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知真相,讲道理,才是真善良

知真相,讲道理,才是真善良

文/白小帆

当年读大学的时候,曾经和人一起合租,合租的姑娘娇生惯养,据说在家过了18年,连垃圾都没有倒过。所以从各塔合租的第一天起,我就扮演起了老妈子的角色。她从不买菜,不做饭,不打扫房间,不刷碗,甚至不刷厕所。除了洗自己的内衣裤,她简直过得像一个公主。后来有一次我生病了,在床上躺了三天,她就让屋子乱了三天,第四天我忍无可忍地爬起来把屋子打扫了一遍,扔掉了所有的垃圾,洗干净了所有她用过的杯子和碗。两个小时以后她回家了,带了外卖回来,吃完之后,照例把用过的碗筷堆在了洗碗池里。

我忍无可忍地发了飙,后果是之后的一个星期里,她四处告诉所有的人,我是一个多么不近人情的人。你看,她那么可怜,从小都没有独立生活过,长这么大第一次离开爸爸妈妈,本来就方寸大乱。而我,从小就独立生活,有娴熟的生活技巧,却不肯对她有任何包容。于是有人来告诉我,你应该宽容一点,善良一点。我张口结舌,气得回家哭。

我有个朋友,被男友劈腿了。几年之后,男友和新欢结婚了,但是过得不幸福,是他们自己生病了,还是孩子生病了,我已经忘了,反正结果就是,他们回来找我的朋友借钱,说是救命。我朋友不假思索地拒绝了,于是也有人告诉她,你应该善良一点,无论当年发生过什么,这毕竟是一条命,朋友跟我吃饭的时候敲着桌子大骂。我知道她为什么骂,当年她失恋以后万念俱灰,喝酒喝到酒精中毒进医院,她自己那条,也是人命。

其实你会发现,这样的场景在生活里很多见。好比你去买东西,一个比你岁数大的人的插队在你前面,如果你和他争吵,那么可能就会有人说你斤斤计较,不吃亏。好比你去坐车,一个老人提出要和你交换上下铺的位置,你如果拒绝了,可能就会有人说你小小年纪不懂得敬老,这么点方便都不肯行。如果你的工作伙伴不负责任,给你造成了巨大的困扰,而你发飙的时候,他抹着眼泪从你的办公室里一路飞奔出去,那么不要半天,你“嘴不饶人,把人活生生骂哭”的名声可能就会传遍全公司。如果你过得还算不错,而一个穷人侵犯了你的利益,那么在你对他追究责任的时候,就可能会有人骂你为富不仁。

你看,总会有那么多人,完全不问事情的起因缘由,就自顾自地站到看上去比较弱势的那一方去。后来有了网络,我发现这种善良的人越来越多了。好比说,你总会看到杀人抢劫的新闻里,有人在悲天悯人地说——如果有足够的钱,谁会去抢劫呢。

可是后来我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这些号称别人被抢劫,被欺骗,被背叛,被压榨,都仍旧应该心存宽仁的人,当自己利益被触犯的时候,往往也是跳脚最快的那些人。我亲眼见过一个告诉我们“抢劫犯也是生计所迫才会去抢劫,值得同情”的人,在自己钱包丢了以后指天誓日地咒小偷全家去死。我也亲眼见过一个指责我“你比我有钱多了,干嘛不肯帮我买单”的人,因为朋友找他借了个包,却晚还了一天,就此和朋友翻了脸。从此我就明白了,原来这些整天把善良挂在嘴边的人,和善良两个字实在没什么关系。

他们有些是希望世界上有越来越多的不懂得反抗和据理力争的人,这样,在他们想要不讲道理占便宜的时候,就会越发顺遂。另外一些,是想表达自己有那么深邃的思想和那么柔软的心灵——反正被伤害的也不是他们。当然还有一些,则是根本就没有任何独立思考的能力。他们选择善良,只是因为做一个“善良”的人,要比做一个“讲道理”的人轻松。你看,你只要站在看上去可怜的那一边就好了呢。就是这样的几种人,凑在一起,而为了达到这样的目的,他们无所谓事情的真相,无所谓事实的真相,无所谓事情的道理,无所谓那个真正的在这件事里受了委屈或者做出了付出的人是多么需要人的体谅和支持,他们只会为了那个自己想要达到的目的,没有任何责任感地说出轻飘飘的空话。

