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Cosplay扮演谁的人生?还是只为放弃自我?

Cosplay扮演谁的人生?还是只为放弃自我?

因为工作的原因,周边大多是22-28的青年人,这让我能更好的了解青春的成长。

春天是每个公司的招聘季,在招聘季上我遇到了Lara ,24岁,毕业两年,换了两个工作。像每一个应聘者一样,Lara的妆容和服饰花枝招展却又十分克制,我在她的简历里特长项目中,见到了“cosplay”。这个让我很好奇,因为第一次见到把“cosplay”当做特长而不是爱好的。

我不太分得清模仿秀和cosplay的区别,所以多问了几句:“cosplay和模仿秀有什么不同呢?”

“这个是‘我像’和‘我是’的区别。模仿秀是努力证明我像,而我们要做到身心外表气质都配得上‘我是’。”不假思索的回答,通常都是回答过很多遍的结果。

“那你觉得最快乐的是什么呢?”

“是观众们看到,说“这个***(角色)太漂亮了”,而不是说这个人真漂亮或是扮的真像。再就是,装扮好,我就忘我了,我就是***了。那种感觉跟我又活了一次似的,哪怕就是一瞬间呢。”

“为什么那么痴迷,还把这个当做一个特长呢?”

“为了和理想的偶像拉近距离,并有机会活一次偶像的生活。”

东方哲学里推崇“言行一致,表里相应。”孔子几千年前说过:“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也是内外相谐的意思。但现代因为世界的发展,我们却越来越多的讨论起类似多重人格的问题。多重人格大致被描述成“不同的灵魂居住在一个躯体里。”通常,我们也会把这样的多重人格归结为少年时期或是人生经历里的重大挫折或是坎坷。但我们的成长告诉我们,越来越多的,我们经常遇到“变色龙”、“变形虫”。他们很好的适应这个社会,随时的变换自己,最大限度的获取自身的利益,似乎能够完全把适者生存的法则运用到了人生中。我们总是能发现周边有无数的“变色龙”、“变形虫”,而且似乎总是过得比我们好,于是,我们也开始尝试各类的变形和变色。

另一方面,我们也经常被迫的被别人定义成某种角色,于是我们努力的去扮演,希望能得到社会或是别人的认可。社会的分工成为人的分类,人们习惯于把自己也确定为不同的角色,尽可能的完成角色的扮演。男人在扮演老板、下属、父亲、儿子、朋友,女人努力去扮演妻子、爱人、情人、妈妈、女儿,我们把角色当做了自己的人生,一方面自己这样容易得到社会化的认可,一方面可以尽可能的避免受伤害。

现代世界,很容易被定义为充满危险,充满伤害,人生已经不是自己和世界的战争,而是与面对面的每一个人的战争。战争就需要防护和盔甲,也需要更强大的力量,更强大的内心,而这些要求似乎更加促使我们去扮演我们力所能及的角色,原因只简单到我们对自我的力所不能及。

Lara最后还是进了我们公司,中规中矩的做了公司的业务内勤,我很好奇她能否在业务里有惊人之举,最后却让我有点失望。Lara可以为了cosplay,细致到去做身体的微整形,却做不到在业务上的细致入微和全情投入。给我的感觉,工作和生活是她漫不经心的演出,而cosplay才是她真正属意的生活。

Lara和我观察过的很多年轻人一样,对自我的不满已经发展到对自己生活细节工作细节的怠慢。他们有很多的理由去埋怨这个世界的不公平,但反过来又对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不加努力。我经常见到那些对生活、对工作有诸多不满的年轻人,把自己尽可能的时间和精力花费在对人生没有任何效用的事情上。起初他们的理由通常是,用这些去让自己放松和快乐,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对人生重新充满渴望,才会有勇气去面对人生;但及至后来,他们将这些变成的生活里唯一他们觉得有意思的事情。

我有意识安排Lara做了一些小的细致的事情,而且按部就班的告诉她时间、节点、效果要求、绩效评定方式、流程等,发现Lara是可以完美的完成的,而且也能较为创造性的解决问题。于是,我发现,问题的关键是她不知道如何去做她应该做的,而不是她不能做。当她觉得自我担当不了自己的生活时,在生活、工作、社会角色担当方面遇到疑惑、或是打击后,她选择的就是角色扮演,因为角色的扮演是有章可循,有评定的标准,而且不用担负相应的人生责任。

当我们扮演某个特定角色,是一种类似于人格替换的过程。但不同于人格替换或是多重人格,角色扮演的方法在心理学上本身有很良好的运用,目的是能让角色扮演者更好的挖掘出被压抑或是掩盖的真性情。毕竟,社会角色是从孩童时期开始探索这个世界,就会面对的问题,而角色扮演的心理治疗很好的将自我和社会角色之间寻找到平衡。

多重人格是被迫的,角色扮演的心理治疗是治疗方法,但现实中如Lara却是主动选择了角色扮演。她的选择是可以享受角色扮演的成功和被关注,却不用承担角色扮演的责任。可以肯定的是,我们的生活从开始意识到自己只是世界的一部分时,就开始充满了未知。而这样的未知,在我们的学生时代,被教育成,只要读懂了书本式的东西,自然面对这个世界没问题。“太阳之下没有新鲜事。”但我们却没有被教育到,在去接受未知的同时,需要担当自我。而且社会也越来越要求你去扮演一定的角色,你扮演的角色是社会认可的,你却未必是自己和社会认可的。

于是问题接踵而至,你拿着少年时学习的知识,面对角色扮演要求的社会。最终,你一定是选择放弃自我,开始随时随地的角色扮演。而且开始热衷于那些不用承担责任,只需要享受掌声的角色。社会角色认定是现代社会的产物,本意是为了让社会化的人更好的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但到了现在成为每一个人逃避责任的理由。

最终,我还是放弃了Lara,她对于cosplay的热爱,已经到了颠倒生活的地步。她太享受那些cosplay带给她的满足感和荣誉,她已经决定不正视自己的人生,一个诗人说过:“由于我们过于习惯在别人面前戴面具,因此最后导致我们在自己面前伪装自己。”

人生或许最终一定会让Lara学会或是懂得,角色扮演是放弃自我。

cosplay

左岸记:演员讲究入戏,那是为了将角色饰演到淋漓尽致,以假乱真。人生似戏不是戏,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人面前人们会自动地切换角色,这是社会的需要,也是自我的保护。每个人都有一层底色,失去底色的人生没有自我,自己和别人都将看不到希望。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