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这将是一次如何的“演变”?

这将是一次如何的“演变”?

文/潘志峰

最近才听到鲁多维科·艾拉第(Ludovico Einaudi)的作品《演变(Divenire)》。朋友说听这样的曲子,不知道在表达些什么。其实又何必一定要知道它想表达什么呢?听音乐的时候,我们所想到的世界,亦是音乐想要表达的世界了。只是当我们对这音乐难以言说的时候,可以借由名字去思索、去想象,去寻找音乐中属于自己的世界。

只是鲁多维科的曲目实在让人费解,好几种语言掺杂在一张专辑中,让我这外语盲手忙脚乱了。

这是第一次听鲁多维科的作品,简单、自然又有深意,就像太极拳一样的,动作简单舒缓、流畅,又内含力道,轻松而又沉稳。

看到这么一段评论,觉得很是贴切:他比美国人Kevin Kern耐听,没有克罗地亚人Maksim那么炫耀,更没有法国人Richard Clayderman那么滥情,跟他的同胞Giovanni Marradi相比,他由简单而派生出来的内敛让人折服。好吧,说说自己具体的感受。

播放地址:http://www.xiami.com/album/169775

1.Uno(一),意大利语。声音从似有似无中渐渐清晰,似乎是言说着有生于无的规律一般,随后引出的“滴、滴、滴、滴……”几乎一直贯穿了整个乐曲,像诞生的生命,跳动着心率,不高不低,不急不慢,随后以主音所描绘出的画面,也就成为了让我们看得见、摸得着的美好的生命体。

2.Divenire(演变),意大利语。一开始,新生的生命虽然没有太多的力量,却对世界充满了新奇,急不可耐的想要往前跑,想要赶快成长,变化成为自己想象的样子,而鲁多维科用了几个简单的音符流畅的演绎出了成长中的复杂性。成长演变的路是坎坷的,不只是身体的强大,更是思想的成长,当音乐达到高潮阶段的时候,如果凝神去听,或许会有常常在电影中出现的画面:一个人不分白天黑夜的迅速翻着书本,神经高度紧张,他已经完全进入了知识的世界,外界所有的嘈杂都干扰不到他,直到从疑惑中得到领悟,才能放松释怀,神情悠然的享受一下呼吸。

3.Monday(星期一),网络上这首Monday和Rose的翻译正好是互换的,而且好几个网页竟然都一样,我宁愿相信大家都太马虎了。这名字虽然没有Uno难懂,却也依然够抽象。像是讲述着一个故事,饱含深情,却不急于表达,只是顺着琴声缓缓的流淌出来。或许这是一个和星期一有关的故事。

4.Andare(离去),意大利语。旋律中充斥着沉郁、矛盾的感觉,却让我能够冷静,或许这是一次次的反思吧,反思常常是伴随着痛苦的,在这痛苦的反思中,让自己的狭隘、封闭一一离去。

5.Rose(玫瑰)。整个乐曲可以说都是单调的,前一半的单调是这玫瑰自己安静的生长,当她盛开的时候,旋律也变的热情,但这热烈是短暂的,随后又是单调,花朵凋零后,安静的躺在土地上,慢慢的等待着下一个轮回。

6.Primavera(春天),用葡萄牙语查出了“春天”的意思。冬末之际,乍暖还寒,几片雪花从云朵中向大地飘然落下,在这飞落的旅程中,雪花随着轻风的飘舞着,随意的跳着舞蹈,待落到大地的时候,春天已然到来,全都融化了。随着管弦乐队营造出的紧张节奏、清脆与浑厚相融合之后所蕴含的强劲力量,春风吹来了,像是要撕裂北方冰冻的土地一样,竟然也如风暴一样的袭来了。

一夜春风疾,新绿破寒来。当春风吹开大地之后,万物复苏,生命的舞蹈正式登场,庄重而优雅,随着琴声一起享受这一曲春天的芭蕾。

7.Oltremare(异域),意大利语。我们一直都在路上,走向不同的地域,领略着各自的风光和文化。乐曲的前三分之一以及后面,不断出现的又五个音符所演奏出的旋律,似乎有种淡淡的路途中的沧桑,这一路的所见所闻有些冲突和挣扎,但当我们放开怀抱的时候,却是发现每一处的风景或者是黑夜中,都可以发现其中的美。

8.L'origineNascosta(隐秘的起源),意大利语。走了那么多路,经历了那么多沧桑,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或许就是为了寻找这隐秘的起源,是生命之源,也是精神之源。

9.Fly(飞)。乐曲开始部分钢琴长时间的重复演奏,竟然不单调,更像是飞翔时一朵朵白云与自己擦肩而过,轻微的回音,更反衬出了飞翔后俯视的视角。而在最后那近乎刺耳的声音,先是清晰,然后又慢慢模糊远去,就像是飞的太低,地上的噪音全都听见了,当再次振翅之后,越飞越高,那让人焦躁的声音就慢慢远去了。

10.Ascolta(嬉戏),网络翻译为“嬉戏”,但整个乐曲完全没有嬉戏的意味。从一开始,就感觉是面对着一潭深不可测的平静的水,沉思着。那不断出现的回音,更是让人陷入了虚空与冥想之中,像是要让人听出这思绪究竟来自何方。查了一下,这个词无论是英语还是意大利语,都有听的意思。好吧,不会外语真要害死人啊。

11.Ritornare(归来),意大利语。尼采借用查拉图斯特拉之口讲出了人精神的三变:从婴儿到骆驼、再由骆驼到狮子,最后又由狮子返璞归真为婴儿。三变之后的婴儿自然是不同于最初的婴儿了,可见要回来,就必须先走出去。于娟在她的遗著《此生未完成》中表达出自己在历经生死之后,才明白了之前种种不过是过眼云烟,都不足为道,可是要放下那么多东西,却似乎是必须经历生死的历练,否则又如何放得下。听着音乐,看着此书,心情真的很是不堪。

12.Svanire(消逸),意大利语,很不确定的翻译,费了很大劲才查出来的。若是用节奏来形容,似乎已经破坏了乐曲的平静。女人们洗尽了铅华,不在乎自己与世界的美艳,男人们丢弃了声色之娱,少了争斗和戾气。一切尽是平静,却不平庸。

这将是一次如何的演变?

附:Divenire 现场版

左岸记:

德者,性之端也;乐者,德之乐也。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
卢梭认为:音乐家的艺术不在于直接描绘形象,而在于把心灵置于这些对象能够在心灵里创造的情绪中去。
贝多芬说:音乐是比一切智能、一切哲学更高的启示,谁能渗透我音乐的意义,便能超脱寻常人无以自拔的苦难。
人们时常埋怨音乐是这样的模糊,听音乐时,简直不知如何去想才好。但每个人对文学总是能够理解的。不过,对我来说……一首我喜爱的乐曲所传达给我的思想和意义是不能用语言表达的。这不是因为音乐不够具体,而是因为它太具体了。因此,我发现:每当我试图用文字或语言来说明一段音乐时,好象是说过了,但又好象说的都不令人满意。门德尔松如是说。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