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旅行的意义是旅行本身没有意义

旅行的意义是旅行本身没有意义

我两个朋友,一个是深度游的绝对瘾者,一个是穿越狂人。

爱好旅行的人总是会有无穷的话题,也有无穷的彼此鄙视。彼此炫耀,也彼此对对方的旅行意义不屑一顾。我从来是好事者,热衷于他们掐架,经常替他们约场子,也慰藉慰藉我这可怜的、无奈的,不能经常旅行的人。

味道不错的苍蝇馆子,很好的黄酒,不知道在冰箱里睡了多久的海鲜。黄酒永远是既可以豪爽,又可以迷惑人的玩意儿。再加点热,配点话梅什么的,口感一流,暗藏杀机,媲美风霜老男人。

他们从来不炫耀装备,因为害怕我心情好或是心情不好,就顺带走了。他们只会展示自己的感想感悟,偶尔炫耀照片。他俩唯一能得到共识的有两点:不会旅行的人,不是说不旅行的人,是那种旅行了而不会旅行的人,照片中央永远才会有令人憎恶的自己。而他们用文字记录自己,用照片记录旅行;第二,俩人都努力做一个会旅行而不是旅行的人,他们说旅行的意义就是旅行本身。

我挑事,为什么你爱深度游,而你就喜欢穿越呢?

我在一个地方呆的久,我既不怕错过风景,也不怕看到丑陋。我尝试去和人、和任何一个风景对话,而不是给不是这个风景里的人说我到此一游。旅行不是为了寻找风景,或是让自己逃避现在的生活,是自己能不能有另外一个角色,看看自己能不能去接近和融入一个城市或是风景。

旅行最简单的事情是到此一游的精彩,最无聊是你为了逃避一成不变的生活而选择去看别人如何的无聊,然后自拍加拍照的证明自己是多么的惬意。罗列你去过的地方,似乎比你旅行的快乐更重要。你的旅行和导游的说辞,网上的评价永远差不了多少。

一次在蝴蝶泉,我一直呆到几乎没有游客了,我才明白蝴蝶泉的美丽;还有一次,在成都和一个老人聊了许久这个城市,才懂得这个城市曾经是怎么样的,又如何是现在这样的;我吃到那个城市自己认为的美食,了解那个风光的自尊和无奈。美丽是用来形容风景的,历史是用来形容形象的,只有旅行的你才是用来形容这个风光和你当下的。

你们说我这叫深度游,其实是我对自己和风光的尊重。我永远不可能遍历美丽的地方,但我尽量确保这一次的旅行对我来讲是一种经历而不是浏览。我用我的眼睛去旅行,我的心去旅行,仅此而已。

那穿越呢?第一次他不反驳,我也就继续挑。

我喜欢穿越,一开始是沉醉于战胜感,战胜自己、战胜这座山、这个沙漠。我觉得只要我准备充足,意志坚决,身体够强,够细心和大胆,我一定可以战胜。我也觉得这样,最终我面对我的人生和世界,一定也信心和实力满满。

再过一段时间,发现你一定会出事故,不管你是小心翼翼还是轻描淡写,一定会出事。骨子里,是你太自以为是,小心是自以为是,大胆自信也是。山也好,水也好,大漠荒原也好,他们是活的、有生命的,越看似一样越不一样。每一次出事,你都因为化险为夷而继续了,但你开始敬畏这个自然。因为他们对你永远是无动于衷,所以敬畏他们,也就是开始敬畏自己。

再过一段,我知道我不是去穿越的,是看到自己和经历风光的。穿越本身就是目的,而不是穿越什么才是目的。风光永远比你想象的美丽,因为你是风光的一部分。过去我常说我征服了什么,我现在总说我被被什么征服了。你看我现在拍的照片,早不像之前永远得意于山顶俯瞰、目的地的标志,而是更像个老妈子唠叨路上的细节。

我累了就休息,想去了就去穿越。那个风光、那个穿越一直在那静静的等着我,他不急,我也不急。我尊重他,他尊重我,于是我就不再计较得失,他也永远不勾着我。风光和我怎么看有关,太多的人有太多的风光永远看不到。

他们互相静默,若有所思。我也就开始胡思乱想…

旅行的意义是旅行本身,无非是说旅行的意义是旅行本身没有意义。

我们总是把人生描绘成一场旅行,那这个旅程本身也没有意义。我们追求生命的风景,却点到即止、人云亦云。美丽的人生在别人的传说里,或是你炫耀给别人的照片里。我们逃避我们必须经历的,刻意到那些风景里美化自己,却不愿意去尊重这个风景和经历。

你喜欢参与到风景里,哪怕纯属是给旅者准备的风景。你被别人或是这个世界洗脑,说着同样的话、匆匆太匆匆的路过风景,你从来没打算成为风景里的自己,只会在意别人是否知道你曾经来过。你以为风景可以历遍,却发现最终你从来没有旅行过。只是在别人的嘴里、眼里旅行罢了。

你接受不了人生的不堪,因为风景在你心里,是没有缺憾的。没有缺憾的经历自然不配拥有美丽,而缺憾和属于风光自己的东西才可能美丽。旅行的你,了解了当下的自己,尊重正视了这个人生,或许人生的旅行才稍微有点记忆。

人生到底是由目的组成的,还是旅行组成的,还是就仅仅是一场穿越?你战胜的是你必须战胜的,还是自己寻找到的对手?还是你以为战胜了什么,其实是被战胜了?

为了到达目的地,你准备良多、小心翼翼、信心满满、身体意志。你能保证成功,却永远保证不了不失败,然后就觉得成功本身也索然无味。人生是充满生命的未知,你以为他是冰冷冷的岩石或是大漠,你的旅行也就变成一场煎熬。就算到了目的地,你也无法说自己的人生就是鲜活的。

当你不再自以为是,你就开始敬畏这个人生,也就敬畏自己。人生会一直等着你,只是看你愿不愿意等待自己。风光不再是炫耀,旅行不再是目的,那路上的细微末节才是旅行的意义。

人生是生命的一部分,我们经常把目的地当做生命,把人生涂改成穿越。风光是我看到的,而不是我路过的。太多的人路过人生的风光,把生命当做一场旅行的目的地。

也或许,我们注定是生命的穿越者,只要我们能每一刻的旅行都浸润其内,尊重自己尊重这次旅行。

旅行

左岸记:既然殊途同归,各得其所,那就说明旅行的形式并不重要,远近不重要,去哪里不重要,怎么走不重要……重要的是旅行的过程发生了些什么,就算什么也没发生,走一趟回来了,你是否发现自己的内心有些东西在悄悄地发生变化。在一次长途旅行中,最好是有一位称心的旅伴,其次好是没有旅伴,最坏是有一个不称心的旅伴。其实你就是自己最好的那个旅伴。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