——你应该善良一点。真奇怪呢,我为什么要善良一点?所以我在想通了这个道理以后,我就选择不要做一个“善良”的人了。我只要做一个讲道理的人,也负责任的人。我在意真相,我在意道理,我在意在一件事情里真正付出努力并最后被辜负的那个人。我也在意一件事情里无辜被伤害却深知不能为自己讨个公道的那个人。

一件事情,我只想知道它本来的面目,我不想看谁流泪了,谁控诉了,谁颤巍巍在风中发抖,或者谁喊得比较大声。我不想听谁说他是无心之失,听谁说他是好心办了坏事,听谁说他只是不知道,不懂得,这些都不是他们该得到支持和原谅的理由。无知即恶。蠢即恶。伤害即恶。这世上有些东西,起因比结果重要,比如追寻梦想。而有些事情,结果永远重要过原因,比如伤害别人。如果我认为捅人一刀是表达友善的方式,于是去捅了人一刀,那么这绝不说明对方应该因为我本无恶意而原谅我,相反这只能说明我是个白痴。

这世上最大的恶,往往都是以善良的名字四处横行。恶人的自大帮凶,也常常是那些根本不需要为自己所标榜的“善良”做出任何实际付出的“善人”。

原文:对不起,我不是个善良的人

看起来很好吃

左岸记:不明真相的善良往往是被利用了的善良,这样的杀伤力非常的巨大,尤其是现在网络的发展出现的网络言论暴力,这种杀伤力更是有几何倍的破坏力。所以,要谨言,慎行,每个都应该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

附:王二小——我想当好人

晚上,我和小五一起吃烧烤,小五请客。

小五,是我一间门面房的租客,他是修电瓶车摩托车的,为啥请客?就因为我帮他办理了营业执照。我觉得,作为房东,我有义务协助他开具租房证明和办理营业执照,这是我分内的事情,压根没必要请我吃饭呀!

但在我们淮北,做事都讲究个里子和面子,办完事之后,刚巧赶上吃饭的点儿,小五硬是不让我走,盛情难却,我便应允了。

晚8点,我和小五在一家烧烤大排档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人家请客,咱也不能白吃白喝呀,我便到旁边的超市的买了一些酒水饮料,这也是我们淮北人一个习惯。

刚刚坐定,就看到一个醉酒的男人躺在马路边上,外套被仍在一旁。

我说:“店家,你报警吧,这么冷的天,还有那么多的车来来往往的,会出事的。”

老板说:“没事,他喝完酒经常这样。”

我说:“还是报警吧。”

店老板装作没听见我的话,径自闷头烤着羊肉串。

我说:“小五,你打110。”

小五说:“我不打。”

我说:“那人会被冻死的。”

小五说:“死就死,和我有个蛋关系?”

我说:“你打个电话吧,又不耽误你的事儿。”

小五反问道:“你咋不打?”

我说:“我手机没电了!”

最后,报警电话还是没打。

手机没电是理由吗?是,也不是!如果我真的想报警,我可以到旁边的超市去打固话,或者借小五的手机,我自己拨打。

但是,我没有这么做!我平时觉得我的觉悟蛮高的,但是关键时刻,我还是选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顿时觉得自己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看官看到这里,可能会骂我没有同情心之类的。

我接受。

哪地方的好人多?

网上!伟大的互联网上!在互联网上,好人真多呀!

倘若遇到什么跌倒老人不被扶起的时候,旁观者总是会被指责的,网上的人总是博爱的,总是心怀天下的!

前段时间,网上报道一位老人在路边躺了很长时间,七八个路人都视而不见,最终老人被车碾死了。

互联网的“好人们”又开始谩骂了,骂那几个路人没有人性,并且对老人表示了深切的关怀和同情。

但是,我们有没有想到一个问题,换做是咱,咱摸着良心问下自己,如果当时咱从现场路过,咱会去扶吗?我相信,绝大多数都不会!

还有那些新闻播音主持在报道此事件的时候,在批判人性的时候,说的真是头头是道,也请我们亲爱的美女播音主持扪心问下自己,换做是自己,你会不会扶?

可能我这么说,有读者会问我,小二哥,你的文章一直都在传递正能量,这篇怎么传播负面的东西呢?

这个“正能量”,我不能传播,毕竟“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再者,如果你因为这事,被索赔几十万,上百万,你会恨我一辈子的!

再者,我不认为我在传递负能量,只是想让大家反思下自己,我觉得这恰恰是正能量!

