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牛人和普通人的区别在于思维方式!

牛人和普通人的区别在于思维方式!

写在前面:我始终认为,牛人和普通人的根本区别在于思维方式的不同,而非知识多少、阅历多少。其实之前有想写篇文章谈论一下思维方式这点事儿,碍于工作太忙一直没有动笔。今天正好发现了一篇非常好的思维方式文章,特此转载给小伙伴们阅读。文中的观点,我全部认同。

文/张芸

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帮神一样的人物存在。就像读到的那句话:“人类就像是一条历史长河中的鱼,只有某几条鱼跳出河面,看到世界的法则,但是却无法改变,当那几条鱼中有跳上岸,进化了,改变河道流向,那样才能改变法则。”

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不断寻找内心的东西,同时也在不断的去反省和否定自己的一些思维模式,尝试重构自己的底层思维,这篇文章作为这段时间不断寻找的一个短暂总结,因为这条路的成长还有很远。

在这个社会上生存,按照马斯洛的理论需求,有五方面的需要。而在奋斗的现实过程中,往往首先将财富定为首要目标,包括自己也一样。然后了解和研究如何实现财富自由的梦想。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传统的“财富=钱”的思维是完全错误的,甚至是非常愚蠢的。钱从来就不等于财富,它本身只是财富的替代物或者衡量物而已。如果用钱来代表财富,那么财富一定是在不断缩水的。正确的思维应该是“财富=资产”,而资产本身是可以不断产生增值效应的。

而在不断学习和了解牛人的过程中,发现牛人和一般人的最大区别就是思维上的差距。一直隐约感觉到自己的思维局限受到自己整个成长环境的极大限制,整个思维的广度和深度不够,那种感觉就好像有人站在可观测到的宇宙界线外,默默的看着在地球上的你一样,无比的渺小感。想体验这种感觉?推荐视频《直观感受数量级视频》,或者玩《宇宙的刻度游戏》。当用这样的视野来看待自己时,整个世界就不一样了。

在这里写一点自己了解到并在不断实践学习的牛人思维:

1、顶级思维——制定规则

用互联网的通俗语来说,屌丝就是在惨死在规则里的人。就跟物理一样,不管是在宏观世界还是微观世界都有其自有体系也就是规则的存在。但是在屌丝的成长过程中,没有人去教如何打造顶层规则,因为顶层的规则设计往往把持在精英中手中。在某些国度,规则的设定有生杀大权,想死就死,想生就生,因此无数人为此醉生梦死。

而牛人往往是那些掌握了一定规则的人,在现实中不管是用什么样的方法论,总是能所向披靡,所以往往被人称为牛人。而从分子生物学的角度看,这些人在掌握了信息以后,其物质以及能量都不断扩大形成正向循环。当无法突破这一层的理解时,牛人和屌丝就有了巨大而无法填满的鸿沟。因为从小到大的成长环境中,我们总是在顺从被人制定的规则,而没有耐心下来思考其背后的“为什么”,而那些思考过的鱼就成为跳出河面的鱼,瞬间就长出了翅膀。

李嘉诚在采访中被问到如何管理他庞大的商业帝国,他说他更多的是做一件事,就是问问题,问现在的各种变化跟他集团的有什么关系。比如新型媒体的出现,会对他的媒体集团有什么影响?然后他底下一堆人就去研究这个问题。通过问为什么的方法论,就能不断去触摸规则,顺应规则,甚至改变规则。

而各种牛人推荐的书目,最后总结起来就是分为几类:自然科学类(世界运行规则)、社会科学类(人类组织内规则)、各种心理学(自身思维的漏洞)、历史类(规则效果)、财经类(方法论)。

2、杠杆思维——放大效应

很多人喜欢用阿基米德的名言:“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动地球!”来描述杠杆效应。而在牛人的眼中杠杆不止可以撬动地球。所有的信息、物质和能量都是可以用杠杆来撬动的。

