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我把自己的十年青春都装在这本书里了

我把自己的十年青春都装在这本书里了

文/麦洛洛

十年前,麦洛洛还不知道自己以后会变成麦洛洛。那时他叫杨奥,在湖南一个不知名的小城市生活。他要读初中了,差几分无缘小城最好的第一中学。他爸爸好不容易托关系把他弄进一中,但因为他旷了一个月课,被学校开除。那时他的家姐刚去世,自杀的。

有一位从长沙来的舞蹈老师在小城里办学,杨奥的爸爸带他参加见面会。在一大群孩子里,老师看中了他。杨奥瘦高瘦高的,长得还清秀,很适合跳舞。

暑假,杨奥在长沙学习了一个月的舞蹈后,被北京的艺术中专录取。12岁的杨奥去了北京。他在学校里是最不受欢迎的学生。入学第一天他就翻墙逃学,被抓个现行,在全校新生大会上被当作不良学生的例子。他站在台子上,被校长骂个狗血淋头。

可他不惧校长,在校长骂他的时候,他居然和校长对骂。

12岁的杨奥很快便成了众矢之的。学校里所有人都排斥他,他从来都独来独往。他开始经历叛逆期,把头发染成紫色,耳朵上、嘴唇上、肚脐眼上打满了洞,他画眼线,把自己弄得不伦不类。

15岁的杨奥带着这样一副样子,遇见了自己的初恋,并让自己成为风口浪尖上的人物。

麦洛洛开始写作。这对他不难,小时候他就是爱看书的孩子,常常钻进外公的书房。他写些伤春悲秋强说愁的短文。这些文章让几年后成了职业写作者的麦洛洛实在羞愧无颜。

麦洛洛的感情并没有网民心中的美好。他们仿佛两个世界,像给命运硬凑在一起。但他们曾是那样相爱。麦洛洛因为足够爱,包揽了一切家务,为对方所有的暴躁买单。而对方,则为麦洛洛提供丰厚的物质生活,引领着麦洛洛的思想高度。

19岁的麦洛洛和那个人分开后,觉得最该感谢的人还是那个人。

虽然他们的分手如此惨烈,几乎可算是一场海啸,让觉得未来无限美好的麦洛洛瞬间跌入谷底。可如今22岁的麦洛洛认为这场经历是值得的。它让幼稚的他一下子成长,好在命运的揠苗助长并没有让这颗小麦子枯死,他挺过了,所以能够活得更强大。

20岁的麦洛洛离开了北京,到了珠海。他在珠海闭关半年,每天一个人默默无语地看太阳从海平面升起落下。

他在珠海遇见过一个人,有过一段模糊不明的暧昧。可这个人最后还是远走蒙特利尔,给他留下的是一大盒蒙特利尔的黄色枫叶。

此后,麦洛洛离开珠海,到深圳、香港读他最喜欢的文学专业。书读到一半,他进入杂志社实习。在提交了第一个大专题后,他去云南大理旅游。他见到久违的苍山洱海后,他决定长居于此。

他像很多留在大理的人那样,用自己这些年攒下的财富开了间客栈。写作也还在继续。有一天他接到越明姐的电话,她和他的前任是十多年的好朋友。越明姐邀他创作一个长篇。在反复的商量沟通后,麦洛洛终于同意把这十年走过的路写进书里。

小说写到最后,他越来越心疼自己。文章中的小麦田仿佛是另一个人。他心里想道:小小的小麦田,你怎么经历了那么多苦!

所以他把这本书取名《小小麦田》!

像摸着小麦田的头轻轻唤他,小小麦田。

仿佛一个梦。

十年过去了,他没有一次梦到过十年里的自己。可在22岁生日的前一天夜里,他梦见了12岁的小麦田端着个大蛋糕走进房来。他感到巨大的心疼,原来他如此疼惜自己,他一点没想到。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是真的长大了。

他把这十年走过的路都装在这本书里了。出版社的编辑看完文章后,某天夜里,发来一段意味深长的话。

“这样一个款款走来的少年,他的十年岁月也许经历过许多伤痛,但他今天依旧很温暖地站在这里……”

麦洛洛,下个十年见。

 

青春之书

后记:

人越长大,生活就要开始做减法。
它夺去你一些快乐,告诉你什么是成长。
它夺走你一些朋友,告诉你什么是真友情。
它夺走你的梦想,告诉你什么是残酷现实。
人总是要经历孤独,才知道什么是幸福;总是要忆苦,才能思甜。

每个人都会有自暴自弃的时候,觉得什么事都完了,看不到未来,一点希望也没有。但其实最后我们都挺过来了,没有诀窍,没有解药,唯一的办法就是苦熬。正是这一段段苦熬的岁月,才能让未来清晰一点,希望更多一点,心更坚强一点。苦熬为你穿上一身盔甲,让未来的你什么都不怕。
路虽险,至少心里得装着勇气。路虽远,至少得迈着大步走上去。
幸福不会平白无故落在你身上,只有被孤独滋养,幸福才能开出花朵。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