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爱了一个人,恨上一座城

爱了一个人,恨上一座城

文/苏蕾

“因为爱了一个人,所以恨上一座城。”徐洋在心里想着。

坐在从X城开往H城的火车上,周围是嘈杂的声音,旅客都在忙着放置行李,交谈,感慨。徐洋口袋里的手机不停在响,听到这繁忙的短信提示音,徐洋更加心烦,烦极了,也恨极了。

张佳言又发来条短信:你不觉得自己很幼稚么?就算今天你们要分手,你把她手机拿走算怎样?你说你恨她,要她也恨你,但你若以为这么做就可以让她恨你,这么做她就不会忘记你,那你已经失败了,她不过会觉得你讨厌,买新手机,换新卡,一切从新开始。至于你,不过一时觉得偏执,过段时间还是会忘了,根本不会在意。

是的,手机不是他的,是他女朋友林妍的。哦,不对,是前女友,几小时前由现任变前度的前女友。

看完短信,徐洋更加恼怒,为什么张佳言还要这么一针见血,连这点奢望都不留给他。

看,林妍不爱他,谁都知道。她不爱他,他甚至连让她去恨他都不能成功。他真是悲哀,得不到林妍的爱也罢了,连她的恨,也得不到。

实在是不想再看手机里那些短信,徐洋放下手机,呆坐着,这几天的各种场景都涌上来,他想着想着,突然眼睛又酸了。

这个暑假,本该是他人生里最开心的暑假:她失恋了,她终于同意和他在一起了,于是他坐几天火车来看她,看他爱了那么多年的女孩儿,他以为,他终于等来了自己的爱情。

可是,他错了。他不懂,也不知道,这个女孩儿怎么就变了?变成了那么陌生的样子,记忆里的林妍安静而美好。可他千里迢迢来看她,她却似乎总是抗拒,总是忽视他,不愿意和他交谈,他总觉得她的笑很夸张,可林妍说那就是她,怎么也不肯朝着他记忆中的样子去改变。他想和她独处,牵手,聊天……可她似乎并不想见到他,从来不肯和他单独呆在一起。

那几天张佳言还未从w市过来,有天经过他几番软磨硬泡,林妍终于愿意去他租的房子,却一直很少讲话,似乎对着他,那个能和张佳言一直讲话,聊天的人并不是林妍。两个人没话讲,但林妍的手机却来了电话。他不认识电话那端的人,只是听到她和那个男生开心的聊天,各种话题,她很开心,也很放松,是面对他没有的愉悦。他也不知自己怎么回事,突然就很生气,男生都是不喜欢看着自己女友和别的男生谈笑的,他自然也不例外。她是有过一段感情的,自然知道这些。他以为林妍多少会顾忌着他,可她的电话打了近两个小时都没有挂掉的意思,他急了,抢了她的电话,挂掉。她却没跟他争执一句,只是沉默。

他是大家口中所谓的好学生,学霸,理工男,他知道自己不是女孩子们喜欢的那类男孩,可是没谁规定好学生不可以有爱情。他喜欢林妍,从中学开始就喜欢,高中等到大学,他以为自己的执着是可以打动林妍的。

他为爱情而来,以为自己的爱情终于要开花结果,但这些天总是会保持“三人行”的队伍。做电灯泡的都十分的不情愿,可都拗不过林妍。林妍似乎总有讲不完的电话,聊不完的qq,除了对他,都兴致高昂。

他想起张佳言来的第四天晚上,几个人决定去逛夜市,林妍先去取钱。在等林妍取钱的时候,他实在是忍不住了,问张佳言:“你觉得林妍正常么?”

张佳言有些疑惑:正常啊,没什么不正常的啊。

这实在不是可以让他相信的答案。

“你是不是没见过她这个样子,觉得她有点神经,有点疯!其实我们女生在一起的时候都是这样,玩起来没形的。”张佳言突然哈哈笑了:“其实你是嫌她这几天跟男生通的电话太多了吧。你脸臭的太明显了。你们男生真小气啊!”

虽然当时张佳言开玩笑似的讲那些话,他心里却十分不平静,连张佳言这个局外人都看得出林妍电话有点多,那林妍呢?她会不知道么?她一点都不在乎他的感受么?还是那本是故意为之?那么当初林妍为何又要同意在一起?……他心里有无数个疑问,狠狠的折磨着他。

可后来张佳言只是叹了口气,说:你多给妍妞儿些时间吧,也许她不过是不知道该做什么。

多给一些时间,什么时间呢?用来遗忘旧爱的时间?用来接受新欢的时间?

