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人性如渊:从《雪国列车》到《地球百子》

人性如渊:从《雪国列车》到《地球百子》

文/田晋文 

剧荒,随意翻看发现以前一部未看完的美剧《地球百子》正在更新第二季,点开居然一口气看了六集,貌似把今晚的读书时间都挤占了(不写点思考怎么值当,呵呵),而且观剧过程不仅没有起到放松的作用反倒成全了一晚上的“不寒而栗”。并自然联想起了前段时间所看《雪国列车》。具体内容有兴趣者可以找来一看,未知者相信也不会影响本文阅读。情节复杂,内涵解读必然导致多样化,三千弱水只取一瓢,今天只想写写那些令我“不寒而栗”的黑暗人性。

令我们最害怕的永远不是奥特曼与小怪兽而是我们内心深藏的黑暗。

当人类处于资源极端紧张的末世背景下,一群人是否可以为了自身的生存而对另一群体展开绝对奴役。比如雪国列车的阶段性所谓革命,本质不过是为了维护内部生态平衡而对多余人口开展的阶段性清洗;再比如地球百子中韦恩山地下基地中的“文明人”为了自身发展,可以将生活于地表的山地人当作人体输血袋或者说食物,实施圈养。一群人通过对另一群人的绝对掠夺而维持自身为人的尊严与享受。看完忽然很感谢现在所存在的环境,我们有种种问题,贫富差距、环境污染等等……但至少没有触及人之所以为人的底线尊严。

想起那些剧情中的两难抉择,依旧无解,走向黑暗仿佛是唯一的选择。比如在一个密闭环境中氧气循环系统只能维持100人的使用,而人口有200人,大家是一起等死还是通过某种方式将一群人分为牺牲者和幸存者,一定会是后者。当然如果触及细节,你会发现每种方式都显的如此残酷无情,这种状况下,人类文明所建立起的所有所谓伦理、道德、法则都将失效,为了生存,人只能退化为动物。毕竟人类一切文明都是在“酒足饭饱”或者说基本生存需求得以满足的条件下设立的,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

原来极端条件假设下,生的欲望是一切黑暗逻辑的起点。当然就个体而言还可以选择自我牺牲,通过慷慨赴死守护最后的骄傲,但对于群体而言存在永远是最大的价值,想起前一阵看到的顾维钧的一句话“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是子孙万代的事。我们这一代的人,只能当这一代人的家,那里能当子孙万代的家?个人还可以玉碎,一个民族,是玉碎不得的。”因为哪怕在文明废墟中实现最黑暗的延续与传承,只要时间足够久,我们终会在废墟中重新构筑出一套“仁义礼智信”的文明,到那时回看历史,一切牺牲都是值得尊敬的,一切选择都是睿智光辉的,因为光明必为黑暗所孕育。

观看时禁不住会问自己,如果我是决策者我会如何选择?答案当然是努力保持群体的延续,如同对于所有人都穷或者一部分人穷一部分人富,所有理智的头脑都会选择后者,本质都不过是一种功利性性的务实逻辑,这时选择无关公平、正义,只是想更好的活着。世间的一切都是有界限的,哪怕自然界的万有引力,何况人造的伦理道德。人性复杂如深渊,只要抉择功利的符合群体利益,总有一种道德站在你的身后。

万物相生,黑暗处也许同样隐伏微光。这些两难抉择也许最后还是无奈只能牺牲部分群体的利益,但是这种艰难抉择的过程至少让我看到了每个生命的尊严,因为选择毕竟还是艰难的,这种艰难本身何尝不是一种暗淡微光。看到牺牲不免又想起中学历史课本上的轻描淡写的歼敌几十万,年岁渐长才开始理解战争不过是一群人对另一群人的征伐,所谓“敌”无非是立场不同的人,只是将生命或者说残酷的战争简化为数字时,战争本身意义无疑也被简化了,特别是其残酷性,提起战争好像只会想到英雄儿女而忘记了尸山血海,忘记了双方都是曾一样是为了保家卫国或者养家糊口而投奔军旅。

回到需要牺牲的抉择。我承认这种残酷性选择的价值与无奈,甚至无力否认其正确性。又想到看到的一则新闻:2015年1月1日起,将停止使用死囚器官捐献渠道,公民自愿捐献器官成为器官获取的唯一来源。我们确实在走向文明。再次庆幸自己处在一个脱离了生存危机的时代,让我们不用再面对生命最深处的黑暗!

为什么很多人会拍或者写这些极端条件下的极端抉择?是否在极端条件下,剥夺一切面具,将人逼在思维的墙角,才会展示真实的人性。

为什么很多人喜欢看那些残酷的抉择?真实的人性最迷人,亦或是放大至极致的黑暗会让我们感到现实的美好,收获一种另类的精神胜利。也许两者兼有之,至少对于自己。

每当看完这些于生死中挣扎的剧烈命运冲突,就会深深感受到一种个体生命如同蜉蝣沙尘般的无奈,进而发现那些生活中的喜怒哀乐原来都是幸福,何况又有什么事情值得我们因悲伤愤怒而耽误享受时光之美呢?

所以烦躁时会读点科幻,在世界的战争中,在种族的存亡中,在以光年为尺度的宏观架构中,我会收获一种超脱的视角,进而对日常柴米油盐的烦恼保持一种理性的淡漠,如同现在我会想想头顶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法则。当然过犹不及,想多了又会有一种幻灭感,这时会看看脚下这片大地每日发生的“奇迹”,它会给我一种脚踏实地的充实。

 

来源:微信公众号“静读与争鸣”,欢迎微信搜索关注。

人性

左岸记:最近我也看了些关于这一主题的电影,有《分歧者》、《饥饿游戏》、《移动迷宫》等。阴谋论者认为,善良、勇敢等等美好的品德绝对不是制胜的利器,反而是弱点。在极端环境下,越凶残越无良的人才能生存,虽然大家都不愿意相信这一点,但是往往最不愿意面对的,反而是事实。 但你又会发现,最后幸存的,或者能流传千古的都是智慧与品德并存,勇气与创造并重的人。为何?因为规则之外有更大的规则,在小的规则之内,为了求全,美好可能被压榨被欺骗,但对于觉醒的人来说,他们会寻求突破不合理规则的时机。既然规则可以被游戏制定者任意地一改再改,游戏的参加者也可以选择遵守或者不遵守,就看最后谁更“强大”。在《饥饿游戏》书的封面上有这样一句话:“在这人吃人的世界,胜负就是生死,唯有爱上对手,才有存活的机会!”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