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40岁感言:说不惑

40岁感言:说不惑

文/关中人

事实上我今年41岁了,写40岁感言,源于夫子那句40不惑,也受到杨绛100岁感言的启发。40岁的感言,在41岁时总结更明了透彻。

虽说40不惑,但41岁的我仍然对很多东西存有疑惑,思想中还根植着许多的偏见。相较于十几二十多岁时对世界的认识,我已经进步很多。所以我有必要将此时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写出来,给当初像我那样迷茫的人做参考,更重要的,我想通过写出来这种行动,对思想做一次彻底的整理,我觉得很多想法在我头脑里很朦胧,我有必要将他们整理出来。

回想这40年来,从小时候穿开裆裤冻屁股,到记得那时母亲在池塘边洗衣服,忍耐不住一天问她三遍离过年还有多少天(因为过年有新衣服穿,有鞭炮放,有肉和白面馍馍吃,有稠酒喝,还有压岁钱,尽管拿压岁钱只在口袋里装一天此后就被父亲哄着代为保管收走了),再到上小学和小伙伴们一起撒尿时比谁射的高射的远,再到母亲第一次把我带进城里,在街边给我买肉盒,是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美味(此后我曾转遍西安的大街小巷,尝遍了所有我能见到的肉盒,却再也找不到那年母亲给我买的那个肉盒子的味道。第一次在我姨家上城里人的蹲式便池,那时候有点紧张感觉周围有人拉不出来,也想不通城里人为啥把厕所放到家里,总觉满屋子都臭。这就是我的童年。

小学有一个同学和我很要好,他学习成绩很好,考试时我要抄他卷子,他捂住不让我得逞。此后在我们一起拉屎时我问他:你问啥不让我抄你卷子,他沉默了一会儿回答说:我现在让你抄就害了你,将来你抄不了别人的卷子,最终还是要靠你自己的真本事。我当时对这些话是懂非懂,此时将它定义成厕所里的友谊。感慨的是此后当我再见到他时,已是20多年后,岁月的沧桑将我与他两个人改变为截然不同的类型,我当时大学毕业工作4年带女朋友回家,它小学毕业由于家里原因就搓学了,本村一个姑娘看上他,冒着被打断腿的风险与他结婚生了孩子,春节他抱着孩子老我家串门,我和他说了不到10分钟的话,除了小时候那些事,实在没有共同语言。我没有忘记小时候的友情,但面对现实,不知道说什么。

记得在上初中时经常被高年级的同学和社会上的人追着打,原因无非是我个高,人长得壮,让我怕他了就可以在班级里立威,要不就是我和他喜欢的女生交往过于密切,他看着不舒服,他自己打不过我,但可以在社会上找那些过早退了学的学哥型闲人来收拾我。每个在乡村上学的孩子都会遇到像我这样的经历,挨了打上学时不敢报复,到每到期末考试时,考试完在考场门口遭到堵截,有些机灵的逃出去,骑着自行车追赶20多里路,手里拿着木棍砍刀,那架势不亚于电影里游击队被鬼子围困突围后的场面。

一转眼到了高中,学习的压力逼迫得大家喘不过气来,天天考试,比记忆力比解题思路比成绩,很多参考书都是新的没有时间做,很多卷子翻烂了也没懂为什么要那样解题,最难记的是英语的固定搭配,这个固定搭配是英语老师自己编出来的,我至今怀疑是她没有耐心解释的借口。难得的是这时还横生出一段惊心动魄的早恋,那种愿为对方死的感情,每天盼望奇迹出现好让自己有个英雄救美的机会,哪怕死了能表白自己的心也是值得的。每天渴望看见对方的心情此刻都感觉仿佛是昨日再现。这个错误的早恋毁了我30多本日记,在一个绝望的傍晚,我一把火将它们烧为灰烬,因为我的日记内容有多半部分是我内心关于她的白描,人世间的悲剧末过于此。在整个大学和此后的6年时间,我如同生活在人间地狱,没有走出她的阴影。后来我决定离开西安,不光为了挣到更多的钱,更为了离开这个让我青年时期伤感的城市,换一个环境从新开始新的生活。事实证明我当时的选择是对的,我很快在工作中找回了自信,在舍友的撺掇中忘记了过去,对漂亮的女孩子产生了兴趣,三年后我与现在的妻子结婚了。

