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最无力的爱和最爱无能的人

最无力的爱和最爱无能的人

公司里的年轻人很多,于是总是充满恋情和欲望的味道。

我从来不反对办公室恋情,因为现在的年轻人分不清同事、朋友的区别,工作氛围和交际圈子的区别,再不给点机会创造点缘分,也会对工作懈怠。

郭子和娟子,一个本地的,一个飘在这个城市的。他们在公司相遇的时候,似乎都有着当时的男/女友,不过在所谓的缘分挑逗下,都变成了前任。郭子倒是很卖力,每天一大早从城南奔城西,拎着早餐接娟子上班,也送下班。小礼物不停点,吃喝玩乐的,买东西倒是少,毕竟工资都不高。

娟子对爱舍得的很,就是小性情、小要求多点。没有按着自己的路数走,基本就是电闪雷鸣。郭子基本活在惶恐中,在我看有点受虐狂,未经太多的人生,要字字斟酌对方的话语,或是一个眼神一个动作的分析,也难为他了。基本在公司那是目不斜视,女孩子一概拒绝.因为公司女孩子多,到最后搞得郭子只能看地或是歪着头看天,话少的可怜,那神态跟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差不多。

娟子不拿分手威胁,偶尔会拿身体或是冷战胁迫,基本郭子就一个束手就擒。七擒七纵之后,娟子洋洋得意,郭子暗自也得意,各得其所的感觉。起起伏伏,甜甜蜜蜜,不求未来,不问过往,世界也就不那么残酷、不那么功利实用,爱情的力量也蛮大。

但是我把他俩开了,在公司秀恩爱,碰了我底限,然后就劝退了。

求情的人不少,虽然秀恩爱死的快,那也是他们自己作死,我这么做,总是有点不近人情,下不为例的事情呗。我说,秀恩爱从来不反对,但在公司还是老实点。反过来说,不分场合的秀恩爱,要么是心虚自己其实没那么恩爱、所以秀给别人看,要么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和身体。这两点,于他们、于公司无论哪一点是,对公司都没什么好处。

荷尔蒙和身体有关,年轻总是让激情随时爆发,意志力是个慢启动的家伙,等赶上荷尔蒙逐渐体力不支,还要等上几年。但是心虚,到底是不是爱,这个倒是出生伊始就能纠结你一生的事。

小屁孩的时候,总质疑爸妈是否爱自己,在乎老师同学爱不爱自己,算做未经人事罢了。及至情窦初开,多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好,竞争对手有多坏多阴险,所以怀疑自己得不到青涩的爱。真到可以爱的年纪,却彻底不懂爱了,世界的诱惑太多,我再优秀也抵不住世界给的诱惑,诱惑产生的欲望总让对面的人魂不守舍。

人类为了总能让自己自圆其说,除了发明谎言之外,就是彻底的怀疑主义和自我欺骗交相呼应。证伪永远比证实容易,于是总是设计各类的桥段,去证明别人爱不爱你。爱来的时候不迟疑,却因为验证爱,絮絮叨叨扮神经。他/她爱不爱我,或是他/她不爱我,在你一辈子里绝对比他/她爱我,我爱他/她多的多。

爱从此变得诡计多端和惨烈,不是这个人在不在爱你,而是如何战胜周遭的世界,让这个世界不带走他给你的爱。战斗之余,我还要寻找你不爱我的蛛丝马迹,还要花样翻新让你验证对方是不是爱你。我们臆想出爱应该是什么样的,大约是什么样的,人家是什么样的,而不顾对面是活生生、独一无二的人。

他要做什么才能证明他爱你,而不是他做他自己;他没有依着你想象的模板,去做你认为的事情或是给你你想要的反应,他就是不爱你。你炫耀他爱你,只是为了给世界看他是属于你的;你验证他爱你,是靠着世界认为他爱你。至于他爱不爱你,已经和你无关,跟这个世界的评判有关。

你做一个法官,去判决他是否爱你,那被告是谁原告又是谁,谁来取证,谁是陪审团,谁来申辩?当你把所有的角色扮演个遍,倒不用纠结他爱不爱你,你已经不爱他了。因为你在变换角色,既要对方配合你演出,又要对方坚守自我。你不给男人做男人的机会,你还指望他做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情?你不给女人做女人的机会,你还指望她不像个女汉子的生活?

你见不得对方独立面对世界,是因为自己真的畏惧面对世界。你觉得他抵御不了世界的诱惑,其实是自己依旧欲望满满、对自己随时的不满意。你不停的验证他是否爱你,是为了验证你是否爱他。你开始计较你的付出,自然考量他的付出,然后爱也就变成了一场交易。

爱是身体和灵魂的附属品时,爱总是需要身体去满足欲望,灵魂去谄媚爱的验证;身体和灵魂是爱的附属品时,是彼此欣赏、彼此愉悦、牵着手告诉人生,我不需要爱的验证,因为我们在爱着。

郭子和娟子,继续他们纠缠的爱恋,也渐渐没有了消息。

倒是另外一个朋友,一直把我当心灵氧吧没事就跟我聊些感情事儿。她说“大叔”最邪恶的地方就在于,同样的事情大叔可以寻找出事情背后隐藏的东西,也能给予无穷多看似都切实的却截然相反的可能,她越来越糊涂,大叔却永远意志坚定、认识明确。

