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成长是你不得不做的事情,成熟却未必

成长是你不得不做的事情,成熟却未必

红酒在我看来,一直是个神奇的东西,因为可以说道的东西繁复,而且是个跟环境、心情、人密切相关的东西。

朋友定期会请我品评红酒,我觉得属于文化侵略和品位炫耀。生活这个东西,总是被很多物质标志的,很多东西没有做、没有享受、没有拥有,这个人生品格值得担忧。老话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现在是人以物聚,物以群分。

微醺,大肚杯,如血红酒,宝石光。

“德哥,什么时候你觉得自己成熟了呢?”

“成熟?现在算正在成熟中,至于让自己印象深刻的自己,我给你说几个事儿吧。”

“第一次是那时候还卖车,准备搞个大点的事儿,一次进过去一年才能卖出去的车,图个返利政策和销售突破。自己有点含糊,就问朋友。朋友说:当你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其实你已经决定干了。”

“第二个事儿,婚前我职业生涯的老师给我说:你有文化、脑子够用,但匪气不够。要么你选择流氓有文化,要么你就得接受你自己。我说:我懂得匪气是什么就好了,但是估计我没戏那么做。”

“第三个事儿,突然有一天明白,现在自己可以做到事前忧虑,事中安静,事后总结。不再纠结原因,而是正视结果了。结果是唯一的,原因却是错综复杂的,你只能未来做该做的,却不能寻找到所谓的原因。”

“哦,德哥三段论啊,隔几年就要发生点标志性事件,你也就慢慢成熟了呗,这也是人生的成长、成熟?”

三段论?现在,人生境界基本陷入三段论,前有王国维的“人生三境界”,后边有“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充满禅机,不足而论。

前几天又看到一则,“人生的三次成长”。第一次成长是明白自己不是世界的中心;第二次成长是明白再怎么努力,好多事还是无能为力;第三次成长是明明知道自己无能为力,还会努力争取。

按着上面的说,大约自己可以单独走动、可以跟别人沟通了,你也就知道自己不是世界的中心了;至于无能为力,给你个数学题,就搞死你;至于你无能为力还要努力争取,高考前坐在课桌后,大致也就那样了。

成长是一个不得不的事情,哪怕你把自己放进保鲜箱。成长无非两个标志,你不想做现在的自己;开始幻想过去的美好。小学生对幼儿园的鄙视,其实和老年人对年轻人的责难差不多。开始扮嫩或是扮成熟,或白日梦“要是当初我怎么怎么”,成长也就成了没法子的事情,和你是否情愿没什么关系。

想想自己人生的瞎折腾,成长总是消无声息、后知后觉,当别人告诉你或是自己告诉自己,“这件事以后,你终于成长了”。细究起来既不是量变到质变,也不是非常时刻非常悟道,走到一个地恰好遇到一点事儿或人而已。

于是,成长是自然而然的,但成熟没有伴着成长一起来,这个才总让你夙夜不寐、辗转反侧吧。成熟跟成长不同,倒是可以选择的事情。不是你不会成熟,或是永远不能成熟,而是你愿不愿意选择成熟。

人生最大的借口是孤独,这个世界里的自己永远孑然一身。于是乎,既然孤独何必担当,或是即使孤独也要折腾点动静,大多数人无非在这两种状态里随时变身转换。出了问题,自然因为我是独立的和世界没有关系的,何必担当,都是世界的错;闲了或是成功了,或是有欲望去成功了,那一定舍我其谁,不搞个天地变色,我都不惬意。

但等到明白,在世界都找不到答案,问题的答案在问题里,你对世界的问询本身就是答案的时候,或许也就开始学习成熟了。成长是一点点来的,成熟是因为知道,如何产生这些问题、如何回答这些问题,成熟瞬间也就来了。当你不借助外面的力量,开始问询自己,捧着自己的问题欣赏问题本身,然后明白问题的答案在问题里,成熟也就悄然而至。

成熟不是面临选择,选择是成长路上必须的事情,成长总是会带来无穷的选择。如何选择才代表你是否决定,是继续懵懂的延缓成熟、还是选择不得不的成熟。世界总是会告诉你偷懒的机会和顺应环境的捷径,只是为了同化你和涂改你。你也总是会发现,这个人生一直让你成长,却使出吃奶的劲,让你不能成熟。这个人生一直蛊惑着你,在你需要选择的时候把选择权交给这个世界。

可以做,但是我选择不做;可以不做,但我选择必须去做。不是自虐,是因为你不为难自己,世界就为难你。冬天不剪枝,春天不好开花;开花还不能开的太过,因为秋天你还要结果;果子你还要有舍弃,才能最终收获甜美。你可以不剪枝,也可以尽情怒放,也可以尽可能多的累积果实,这是你的选择。但别埋怨果实不甜美。

世界通常是由结果组成的,原因总是莫名所以。人生要是有悲哀,就是结果倒推的时候,言之凿凿、宿命必然,行进时昏昏然不知本来。真找到了原因,看似必然,却又总是似是而非。原因要么是自己成功的必然,要么是宿命的失败。原因在别人那,结果在我这,总是能安抚一下自己受伤的心灵,才不至于对自己厌倦。于是成长成了一个骗局,世界骗你你骗自己。

人生拿着原因说事是骗不过去的,因为结果永远是昭昭。就如你再怎么装扮,或许骗得了这个世界,但是你清楚的知道镜子里的还是你。你再涂改自己的形象,获取这个世界的认同,但可惜世界总是拿着潮流和个性说事,你也就将就着在潮流和个性里犹犹豫豫。一不小心,就是别人的翻版,或是特立独行到被世界遗弃。

可惜人生还是你的,你也只能在事情没来的时候,学会焦虑,却必须在事情里安之若素、坦然自若。结果带来的是开始,而不是结束。结果永远告诉你的是未来怎么做,而不是原因是多么的令人疑惑或是不堪。

恍惚里,酒在醒酒皿里弥散着一点点的雾气。年代遗留的味道和淳美,一定间杂着些微的残渣,但不影响酒在杯壁上执著的印记。味道和口腔有关,却被喝下的酒和眼睛、嗅觉蛊惑着,更被心情和对面的人叨扰着。阳光透过杯子,让如血的酒,有点燃烧的感觉,投在桌子上的影子,却宝石般的润泽。

酒未老,酒的成熟需要时间,也需要心情,人或许一样,人生也就大抵一样。

长成大树

左岸记:成长是一个向量,成熟是一种状态,我希望成长得更有深度一些,过早成熟的果子大多并不甜美。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