27岁时我是单位的顶梁柱,除了工资每隔段时间就小涨之外,还经常受到老板和副总的小恩小惠,我就在这样的温柔乡内迷失了自己,以公司为家,有看不习惯的仗义执言,有想法直接和老板说,尽管被采纳的很少,但被重视的感觉很棒。公司为我解决了房子和结婚所需的费用,包括操办婚礼(因为我父母在西安)。随着时间的推移,35岁之后由于人才的竞争我不再显得那么重要,工资涨的少了,物价涨得多了,我逐渐对老板有怨言,老板也看出我的心思不在重视我。在一次自不量力的较量中,老板对我彻底失望,从此有意刁难我,科室的人乘机磕碜我,从凤凰变成丑小鸭的感觉每个人多少都有过,二年后我被现在的老板也是原公司的竞争对手挖走。

来到现在的公司,我还没有将自己的身份降下来,在工作中却越感力不从心,从兴奋到失意的过程中我逐渐感到自己的渺小,意识到自己从前丧失了很多机会,意识到专业知识的薄弱。曾经买了很多专业书,有勇气补上,但坚持一段时间就不了了之,人生很多事都是这样的结果。在思想苦苦的挣扎中,我发现中国传统哲学可以聊以缓解我那颗阵痛的心,从此迷上了哲学,从庄子到老子,再到儒学和佛学,转了一圈,多少有些体会,但我知道我所知道的够不上皮毛,这也是很多像我这样不优秀的人的通病。

有句很有分量的话说你与同事的区别不在于8小时之内,而在于下班后的8小时之外你在干什么,我的同事有自愿加班的,有回家帮老婆买菜做饭的,有经营自己小生意的,我是看非专业书外加爬山,只要天气好我必去爬山,爬山之与我除了休息之外,在此过程中能静下心来想明白很多人生的道理,我称之为悟道。我体会到万物的平等性与人的不可复制性,我没有因为自己是个平庸的人而感到绝望,也幸好我将看专业书的时间用来读人生哲学。专业越是精湛的人越像一台机器,离开了被人操纵不能独活,而思想自由的我可以像梭罗那样离开这个城市,拿一把斧子到山里也同样能享受自己人生的乐趣。有位牛人说过一句话:你可以不在乎去当乞丐,难道让你的老婆孩子也跟着去讨饭吗,你在乎过他们吗?正因为如此,我一直强迫自己努力工作,这是我的责任。我始终认为无论是谁,心里都应该有怕的东西,有所要坚守的东西。

上大学之前,我以为全世界的人都生活得像我的山村那样,我在大学里受到像马加爵那样的刺激,深切体会到有钱的孩子可以穿品牌衣服泡妞可以嘲笑我这样的土鳖,而我因为自卑连与我身份悬殊的同学主动打招呼的勇气都没有,好在我将自卑都用在学习的动力上,要不是我确实太笨、家里生活困难,我会选择读研究生。之后在工作中我也没有忘记自己的卑微身份,在我的思想里唯有通过努力工作来改变这一切,使自己的生活获得改善,也确实如此,我通过努力获得了城市的居留权,实现了小时候的理想与大学时的梦想,但这一切实现之后我却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实现了工作前的理想和梦想并没有让我感到快乐和高兴,反倒在与他人的比较中我感觉到自己的生活并不富裕,我的堕落也由此开始。

命运冥冥中自有安排,现在永远是最好的。如果我沉迷于自己的专业,充其量不过是一台比现在更专业高级的挣钱工具,被封闭在自己设计好的程序里执行死循环,对于外界生活与思想自由无从获得。我已经5年没有涨工资了,面临失业危险。但我不被失业威胁,就会成为价值和贪婪的囚徒。此时即使沦为乞丐,也剥夺不了我对生活真相的认识,万物是平等的,不要羡慕别人,羡慕别人就委屈了自己,羡慕别人是不了解自己。一路走来,我一直选择自己认为最好的那条,今天的结果就是我昨日的选择,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内心的痛苦是成长和适应环境的需要,这个星球上没有不痛苦的人。我曾经以为内心强大的人,都有一颗勇敢的心,从不担心害怕,勇敢的心能驱逐一切困境,事实上他只是生活中成熟果断的人,成熟果断并不意味着远离担心,离开风险。

