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人类终极问题比高潮更刺激

人类终极问题比高潮更刺激

文/王登科

昨天看了星际穿越。

这是我最近几年看过的最优秀的电影,没有之一。

整部电影可以用三个问题来概括。

  1. 前半部分的问题是,我们花费无数金钱和资源,去探索未知的宇宙,却看不到任何回报,这是否值得。
  2. 后半部分的问题是,渺小的人类,在无垠的宇宙中,如何生存。
  3. 而贯穿整部电影的问题则是,古老的爱与未来的科技,孰能拯救世界。

这是一部非常硬的科幻,里面涉及的很多知识都涉及到物理学,天文学,这让我几乎有一半的影片时间都在给旁边的妹子科普科学知识。难能可贵的是,融入了这么多理论知识和大胆想象的电影,却没有很多很离谱的漏洞,虽然不能说完满,但足够自圆其说。

这不是一篇影评,为了不剧透,我尽量不讲情节,就聊聊这三个问题。

事实上,这个世界上一直有不少人不理解航天事业的意义,曾经赞比亚修女玛丽·尤肯达(Mary Jucunda)给NASA的科学副总监恩斯特·施图林格博士(Ernst Stuhlinger)写过一封信,信中问他,目前地球上还有这么多小孩子吃不上饭,他怎么能舍得为远在火星的项目花费数十亿美元。

施图林格很快给尤肯达修女回了信,同时还附带了一张题为“升起的地球”的照片,这张标志性的照片是宇航员威廉·安德斯于1968年在月球轨道上拍摄的(照片中可以看到月球的地面)。他这封真挚的回信随后由NASA以《为什么要探索宇宙》为标题发表。

关于这篇文章可以在这里看到:http://select.yeeyan.org/view/265546/309669(译言网)

人类终极问题比高潮更刺激

这篇文章我读过好几次,每一次都为NASA的这位科学家的热忱和远见卓识所感动。人类,一颗孤独的星球上的孤独的智慧生物,面临着无数的问题,饥饿,贫穷,罪恶,难填的欲望,无尽的争端,我们就像是一群井底之蛙,喋喋不休的在狭小的井底自生自灭,然而,永远有一部分勇者,敢于突破看似无法突破的限制,飞向井外去探索未知的真相。我们从蛮荒走来,曾经的漫长岁月,我们大多数都吃不饱饭,中世纪的德国皇帝,理想是全国每户人家周五晚上都能喝上温暖的肉汤,而现在大多数人都可以每天晚上喝肉汤,如果我们不因为周五晚上能够喝上肉汤就停止对更美好的生活的追求,我们就不应该怀疑把目光放在未来的太空项目的价值。探索宇宙和研究物理、研究数学一样,是对这个世界的无穷奥秘的追寻,是对人类存在的终极意义的探索,我们能够骄傲的屹立在浩瀚宇宙之间,不是因为我们的科技多么发达,不是因为我们的文化多么灿烂,也不是因为我们的身体如何强健或大脑如何智慧,我们之所以孜孜不倦的向着远方光年外的世界发送着友好和平的电波,都是因为,人类永不放弃,永不停下,用不胆怯的探索精神。如果我们不去探索,那和咸鱼又有什么区别。

从另一个功利的角度来看(当然这功利没有什么错误),航天科技也改变了每个人的生活,最初,最先进的科技都被运用于太空事业,或由研究太空科学而发现,而后,这些先进科技被运用在普罗大众的生活之中,由此带来的改善影响深远。

探索太空是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战,和太空相比,地球上最危险的穷山恶水都像是海绵宝宝的梦乡一样美好。大多数人的经验就局限在地球之上,我们对时间,空间、速度,以及物理法则的了解,都只限于地球,而这些经验在宇宙里面却显得捉襟见肘。在质量极大的黑洞附近,一个小时等于地球的七年,而在另外一些地方,你度过的漫长岁月只是地球的一瞬,时间可以被压缩,空间可以被拉伸,黑洞、引力、时间、维度在无穷无尽的宇宙中组成了一首关于死亡和奇妙的绚烂之歌。

很多时候我都觉得,生命起源于巧合,如果在亿万年前生命刚开始的时候,地球的氧含量低一点,或者臭氧层薄一点,或者离太阳近一点,远一点,质量大一点或小一点,可能地球就会像我们太阳系的其它行星一样了无生气了。按照凯文凯利的说法,生命系统的演化存在某一个奇点,在此前生态系统极其脆弱,在此后则非常强健。人类有这么发达的科技,却依然灭不了老鼠,除不了蝗虫,事实上,就算把所有核弹在地球上引爆,最多也只会灭掉人类自己,而地球的生态系统还会继续下去,甚至发展出新的生物。人类在宇宙中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我们要搬家,就得找到一个适合人类居住的生态系统。这个系统要能够容纳人类的干预,还要足够健壮,能够继续持续下去。但是,如果存在这样一个地方,没有理由不存在着像人类一样的智慧生物,如何与这些智慧生物相处和交流,是关于文化和交流的更深层次的思考。

圣经里面说,“神是爱”。我注意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就是现实生活中,我们能够理解,能够量化的东西,在宇宙中却是不适用的,而难以理解,不能量化的东西,却是不被宇宙所改变的,比如人类情感,求生意识,等等。生命的奥秘和宇宙的奥秘在某种程度上是一样的。星际穿越的拯救之道就是爱,我读过一本叫做情种起源的书,爱情不一定靠谱,但爱是靠谱的,虽然它带有太多象征意义,但是爱和探索精神一样,是我们赖以存在的精神财富。我们不能靠科技,科技属于机器人,只有将科技与人类精神相结合,人才能够自救。

我在很长的时间都会浮现出电影里面那美妙绝伦的土星光环和飞船在陌生星系对接的史诗般的震撼配乐。从三体到失控到文明再到星际穿越,最近我总是有意无意接触到这些关于世界奥秘的东西,难道我就是那个被选中的孩子?这个还不确定,但确定的是,当我们把目光从琐碎的油盐酱醋与斤斤计较的爱恨情仇转移到更广阔的遥远世界的时候,尘世的快感将离我们远去,那超凡脱俗的,是比高潮更淋漓尽致的刺激。

来自我的博客:http://www.wdk.pw/715.html

 

左岸记:王兄所写,极具纵深之感,思考大气磅礴。

老子以“道”解释宇宙万物的演变,以为“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乃“夫莫之命(命令)而常自然”,因而“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爱因斯坦说:“要追究一个人自己或一切生物生存的意义或目的,从客观的观点看来,我总觉得是愚蠢可笑的。可是每个人都有一些理想,这些理想决定着他的努力和判断的方向。就在这个意义上,我从来不把安逸和享乐看作生活目的本身——我把这种伦理基础叫做猪栏的理想。照亮我的道路,是善、美和真。要是没有志同道合者之间的亲切感情,要不是全神贯注于客观世界——那个在艺术和科学工作领域里永远达不到的对象,那么在我看来,生活就会是空虚的。”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霍金说宇宙是“无边界条件的量子宇宙”。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