比如:财富投资中的房产投资,就是很简单的杠杆效应,只要付30%的首付杠杆就可以撬动100%的房产,甚至流行过透过规则实现0首付的方式,最终获得资产的增值。

各种商业模式的很多核心就在于杠杆的运用,比如小米虽然雷军一直强调互联网思维,但是100亿的估值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杠杆。巴菲特强调看不懂科技行业也是因为这个行业所拥有的巨大杠杆,一堆神奇的企业,市盈率高达100以上。

信息比如雕爷的网络文章,每次雕爷一发文章,第二天所有的互联网科技报道类的都是雕爷文章的报道,各种分析文甚至批判文层出不穷。雕爷不花一分钱,网络媒体免费帮他打广告。

而在财富的创造过程中,杠杆的使用更是必不可少。所谓的屌丝,总是通过出卖劳动力来赚钱,而更进一步老板是通过组织杠杆来赚取利润,最后资本家则完全是通过金融杠杆在赚钱。而牛人们对杠杆的控制和使用则让人叹为观止。

3、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超强的自我价值认同感,不以外界环境为转移

牛人不是活在当下的,他所有的努力或者付出是为了未来的自己。

看了很多的励志文,最有感触的就是一个老板为了偷学行业规则而去打工的故事,类似李嘉诚偷学塑胶花而打工的故事一样。翻看各种牛人故事其中都有一个核心点,就是他们的自我价值认同感不是来自于所谓的老板的表扬或者其他人的赞赏,而是源于内心中那一颗不断超越的心。

而屌丝对于自我价值的认同则完全或者是大部分来自于外部,比如有钱就可以对别人显摆,觉得自己非常了不起,甚至透过物质的奢侈消费来满足自我价值感。而对牛人来说,金钱只是对于他们亮闪闪思维的奖励而已。

一个人如果无法形成自我的价值观认同,就无法形成稳定的思维体系,经不起诱惑,从而很多事情都是浅尝辄止,很难成长为一个牛人。另一方面,自我价值认同感也可以延伸为一个人的自律、独立思考能力、目标感强等等。

而这种自我价值感的形成就需要对整个世界运行规则的了解和学习。比如了解了财富的理念,就能自然形成财富安全感,而不用整天担心失业的风险。

以知乎的牛人“采铜”,提到的对于事情的评价方法论举例:用二维的思维来考虑,一是收益值,该事件将给我带来的收益大小(认知、情感、物质、身体方面的收益皆可计入),二是收益半衰期,该收益随时间衰减的速度,半衰期长的事件,对我们的影响会持续地较久较长。我们更多的应该集中于做高收益值、长半衰期和低收益值、长半衰期的事。

而对于收益值和半衰期的判断就源于我们内心对自己的价值认同判断。比如在牛人眼中有价值的跳槽只有一种就是能力已经提高至一个相当的高度,找更大的平台或者被挖走。

PS:这个世界从来没有救世主。

4、反直觉思维——我们知道的其实是错的

这个思维是源自科学松鼠会里关于“化学渗透”的文。

其中有个最牛的思维体系架构就是关于自然科学的层次结构:自然科学中的各个领域,并不是齐头并进的,其中一些学科是另一些的天然基础。最主要的一个层次系统是这样的:

物理学→化学→生物学→医学,人类学,心理学→社会科学,越前面的越基础,每一种科学也许人类开始认识的时候是独立的,但追究到深处,你总是会发现你需要前面一层的大量知识才能产生认识突破。

而反直觉思维最简单反例的就是:“更重的物体下落更快”,这就是既简单又错误的直觉。另一方面直觉的缺陷就在于他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就像《穷查理宝典》中提高的关于人类的偏见描述一样,这些偏见其实来源于人类的天生直觉。

牛人之所以称其是牛人,也就是其思想境界的不断提升和扩展,懂得原有无往不利的思维只是在某些限度之内,就跟经典物理学和现代物理学区别一样,当站在经典物理学的巅峰时,不代表现代物理学不存在。