如果不看重钱,就会缺少金钱,看重权利就会接近权力。这两样东西实在太特殊,对每个人都有影响,身边不看重金钱和权利的人我没发现,但农村却有挣钱不多人缘极好的人。我大伯有两个儿子,老大在外经商,有钱但与村里人来往少,老二在村里开车挣钱不多但人缘极好,那次老大在村里盖房,要借很多工具,还要很多人来帮忙,叫了一天也就几个人答应过来帮忙,急的睡不着觉,他母亲知道后让老二帮帮他哥,老二晚上在家打了30分钟电话,第二天来了一群人,所有事情都解决了。古代的陶谦与嵇康,避世的老子与陈抟。我们不能说生活与权利和金钱无关,但凡不重视这二者的人都要深受其苦。钱再多也填不满一个人的贪婪,再少也能生活。生命的载体是生活,钱毕竟代替不了生活,不是有钱有权就幸福。幸福是生活美好的状态,不是生活的个别条件。

回想20年前的理想与梦想,为什么这些东西在今天兑现后就变质了,我没有感到自己幸福,取代它们的却是无尽的贪恋。我想买个彩票中500万,想做个财务自由的人,若不反省自己就会这样重复无节制地持续下去。反问那些财务自由和买彩票中奖的人,他们的生活中就没有烦恼了吗?我有个悲剧的体会:痛苦是你存在这个世界的唯一证明。人在痛苦中反省,在痛苦中学会坚持。痛苦证明你还活着,痛苦证明你和这世界是对立的,是人适应环境的过程。反观幸福的人时常忘记了自己的存在,不思进取乐不思蜀。相比开国皇帝,没有经历过战乱的皇帝更容易败。苦难是生命的一部分,爱它如同享受,珍惜它如同生命。没有痛苦就没有成长,就没有长久有质量的生命。幸福是为了衬托痛苦,完美则为弥补缺陷而存在,生命的常态是痛苦和缺陷,是成长。卢梭说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枷锁是无奈与痛苦。

人生来惰性,不喜欢改变,但这个世界却无时不在变化。不喜欢改变的人往往一辈子也就那个样子了,而那些警觉的人迫使自己不停地跳出来以适应环境的变化,只有警觉而又勤快的人才不会被社会所忽略。从童年记事起一路走到现在,我不能说自己我活在幸福中,因为我一直在逃避痛苦,寻找幸福。逃避本身就是痛苦,因为痛苦才有成长,希望和幸福是我活下去的动力。人本能的趋吉避害,当痛苦来临的时候逃避,在逃避的过程中一直被痛苦追赶,当无路可逃或者不想再逃避的时候就回过头来正面一击。你会发现自己一直害怕的东西其实只是一堆幻相泡沫,转眼即逝。

人的一生都在逃避死亡,看破死亡幻相的人坦然向死而生。但不管怎样,在死亡的一刹那,灵魂和身体都得到了永久的解脱。都说人死后变成鬼,我说死后进入极乐成就涅槃,他又没死过凭什么不信自己信别人。在人的一生中完美是很短暂的,此时的完美很快会被环境改变破坏,变成不完美,遗憾和痛苦就随之而来,所以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

以前我以为这个世上是有天理的,善良和正义必然会得到上天的支持,所以我恪守要做一个正直的人,一个有道德良知的人,但我后来发现所谓的正直善良和道德是被人利用的。日本侵略中国时杀了我们3000万同胞,但上天并没有让这个国家反省,日本天皇裕仁战后也没有被审判,据说他带着老婆环游世界去了。天理和公正体现在哪里?我的天理就是因果关系,正义和善良是个虚无的东西,上天支持正义也同样包庇邪恶,这个浅显的道理却被电视剧和童话故事篡改了,欺骗了多少小朋友和像我当初那样的傻青年。