我说一件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2012年,我和老爸去徐州某医院,我需要做个手术,老爸觉得道路不熟,便把车子停放在了一个刷车店,我俩坐公交去的医院。

在公交车上,我看到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在偷一个小女孩的东西,我坚信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但几乎所有的人都视而不见。

那时候,我刚毕业,年轻气盛。再说,咱1米8的个头,而且上学的时候练过体育,咱怕过谁呀!

小偷当着全车人的面,明目张胆地在女孩的包包里摸东西!这不就是抢劫吗?!

妈蛋!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上去两脚把那个小偷踹倒,对方没有还手,我便也没有报警(报警还要录口供,太麻烦,我还得去医院做手术呢!),紧接着公交车到了停靠站,被偷的小女孩下车了,连一声‘谢谢’都没说,下车就跑了,小偷也下车了!

防不胜防的事情发生了,小偷是有同伙的,当事小偷下车后,紧接着另一个人(他的同伙)手里拿着刀片就往我的手腕划过来,现在想想,他当时可能是想划破我的动脉,我慌忙躲闪,但还是被划到了,到现在我的右手手腕处还有一道疤痕。

小偷的同伙划完之后,也跑下车了。还是那句话,咱年轻气盛呀,我哪能咽下这口气?!我便也下车,狂追了半里地,渐渐地到了几个狭小的巷口,我怕有诈,不敢追了,便往回折返,正好碰见气喘吁吁的老爸。

老爸手里拿的啥?两块很不规则的板砖!瞬间感动!是亲爹!哈~~

现在再去回想下当时在场的所有人,他们全都是冷漠的,只有我爸不冷漠,那是因为我是他儿子!

后来,也没去医院,手术自然也没做,我怕人家追到医院报复我呀,于是便和老爸回家了,老妈把我数落的不清,嫌我多管闲事!

我再举个身边的例子,是我爸生意上的一个朋友,我喊他“峰叔”。

10几年前,已经开桑塔纳了,在我们这算是蛮牛逼的了!

现在呢?接近50岁的人了,还在窑厂搬砖呢!

为啥如此落魄?

十几年前,那天下着雨,一位老奶奶躺在满是稀泥的路上,看起来很可怜,峰叔好人好心,把老太太扶起来,带回家了,结果被讹诈了10几万!

那个年代,10几万,已经不算少了!

老太太的儿子给的理由是:人不是你撞倒的,你咋可能那么好心呢?!

那个时候,别说农村没有监控,就是一般的城市也没有几个监控。

最后,峰叔把桑塔纳卖了,还欠了一屁股债,搬了家,从此再也没有翻身!

去年,峰叔来我家做客,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峰叔心里依然迈不过那个坎儿,而更多的是,他觉得对不起自己的老婆孩子!

就因为自己“好人好心”,让老婆孩子跟着受累了,受苦了!自己一辈子也栽进去了,他能不恨吗?!如果这事是摊在咱身上呢?

上文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叙述的,咱们换一个角度,站在对立面来看待这个事,站在“当事人”的角度来看待。

话题再回到那个醉酒的男人身上,如果那个人是我的朋友,那么冷的天,等我发现他的时候,浑身已经冰冷了,我该去怪谁?

谁也不怪!怪他自己,没人让他喝的跟个死狗一样吧?

当咱衣衫褴褛的躺在街头,一副烂德行的时候,不要指望别人帮咱,不要指责别人看不起咱,要怪就怪咱自己不争气!

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假如有一天,我的生意全倒闭了,我变落魄了,身无分文,露宿街头了,谁会搭理我?

老读者第一反应一定是:六子。

因为这些年我帮他帮的太多了,何止10万,20万?

但是,我没这个自信!我觉得有一天,我真的露宿街头了,六子见了我会远远地躲开。

甚至,当我端着碗到六子家要饭的时候,他都有可能放狗咬我,你信不?

我信!

真到了那个时候,我怪谁呢?谁也不怪!怪自己!

咱要是牛逼,朋友自然就多。咱要是落魄了,朋友自然就少了,这很正常呢!

咱要是赵本山,所有人都会以做咱的朋友为荣!甚至咱无意中瞥谁一眼,她都能兴奋半天,尖叫半天,甚至还会发个微信:哇塞!本山大叔今天看了我一眼。

但是,现在,就最近,你知道有多少人着急地要和赵本山撇清关系不?

这其中也包括赵本山的超级粉丝,赵本山的模仿者……..

所以,咱不要去批判别人冷漠,不要骂别人不够意思,人都是趋利的!别人对咱咋样,根本的问题在于咱自己。

你说,是不?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