝试约起女神,多次未果。有回终于得到暧昧的答复,他为之振奋,激动得像是重获了新生。呕心沥血地策划约会,期间食不知味、魂不守舍,仿佛生命所有的意义就是与她见面。

他做足了准备,约会当天穿戴得格外隆重,但由于兴奋过度,遗落了钱包。

值得庆幸的是女神到底没有出现,李珂坐了通宵后失落而归。

 

他追进了一片沼泽,几个月过去未取得任何进展。朋友们见其狼狈,劝说放弃,有些姑娘生来就住在城墙里面,可以随时出来,就是不准别人进去。

可他尚在兴头上,哪里听得进去?还一意孤行地辞掉工作,单枪匹马追随女神漂去了她老家北京。

 

李珂一降落北京便不停咳嗽,日日夜夜地咳,咳出了支气管炎。他想在生活稳定后给女神一个惊喜,抱着恙体偷偷在她的住处三元桥附近租了单间,每天天没亮就外出寻工。

将近过年,整个世界都心不在焉,他奔波劳苦,可工作一直没有着落,每天得闲就去朝阳公园瞎逛,偶尔看到新人拍婚纱照,一看就是一下午。

有天他在外逛得晚了,回家时发现地铁早已下班。他嫌坐出租太贵,选择步行回家,顺路钻进一家小饭店吃晚饭。店里的猪肝炒得不错,他饿得不行,贪嘴吃了好几盘,到家后开始上吐下泻。起初他只道是寻常腹泻,干脆坐睡在马桶上。直到凌晨时分,其他内脏都翻滚起来,实在是疼痛难当。他爬遍公寓,无人帮助,室友们都已放假回了家。他悲愤地想到自己即将因几块猪肝丧命,万念俱灰之际想起女神,感叹出师未捷身先死。而后立即拨打给她,再不考虑尊严与想要带给她的惊喜。

拨通后李珂等了八秒,女神在一片喧嚣中和他说上话。

他说,喂喂,你听得到吗?我是李珂。

他忽略听筒里塞满的嘈杂,继续说,我现在在北京,其实本来不想找你的,但是我现在有点麻烦,想见你一面,可不可以?喂,你听得到吗?方便的话能不能帮我叫急救车?我觉得自己快死了。

他把话筒拿开,捂着嘴猛咳一阵,感到身体痛到麻木。他贴近手机,虚弱地说,我就住在你家附近,现在情况很糟糕,可能等不到你了,你要知道我爱了你很久,你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你听得到吗?你是我的梦想。

他说完便开始流泪,侧躺着聆听另一边的欢呼与疯狂,眼泪从眼角滑上手机,淌到地板上。

直到眼泪默默汇聚成小水泊,才等到女神说话,你刚刚说什么?我现在住在廊坊啊,而且我又不认识你,神经病!

李珂等到天亮才起得身,一颦一笑都得小心翼翼,生怕惊扰出消失不久的疼痛。试探片刻觉得自己恢复了,说是恢复,其实更像是重新活了一遍。

 

过年前他回到上海,朋友们替他接风洗尘。

喝上几杯,他晃着脑袋说,我现在是彻底解脱了。

恭喜恭喜。大伙纷纷举杯表示祝贺。

他不停地喝,一瓶接着一瓶,喝得在座众人面面相觑,意兴阑珊。只见他吹完一瓶啤酒就摔坐到桌下,哇得一声吐一地,眼泪跟着飙出来。大家心里有数,赶紧安慰道,有些东西该放就得放,放下了还轻松一些呢。你一个大老爷们别再跟个不长眼的女人一般见识了。

李珂嚎啕大哭,满面鼻涕。他哽咽着说,我是想到我的前女友啊。我真是个畜生啊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他无端记起那一天生日,那一场夜奔的姿态。前女友拉着他,始终没有回过头,但急促的喘气声和手掌的温度都拥抱着他,告诉他,没有关系,你不会落下的。她是车头,也是站台;她会保护他等候他,李珂深信不疑,所有的有恃无恐与心安理得都来源于此。他明了,地铁还是出租都无关要紧,她无非是想与他共处得久一些,哪怕是在深夜逆风奔跑,做尽世上最狼狈最不浪漫的事也无妨。不管怎样,她就是想与他在一起。

他在女神身上看见从前的自己,在自己身上看见过去的前女友。时至今日,他终于知道前女友承受过的伤心和绝望,善恶有报,这些感受经由女神之手完完整整地还给了他。不仅如此,还让他背上了无穷的内疚,那是一种更深重的痛苦。

有人说,快去把她追回来。

他拼命摇头,说,那样是侮辱她、伤害她。我已经辜负了她,没脸再去见她。

他说,我现在是一部废弃的列车,等不来任何人,也错过了停靠的最佳时机。但我又不能往回开。错过就错过了,我能做的只有强迫自己不要后悔。

眼见他越哭越不成样子,几乎融化在地上,大伙想起他的前女友,那个总是安然陪在他身边的小小身影。

各自神伤惋惜。

 

不错过

左岸记:活在自以为是的世界里,注定是要吃大亏的。一个人做好自己的选择,但尽量不要用自己的心态去揣摩别人的心思,虽有将心比心之说,但重要的决定还是真真切切去确认一下,才好。到最后,李珂又自以为了一次,这一次,他做对了吗?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