她来自淮南那一块,谈不上怀揣梦想,据她说只是想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我倒觉得是她不得不做这些,因为内里的性格。大约半年前,她换了工作,一是更好的发展,一是断了前缘、换个心境。在北京漂着,总是需要最大的梦想和最随遇而安的心情。新环境她适应的不错,自然认同度和融入感不错。

然后就喜欢上一个男孩子,那种有着才气却又无限自卑的男孩,将北漂当做自己最后的一站,只能到来不能归去的架势。外表阳光而有才气,阴错阳差一方面被同事们挑拣到一起成为话题,一方面互相多少有点好感。

现在年轻人总是很早就决定自己想要什么、需要什么,也不管自己没过多久,就换个新的思路。过去的年轻人,面对世界喊着:“世界我来了。”,然后被世界磨砺或是虐待。现在的年轻人,面对世界,拿出魔法棒:“世界,你要这么样”,然后被世界告知你就是胡思乱想,要么打的你退回去做梦,要么就让你觉得世界很亏待自己。

她觉得自己需要被呵护,被宠爱,被欣赏,自己要努力做到别人觉得值得为这些付出就好了。而那个男孩,成功的时候会归结为自己的努力,失败的时候大多数会埋怨自己的出身和别人不太理解他,无视他的付出。越自卑的人越自信,可怜的才气也会被幻化成光芒万丈。

她一直很纠结他是否是喜欢她,这个喜欢总是被明确的界定为生活工作里点滴的事物。这个事情如果是喜欢应该是什么样的,如果不是什么样的就是不喜欢。一般人喜欢了应该是怎么做的,他没有做就是不喜欢。基本一个活生生的人,被界定为一个必须遵守的学习和实践,爱情是学成毕业的架势,没有修满课程,否则没有毕业证,还不能有挂科过多,否则没有学位证。爱情是个毕业证,婚姻是个学位证。

我说她是母性大发、感同身受、新环境适应症,她自然是坚决否认。我说她因为前缘才决定现在的缘分,因为想遗忘过去所以才决定当下的选择。她自然认为都应该是随遇而安,安之若素。在梳理不清的时候,她给我的信息也有意识筛选了,像个政客般只努力宣讲自己的主张,却永远不承认自己对情况不明。

爱于她,类似于数花瓣,随时的问他喜欢我、他不喜欢我,摘来摘去,剩下的已经不是花,而是光秃秃的花枝。打着怕受伤的口号去躲避付出和验证,这个爱有点自顾自。爱在现在,基本被定义成一种满足,言下之意是我缺所以我要;我要的还不是你能给的,而是我想要的。

我劝她享受自己,爱这个东西是自己的能力、自己的成长,泉眼干涸是自己的事情,别想着谁给你注水,那是猪肉该干的事情。你需要泉眼,也需要环境的生态,也需要互动和验证,但需要证实而不是证伪。泉水多了,不是自顾自的蓄积,成了堰塞湖非出大事。她却是永远珍惜自己的爱,觉得付出一点就会少一点,因为我的爱没有回报,所以我的爱就会减少,这样的逻辑看似荒谬,却又无法辩驳。

一直觉得你爱是因为你还能爱,对面的人只是恰好出现罢了。爱情永远是邂逅,只是邂逅之后如何,无非是你愿不愿意享受自己罢了。你永远算计不过人生,因为你想要的不是不能得到,而是你瞬间又变换了要求。你喜欢的人会变成你想要的样子,但你是否愿意等待成熟,或是迎接失败。

陌生到邂逅,邂逅到喜欢,喜欢到爱,爱到爱情,爱情到婚姻。每一步都是蝶变,每一步也可能是湮灭。每一步你验证的越久,越自以为是,无非告诉自己,该蝶变的时候要忍耐,等着外面的环境相宜才可,但却一次次将胎死腹中变成现实。化茧成蝶总是每个人的梦想,但可惜绝大多数都胎死腹中。人生的梦想如此,人生的爱也如此。或许正因为如此,才值得去等待成熟,或是去爱。

人生会遇到很多有生命的事情,例如爱。爱自己有自己的生命,看似相似,却永远不同。爱的每一个阶段也是独立的生命,你因为下一段的生命要求这一段的人生,或许也永远是设计爱而不是享受爱。

最无力的爱,自然催生最爱无能的人。越需要证明的爱,越无力;只会证伪不会证实的爱,无非是两个演员在飙戏,两个人旁观着自己怎么逢迎彼此,虐待自己、虐待对方,只不过无非是角色,可以尽情演,因为毕竟不是自己。

男孩子努力修行杀龙的技巧,不知道会不会有朝一日位列仙班,屠龙杀魔,他的成功、成熟永远需要等待;而她学着自顾自的活下去,学着吃饭的技巧,然后成为人生的大厨。于是,或许谈不上爱与不爱,而是敢不敢去爱,敢不敢享受自己罢了。

这个世界会越来越荒凉,因为充满无力的爱,和最爱无能的人。也或许,世界从来不荒芜,只是我们需要学会不在爱前踯躅,不在没爱的时候渴望爱。

爱的真相

左岸记:能将爱琢磨透的人真是不简单,爱有千千万种,各得其所,各安其命,我只一句,爱要让彼此变得更好。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