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花草时间与博物人生

花草时间与博物人生

文/Anyer✿.sharey

被商业圈大肆利用于造势的双十一终于是过去了,可是双十一后有双十二。看了一下朋友圈的状态,女人几乎是“剁手”话题,男人们呢,大多是女朋友或是媳妇淘宝购物的“凶残”。有时候还真是不得不佩服自己某些方面的理性,总觉得水太深,消费者又怎敌得过商家天生的狡黠与算计?比起那些待发货待收货待评价几十个数量的,只想自嘲一句:温柔的,在这里。

很想知道为什么我们中国人把双十一当成如此重大的一个节日来庆祝,四个“1”而已,却已然成了众人认可的一个大日子,是提醒单身人群他(她)们的独身状态还是其他之类的?——毫无意义。

昨日在新浪瞎逛,零零散散看了点书摘,后无意间发现好评榜单上几个熟悉的字眼一闪而过——张小娴:《谢谢你离开我》。毫不犹豫地点开阅读,其实她的书,一直都很少用冗长的文字去写某件事某个人,每一章的篇幅都短而精,但是句句正中人的要害。看到入神之时,居然已是最后一章,意犹未尽:

爱情不是阳光、空气和水。

它不是必需品。

然而,它就像夜空中绚烂的烟花。

烟花不是必需品,每个人却都想看一回烟花。

文字之美,精神之渊...

读书越多,人亦越寂寞。在看一篇文摘或是一本书里某个篇什前,你不明白一个道理,懵懂单纯的样子着实可爱。然后读下来,你发现有些事其实是另外一个模样、另外一种状态,你先前那些狭隘而纯真的认知和它以外的东西相碰撞,定是全新的思维和想法,有淘汰有捡拾,但愿这个过程是去其糟粕取其精华。

人和书一样,需要被解读,但又无法被完全解读。就像张爱玲的作品,一直到现在依然有众多的学者去研究和品评,试图通过其作品窥探张爱玲的真实内心,遗憾是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张爱玲。“了解”这个东西,从来都不会是百分百。

剧烈变动的时代,所有的沉浮都太过迅捷,情感、机遇、生活均是如此。而神圣和世俗,就这样混合在一起,我们在这个复杂的过程中蝶变,历经千锤百炼。以至于后来,再平常不过的一个事物,也能给你一箩筐人生哲理。

水深水浅东西溅,云去云来远近山。纵使寂寞,依然抱啃林青霞新书《云去云来》,另外补充一句,白先勇先生为其新书写的序当中,有一段印象最是深刻:林青霞拍过上百部电影,扮演过人生百相,享尽影坛荣华,也历尽星海浮沉。演艺生涯,变幻无常,有时不免令人兴起镜花水月、红楼一梦之慨,一个演员要有多深的内功定力,才能修成正果,面对大千世界,能以不变而应万变。

一路成长,一路沉醉...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花草时间

左岸记: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有弗学,学之弗能弗措也;有弗问,问之弗知弗措也;有弗思,思之弗得弗措也;有弗辨,辨之弗明弗措也;有弗行,行之弗笃弗措也。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果能此道矣,虽愚必明,虽柔必强。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