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致自己,亦为众生记

致自己,亦为众生记

文/Anyer✿.sharey

一只蝴蝶,很偶然的,经过了生。一些旧篇章行将结束,另一些新篇章则将起首。

闲心四起,在之前常逛的两个阅读网站逗留了些许时间,无奈失望而走。随处可见的心灵鸡汤,老调重弹又缺乏新意,原来有心寻找一点自己喜欢阅读的文章或是三言两语,竟也是如此难的一件事儿。又或许,鸡汤无罪,饮者自伤。

这个世界很大,包罗万象囊括所有,你知道的,你不知道的,你想要的,你不想要的...如何在这样一个无限大的多维世界筛选出自己想要的那一小部分?——疲于寻找。

她像沉了船的水手一样,在雾蒙蒙的天边,遥遥寻找白帆的踪影。

琼楼秋思入高寒,看见苍冥意已阑。想起《生活的艺术》里有句话说,艺术应该是一种讽刺文学,对我们麻木了的情感、死气沉沉的思想和不自然的生活下的一种警告,教我们在矫饰的世界里保持着朴实真挚。世界纵然带点浮夸,生活倒也从来都是那么真实,不必失望,何必失望。

人世间有一种相遇,不是擦肩而过,而是内心重逢。感慨往日的那些阅读小站令人失望的同时,其实也算宽心,至少有过一些阅读的享受,美好的东西,但凡遇见,镌刻心间。天色不会常蓝,世事难得美满,但看待的视角可选,应对的情绪可变,人的最终自由,尽在于此。

都说生活就是要贴着自己的性情走,慢慢地发现,太忠于感觉,就难以好好思考。过于理性的生活,仿佛又遗落了诗意,忘却雅兴。太多事情总是两难,或许放逐自己任其自然生长才是最舒服的方式。

在此之前,总以为时间最壮大,无人能敌,万事万物最终都将输于时间。现在想来却不然,最壮大的应该是“人心”,心空无一物,便无边无涯。所谓目空一切,傲然挺立,竟也有那么几分道理。

深知自己的年纪和阅历还不足以驾驭一些美好,想让自己活得不那么辛苦,就必须淡化它。抛开我们在意的一些东西,周围需要你用心的事儿原是如此多,不论是所有该尽的义务,该背负的责任,抑或所有该去争夺或是退让的事物。

一直坚信不出去走走看看,你会以为这就是世界。想去很多很多的地方,沙漠、草原、冰山雪地甚至漫步一些无名的林荫小道,走过的方是真真切切的生活。在旅途的中间,可以不属于起点或终点,不属于任何地方和任何人。

行走于尘世间,我们遗失了自己的光阴,没有个体原点和重心,没有私人年轮和纪念物。风吹云会散,梦醒情可怜。最好的风景,当是在脚下,在路上,在心间。

难忘的人,做过的梦,有过的期待,走过的路,我的故事在春天里开始,又在秋天里结束。介意无用,执着无期,伤感奈何。路过的遗憾,唯有优雅转身,从容前行。

临窗远眺,物我清旷,不念曾经,不思过往。

寻找自己

后记:纪念一下久违的写作

不觉中,这一年过去了大半,转眼间女儿也已七个月整了。希望闺女健康快乐地成长,身边的人都平安健康。

用手机心血来潮打开久违的一些读书网站,却意外发现我竟然连登录名和密码都忘记了,心里突然间有种不可言喻的感觉撞击而来。瞬间觉得也许得失的定义便在于此,收获的种种,必是昨日的种种交换而来的,二者似乎从来都是被生活里的各类砝码在维持一个看似不存在的平衡。

有那么一些时候,好像只有夜晚才是属于我自己的时间,在自己爱的男人和女儿入睡以后,我才能够真正安静下来去思考一些东西,眼下的,亦或是将来的。此刻,又不由自主地想起曾经自己写过的一篇电影观感里的一句话 : 人在不同的角色里,心态从来都是无法复制粘贴的。

说不清楚为什么突然想到那一句,也许是因为缘由太多,一时理不清。我清楚地知道这是尤其糟糕的一种状态,往日追求的规律和清醒,好像一时之间不复存在,就给我的,是一整片如黑夜似的沉寂和空洞。

以前一有心事总爱找那个时刻自认为最聊得来的朋友谈天说地,试图寻找一些正能量来支撑自己打败一些肆意张狂的消极心理。我不容许我的生活太黑暗,积极总会战胜消极,这是我一直坚信甚至迷信着的。

然而,随着自己年龄的增长,角色和处境的变化,不再那么愿意跟人去分享自己的一些事情或者某种经历、点滴体会,越发深沉起来,我开始相信 : 有些事情,这个世界上永远没有第二个和你有着完全吻合的感受和体会,可以述说的,永远只有人和事,而人事物以外的东西,在文字里太难找到它们确切的真实所在。于是我也开始相信不言而喻,也开始相信心照不宣。

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从来未曾忘记。期待迈出第一步的那一刻,不管摔得多疼,那都是我的人生,追逐的路,一直都在, That's just life.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