回想我走过这40年,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幸福与苦恼,小时候想长大,长大了又想回到童年,在山村的时候想住进城里,住进城里现在又想回到山里,这种想法难道不是倒退吗。如果生活有答案,那么答案是山里还是城市?因为生活没有答案,所以无论我住在哪里、怎样生活就都是答案。在熊培云看来,正因为人们死守着1+1=2这样的标准答案限制了自己的思想自由,为什么1+1不能等于3或者问个“2=?+?”呢?是的,标准答案使这个世界有了好坏优劣区分,但生活未必只有一个答案,生活不分好坏优劣,是没有标准答案的。标准答案给教育带来的负面影响——我虽然不完全赞同这个观点,但绝对认可他这个提法。

生活没有标准答案,那么我们所做的事自然也没有标准答案,事是为人服务的,对具体某个人或者某个团体来说是有好与坏的区分,离开了具体的评价人,标准都是浮云。对敌人的残暴就是对人民的善良,所以中国人痛恨的甲级战犯是日本国民的神,中国和日本的老天爷应该帮谁?有标准答案吗。如果有,那也不是中国人一厢情愿的喊几声抗议,谴责日本违反二战条例就能阻止日本人这样做的。天理在实力,在对敌我有客观的判断而不是自欺欺人的通过谴责了事。中国声称对南海有控制权,却被一个小国将在南海捕鱼的渔民抓去判刑,我不敢妄加评论政府在这件事上的作为有什么对错,却证明了光喊口号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这个世界是靠实力说话的,正义与主权在这里屁都不如。

究竟一个人怎样活着才是幸福的,怎么做才是对的,似乎身为过来人的长辈爱给晚辈作指导,不过是用自己的经验来指导别人。经验大多没有错,但错在教导别人的人不是当事人。一个人忠于自己的内心永远没有错,但心有错的时候,如果心错了,那做什么都是错的。如何保证心不会错,这是谁也做不到的事情。如何保证心不会错,这是谁也做不到的事情。我有个一标准,那就是接受现实的安排,尊重事实,一切以事实为出发点,在此基础上做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不带有主观的情绪和感受。有人会说这样做还是人吗,没有感情的机器最符合标准。是的,人有感情,有爱恨情仇,有敌我分别,但生而自由的人无不活在枷锁之中,太感情的人会困于枷锁会失去自由。在现实与理想之间学会妥协权衡利弊的动物是人,诸多矛盾的平衡点体现在一个过程生物身上,这个生物包括人。人是复杂而又矛盾的生物,是没有标准答案的灵性生命。这个灵性生命是个系统,它依赖世界存在,世界是灵更大的身体,也是个系统。这个系统就像幸福的条件一样,内部物件之间没有好坏优劣之分,只有分工不同。

原以为性格和心里是稳定的,比如爱好,喜欢某个人等,事实上通过某些经历后这些东西也会改变,只是短时间看不出来并且改变的人少而已。20年前我个人非常喜欢PC机,觉得这一生能守着它做做WPS表格,打印些文件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工作了,但是现在我每天用它做程式,却没感受到任何乐趣。以前我不喜欢轿车,但随着近年来生活的改善,我也开始关注有关车的品牌与型号及价钱等。凡是被生活改变了的,多少都包含着悲凉和失意,能几十年如一日坚守下来的,大多有了成就。你改变不了生活,必被生活改变。

山的高,在于它不舍脚下的丘陵和沟谷,沟壑常陪伴着它,深沟成就了山的高耸。海的丰富,在于它不弃小流,将自己的地位放的低,即使污水也不嫌弃。所有成功的人都将自己的姿态放的很低,不断地吸收养分来壮大自己。我想成功的人不会认为自己成功,而是谦虚地保持在路上的姿态不断加固自己的河提。我虽不是个影响者,但愿以井蛙窥天的见识,写下自己此时对这个世界和自己的认识,清理自己的迷惑,分享给愿意读完此文的读者。

原文地址:http://www.jianshu.com/p/56d14b1d0a91

四十不惑

左岸记:这篇文章的信息非常大,大家可以尽情的评论、阐述和辩论,我也会积极地参与其中。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