而他们之间的问题,大概不是时间不够长,而是他这个新欢不够好吧!他觉得林妍根本就是懒得理他的,不想理所以不去理……

“滴滴滴”,手机上又来了短信,是张佳言问他和林妍是否真的不可以再挽回,徐洋想了很久,还是回复:不会了,不可能了,她不爱我。

林妍不爱他,他们再也回不去了,从昨天他转身的那个瞬间,就已注定,他们这场单恋必然要结束。徐洋痛苦的抱着头,明明7月份的天气,他却有几分寒意,大概这就是心寒了吧,他终于懂了。大概没有比他更可怜的人了吧,没人爱,也没有人在乎他存在的可怜人。

就像他不说“我走了”,两个女生便丢他在一边,叽叽喳喳地讨论奶昔口味,冷饮店男店主是不是够帅,开学了如何诱拐学弟的话题,一点没注意到他离开了。

如果他没拿走林妍的手机大概也没人会关心他在哪,没人去想他前几天丢了手机,不和大家住在一起该怎么和人联系。

没人想到前天晚上他在宿舍楼下等了近一个小时,根本没有椅子的校园他是如何找个等待的地方,有没有休息,累不累。

他不说,就没有人知道他昨晚一个人在房间有多难过,差点从阳台跳下去的纠结。

他不说,就没人知道他今天一个人在公车上嚎啕大哭,像个无助的小孩子,引得众人侧目。

……

他真的是快要疯了,刚才还发了不少胡话,“林妍想要她手机?那你告诉她,报警,或者她再买火车票追去h城,你要她自己选啊。”“你让他报警啊,说我拿了他的手机,报警来抓我啊。”林妍始终没有回答,只是张佳言回复说他幼稚,断绝了他最后的一些自己也讲不清的期待。

他终究是痴想,都到了现在,还抱有一丝期待,还在期待千分之一的奇迹出现,这事件有那么一丝丝的转机。张佳言是对的,林妍不爱他,也不恨他。他以前不知道女生就算恨人也是那人先在心里有个位置的。林妍的手机,本就碎了屏,再买一个便是。手机号和所有的账号挂钩,去移动厅办张卡也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而他从来就估错了自己在林妍心里的位置,吃醋是男朋友的权力,也要是被认可的男朋友才行。林妍心里,大概没有给他的一点位置。

恨,不过自欺欺人罢了。不爱你的人,怎么也不会在乎你的心是不是在淌血,是不是很疼。

他就这样又上了火车,x城到h城,两座颇负盛名的古城,多产良缘,却伤了他的心,毁了他的爱。他欢喜而来,悲伤而去,原来世事真的不如人所想那般皆如人意。他前几天还在问张佳言何为情深,人伤多深,竟可写出那许多的深情厚意,赚人眼泪。从昨晚到今天,一夕之间,他似乎明白了很多。爱,真的甜蜜又伤人。

发车前一分钟,徐洋还是忍不住拨了电话,是林妍接的,只是小声说了句“对不起”,徐洋也不知怎么了嘴角笑了,一直强忍的眼泪却汹涌了。“那么,我走了,你照顾好自己,替我给张佳言说句谢谢,你们也不要发短信了,手机快没电了,到了h城,我会快递还你的。”徐洋顿了顿,犹豫了几下,终于还是开口,“还有,祝你以后幸福。”说完便挂点了通话,关机。他不想再去听林妍讲些什么了,不想了,什么都不想了。

呜……

伴随着巨大的轰鸣,火车终于开了,徐洋看了看关机的手机,再也没有电话,再也没有纠葛。他和林妍,再也回不去了。徐洋转过头,看着从窗口不断后退的树木,轨道,默默地说了句再见。

明天早上,火车便会到达h城。那么简单,轻易,而他所有的爱情却毁在了x城,一如他的心,支离破碎。周围那么多人,那么吵闹,却没有人知道这个一脸哀伤的男孩儿刚刚发生过什么。

他的世界,从此再也不会有那个叫林妍的女孩儿了。

他的心,死了。

他的爱情,也死了。

所有的事,不过在一夜一天之间,一切却没可能倒带,再也回不去。

他贴身,靠上窗户,耳边尽是轰隆的火车声,像是那些在电影里看过的画面。孤独,无助,绝望。他终于了解,却绝不想要。

别了!X城!

别了!我恨的那个爱人。

那一个女孩

左岸记:如果徐洋明白卞之琳《断章》 里的涵义,自然就不会去怨,无论是怪林妍,还是恨H城。卞之琳如是说: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