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逝去的小河

逝去的小河

文/观复

家乡的小河是我记忆中最美的地方。那里的水清凌凌的,一眼望去,能见到河底的细沙和小石子,有小鱼、小虾在河里嬉戏玩闹。河堤上便是芳草地,绿油油的青草迫不及待地伸展自己的腰肢,迎向洒落的阳光。偶尔会有一些野兔从中一蹿而过,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便没了影儿。更远处有几头山羊在悠闲的漫步,惬意的寻找着自己的美餐,优雅中透出几分挑剔来。

那时候,我常和姨娘家的孩子们到小河里玩,那里是我们儿时的游乐场。夏季到来的时候,每日里,我们疯跑到小河边,甩掉脚上的鞋子,挽起裤腿,急匆匆冲进河里。凉兹兹的河水漫过脚面,一种舒爽的感觉直透心底。

若你站在河水里静静不动,不大会儿,就会有一群小鱼围着你的脚、你的腿打转,就像一群充满好奇心的调皮孩子。这里看看,那里转转,偶尔还要咬上两口,让人感觉痒痒的。若是痒得实在厉害,你轻轻一动,它们便会箭一般的窜出老远。只待水平波静时,便又围了来,又跳又闹。它们是河里的精灵,是这碧玉一般、明亮通透的河水给予了它们灵性。

除了河里的小鱼,最有趣的要数河蟹了。它们一般都很小,大的有小孩子半个手掌大小,小的只有硬币大小了。它们有八条腿和两个螯,平均分布在身体两侧,在沙土上跑起来的时候,举着俩大螯,横着身子就过去了,霸气十足。有时候它们住在岸边的家里;有时候它们会在河底的石头缝里;有时候它们也会跑到岸上来晒晒太阳。它们从我们身边经过时,有时我们调皮,就想拿起来看看。伸手就抓了过去,却被俩大螯使劲儿一夹,小手突然一疼,顺手就摔了出去,小蟹就“噗通”一声落在水里,顺势回到家里去了。多么可爱的小家伙儿!

水流顺着蜿蜒的河道静静流淌,为动物和植物奉献着自己的一份力量。它们是沟通天与地的桥梁,赋予生命成长的力量。每当看到秋日里遍野的麦穗随风荡起一波波金黄的波浪,看到院子里饱满的落花生。我就仿佛看到了来年的希望,我们就是因为希望而持续的努力啊!

彼时是九十年代初的时节,家乡的小河充满着灵性和浪漫,使我们儿时满溢欢快和自然。

那是一种多么亲切舒服的感觉……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还记得几年前回去的时候,愕然发现身边的小河变得黯然混浊,再也不复清明。河岸边凝立着几个小选矿设备,在声嘶力竭的轰鸣着。心底蓦然浮现一种伤痛,那儿时的小鱼、小蟹们,你们都去了哪里?还好吗?

河水的清越奏鸣声只在我心底轻轻回荡,整个昏黄的世界一刹那间有些模糊。

儿时的小河,便这样慢慢成为我梦乡里的小河……

我们就这样匆匆走过,过几年,再过几年,当我们回首的时候,还有些什么只能留存在我们梦乡里?

梦中的小河

左岸记:很多美好的东西,往往失去了就是失去了,可能永远再也找不回来。对于70、80后的人,小时候家乡的山峰、河流、古屋都有着非常美好的记忆,它们是小时候人们许许多多玩乐时光的痕迹。现在,那古老村庄的土墙草房不见了,那几株弯弯的柳树不见了,清澈的河水也消失了……我们到底失去了什么?是什么让它们在这个世界里沉寂消失?是时代发展的需要吗?是人们对财富的无限渴望吗?那这一切真的值得吗?我们对文明的要求需要这样的代价吗?是无奈之举还是肆意妄为呢?如果还有办法将这切找回来,甚至变得更加美好,大家是否都愿意用心地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