我仍然走在否定之否定的成长路上,一起共勉。

原文地址:http://www.pento.cn/pin/30458614

分析问题

解决问题

图来自:heidi

左岸记:看看下面这段评论,这就是牛人的思维方式。

最近有空就在听谢涛的《听世界·秦汉》,听到韩信平定齐地后向刘邦申请当齐王的那一段,感觉谢涛的评论实在是太过以成败论英雄地双重标准了。他批韩信野心太大,可之前陈胜派手下韩广去平定赵地后韩广更是自立为赵王,陈胜听了大怒,但最终被谋士劝止而认可了韩广,这跟刘邦乍一听到也是大怒,但最终被张良、陈平劝止而索性把韩信申请的“假齐王”直接封为“真齐王”,不是如出一辙的历史重演吗?可谢涛对这两段历史的评论却很不一样,虽然对韩广也没说啥好话,但远远不及对韩信的批评。就因为陈胜最后失败了,而刘邦最后胜利了,就如此成王败寇地批韩信是野心勃勃?其实我倒觉得韩信正是败在野心不足之上。以他当时的实力,大可以自立为王,与刘邦、项羽三分天下,坐收渔人之利。他的谋士劝说他这样做时,举的历史例子都很有说服力,近有陈余、张耳,远有勾践、文种,韩信自己也反驳不了,却就是不接受。只能说明他太有良心,觉得自己有今天要拜刘邦重用所赐,就拉不下面子反了刘邦。可是既然良心那么大,野心不足,那就索性不要去跟刘邦讨要什么齐王嘛。但再怎么看,我还是觉得韩信的最优选择是自立为王,而不是连齐王都不向刘邦讨。所谓“功高不赏”,以韩信与刘邦的关系远远不如萧何与刘邦,而且萧何还是一介文臣没啥造反能耐的,留在关中给刘邦筹措军队粮草时间长了刘邦都对他放心不下,不停地派使者前去名为问候实为监视,可想而知刘邦不可能是可以与韩信共富贵之人。这也不是刘邦人品有问题,而是他能力不足,只是很会用人,到不需要再用军事人才的和平年代,卸磨杀驴是必然的选择,否则他自己就太危险了。类似的双重标准也出现在对项羽的评价上。谢涛批项羽小气吝啬,封王都封给外人,跟着自己出生入死的英布、龙且等人反而啥都没有。但正因为外人才需要通过封王这样给好处来拉拢的,创业阶段自己人确实不宜封赏太高,一来是“裂土封王”那样的可赏之物太稀缺,不够分,只能优先用于拉拢外人;二来是天下还没完全平定就给予太高的赏赐,会让手下没了奔头。像英布一封了九江王就不再听项羽的指挥,是很明显的教训。反观刘邦也是一样的,樊哙这些最早跟着他的老臣子、最铁杆的自己人也跟龙且一样没得到封王的赏赐,为啥谢涛就视而不见,不说刘邦对自己人吝啬小气呢?韩信平定赵地向刘邦申请将张耳封为赵王,刘邦欣然接受;怎么对韩信平定齐地后申请自己做齐王就如此怒不可遏呢?说白了就是刘邦其实还是视张耳为外人,所以不介意用封王来拉拢住他;视韩信还算是自己人(虽然没萧何等那么铁杆),才觉得他在这要命的节骨眼上对自己行此形同勒索之为如此勃然大怒。其实龙且那么积极主动出击打韩信,不听谋士的正确建议,也是他怀着想自己当齐王的心思。可以预计,如果潍水之战不是韩信赢了,而是龙且赢了,将会上演的是龙且凭此军功去要胁项羽封他为齐王。韩信的谋士说得很对,自立齐王不仅仅是富贵之道,更是安全之选,韩信没听从谋士,就跟龙且没听从谋士一样,这才是他犯下的可怕错误。他到底是因为太有良心不够狠而当不了政治家,还是因为打仗厉害却没政治眼光预见他与刘邦的关系的未来远景而当不了政治家呢?动机是无从验证之物,但客观的效果都一样,韩信就是当不了政治家。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