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如果爱情都像这条26岁的毛巾

如果爱情都像这条26岁的毛巾

文/鹂鸣

大约一刻钟前,我洗了满满一盆衣服,晾晒完毕,坐在床边,用毛巾擦擦湿漉漉的双手。自然地,全部注意力就落在了手里的这条毛巾上。这是一条特别不起眼的毛巾,原本的胭脂色早已褪去,牡丹花图案模糊不清,不但不柔软还有些粗糙(擦脸时能明显感觉到)。不过没关系,我不弃,它不离,至今已陪伴我四年有余。

为什么如此珍重它,它有特殊的意义吗?这是当然。或许你不相信,它已经 26 岁了,比我还大一岁,是爸妈结婚时候买的,算是他们婚姻的“见证者”之一。我猜妈妈心思细腻,有她的想法吧,所以这条毛巾才一直未用,被放在大衣橱的某个位置,直到我上大学。那天妈妈帮我收拾行李,用得着用不着的都找出来了,铺满了床。就是这个时候,我拿起了这条毛巾,一看就知道不是当下市面上卖的类型。妈妈瞧见了,似劝似不劝地说:这是我和你爸结婚时候买的,你看图案多好看,鲜艳的牡丹花,那时候的东西质量好,经得起用,你拿着吧。本想跟妈妈解释,这些东西不用带,乱七八糟的挺沉。转念想,算了,一条毛巾哪里都能塞得进去。就这样,毛巾和我一起走进了大学,朝夕相处,无声无息。我的快乐和忧伤,孤独和寂寞,都被它看在了眼里。

时光匆匆,转眼四年过去了。虽然现在工作了,可是我没有想换掉它或者留作它用的想法。一定地,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还要更长更长……

随着年龄增长,个人感情问题被迫一再提起。我倒是没有逃避,可是总有一种“不靠谱”的感觉。自毕业工作,进入社会,每天接触到的信息量无限增多。其中,那许许多多关于亲情、友情、爱情的闹剧轮番上演,让人应接不暇。我在想,为什么吃穿不愁,生活水平提高了的人们却要这般相互折磨,硬是把平静祥和的日子弄的乌七八糟。他们究竟在折腾什么。

然后我就总想起这条毛巾,这条因为爸妈走到一起而“诞生”的毛巾。 26 年了,爸妈居然已经在磕磕绊绊又相扶相携中度过了 26 年的光阴。每每在某个触景生情的瞬间想起,就觉得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漫长过程。现在的爸妈,早已经没有了爱情、婚姻的概念,所有的情感都变成了一种,那就是亲情。所有作为的出发点都是家庭的幸福美满,家人的快乐安康。我想,大部分人期待的爱情就是这样的吧,简简单单,安然平实。

对于父母的结合,我是充满不解的。那时候,爸爸 19 岁,妈妈比爸爸大 6岁。虽说都是农民子弟,家庭背景上门当户对。可是,女方与男方年龄上的差距,即使现在的很多父母恐怕也心存芥蒂。而且爸爸是家中最小的孩子,排行第七,受到所有人的宠爱,成家之前没有吃过苦受过累。听说,这门亲事是大爷看好的,长兄如父,如此说来这也是一桩父母之命的婚姻。妈妈晚嫁是有原因的,她是家中壮劳力,姥姥和小姨们不能没有她。大爷或许就是看中了妈妈的吃苦耐劳、踏实肯干。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诸如此类的包办婚姻不计其数。但最后的结果,绝大部分的夫妻都一路走下来了。他们为更好的生活努力奋斗,为养育孩子无私奉献。他们能够相濡以沫,不离不弃,能够风雨同舟,憧憬未来。我的同龄人,还有前后与我相差两三岁的孩子,我们的父母都是这样走过来的。他们在艰苦的生活状态下共患难,在贫穷的日子里彼此支撑。他们的孩子,现在的我们,回想起来,也觉得那是天底下最幸福的时光,最美好的回忆。

我们是多么渴望拥有一段父辈们的爱情和婚姻啊,满怀期待,勇敢寻找,却不是都能遂如人愿。其实,大家想要的并不多,无非是理解和包容的态度,理性和恰当的判断,相知和相守的真诚。那些着急子女人生大事的父母们,一遍遍催婚,又安排一轮轮相亲,奇怪自己当年为什么就能跟一个只见过一次面,甚至未曾谋面的人结了,嫁了,而且过了一辈子。时代变了!人心变了?!

爱的相伴

左岸记:早几十年的婚姻模式好吗?整体上比早几百年前的好,那时人们已经有了一些选择;现在的婚姻模式呢?我个人觉得更好了。很多人会说现在人们现实、物质,离婚率又高,这其实是个人的选择问题对不对,你可以追求理想,可以以爱情为重,可以坚守婚姻,这与别人的选择无关,对不对。

好的婚姻要珍惜坚守,努力修正了还是好不了的为何还要相互折磨着?

引用连岳的几段话,表达一下另一种观点吧,也许你不一定喜欢这个人,但他说的话有的真的是一针见血:

婚姻的存在,脱离不了功利色彩。生孩子、一起供房、一起给老人养老,两人加起来的力量总是比一人大一点。越是贫穷,这功利色彩越浓。现在看历史上的婚姻制度,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完全没有恋爱,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两个不认识的男女当晚就得开始做爱,这未免太辛苦了!婚姻的价值只在于繁殖人口(人口农耕时代更是财富),那爱情就是多余的。

生孩子,干活。类似于会说话的牲口,这就是贫穷状态下男人和女人的命运。爱情只是零星存在于贵族以上阶层,完全属于奢侈品。

今天中产阶级的日用品,就是昨天贵族的奢侈品。爱情,也在重复这个规律。

感谢两百多年以来的市场经济,人类的财富得到迅速增长,在中国,只不过三十多年,个人养活自己已经完全不成问题。不靠婚姻降低生活成本,人们自然要求婚姻中的“爱情”多起来。当他们发现自己选择的婚姻里没有爱情,或者爱情已经消亡,离婚就是理性的选择,继续熬下去是对人生的浪费。

离婚率上升,丁克族与不婚族的出现及壮大,都证明了强大的个人已经有能力按自己的意愿生活,爱情不仅存在,而且不愿意再受委屈。

许多人视自由为爱情的大敌,自由有什么好呢?卖淫嫖娼?婚外情?一夜情?小三?婚姻危机?女人没有自由,就不可能发生你的故事,再不幸的婚姻,你也得走到头。种种非婚性关系(或称为不道德的性关系),都是对不幸婚姻的某种修正,是对某种不该存在的残酷关系的抗争。

没有这种抗争(或温和地称为修正),压力慢慢累积,就像逐渐吹大的气球,越来越接近爆炸的临界点。比如色情业出现后(虽然法律不许可),强奸案的发案率就大大下降了。性欲能低风险满足,它就会放弃高风险模式。嫖娼虽然可能被抓,关一阵子,甚至会上央视忏悔,在比起强奸把牢坐穿,还是好很多。所谓的选择,就是在做为难的事,有所得,有所失。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