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试问白头跟谁老

试问白头跟谁老

文/沈万九

最近,有一个漂亮的奔三妹子在闹离婚。

虽说国产电视的离婚闹剧跟好莱坞的世界末日一样随处可见,可真正发生在身边的却寥寥无几,所以顿时让我产生了中国式的好奇。

离婚是男方突然提出来的,理由是价值观不太一样,不想一起将就了,想一个人呆着,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类似的借口,如果放在一个20来岁的小年轻对自己刚交往半年不到的小女友说的话,那还算说得过去,顶多是换来一公升的眼泪和薄情郎的外号而已。

可我那可怜妹子的老公一来30好几了;二来他们在一起快6年了,而且还有个快2岁的宝宝。当然,如你所料,这个宝宝是个女娃,更如你所料,婆媳之间为此经常有一些或大或小的摩擦,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负心的"陈世美"还是个从小就娇生惯养的独生子——需要补充的一点是,本文并没有任何奉劝妹子远离独生子的意思。要知道,计划生育的国策都推行几十年了,我可不想引起公愤,而且感情这种东西,妹子要是认定了,就跟瞎子一样,奉劝是损人品的事。

 

所幸的是,作为一名受害者,朋友还算乐观——至少在我们面前,还是一如既往地灿烂、话多、不化妆也好气色(至于夜地里抹了多少泪花,小心脏是否早已碎成了二维码,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虽说如此,朋友们还是怕她想不开,三番五次找节目拉她出来劝慰。期间她说万万没想到,刚乐滋滋地追完年度剧王《离婚律师》,就碰到了这么一出,世上最讽刺的事莫过于此。

朋友A立马安慰道:人生如戏,总会碰到乱七八糟的剧本嘛。你就当作牺牲一把,演一出黑色幽默给大家乐乐呗。

她随即苦笑道,你们要真想乐,我再跟你们说一个吧。你们知道吗?我老公是在7.24号那晚提的离婚。

众人不解:结婚周年庆?还是第一夜亲密接触?

都不是!是她娘的《后-会-无-期》的全国首映日。而且最最讽刺的是,之前2胎申请居然也是那天批下来的——简直比人家情人节提分手的还可恨,当时拿刀砍人的心都有……

朋友B急忙劝道:算了,就当做缘分已尽。你要砍了他也没用,下手重了还好说,要是只砍个残疾,还得照顾他一辈子呢 ……要我说,你就当作被休了吧,一夜回到结婚前,好好琢磨下怎么分家产才是重点……

 

说到分家产,这里并非不想八卦下去,只因截止到完稿前,妹子还在跟其老公纠缠,妹子的律师还在跟其老公的律师商议,甚至妹子的老爸也还在跟其老公的老妈争论……所以接下来还是跟大家聊聊休妻吧。

对此,有劳于各种影视剧,大家一点都不陌生,甚至可以说是跟“纳妾”一样,为某些男士所羡慕的两大古代婚姻制度之一。简言之,因为只要心够狠,一纸休书就可以让人滚粗太平洋(所谓的七出也是扯淡),从此生死不相关,富贵两相忘。

当然,除了休妻,古代还有两种方式离婚,那就是:“义绝”及“和离”。据 《唐律户婚》上记载:义绝是指夫妻任何一方对另一方一定范围内的亲属有殴、杀等行为--疯狂李阳对其外国前妻的做法就是这样了。

至于“和离”,顾名思义是指夫妻双方说好了,谈妥了,和平友善地离婚。换到现在就是好聚好散,协议分手,靠谱点的更类似于《非诚勿扰》里香山和芒果办的离婚大典。

由此可见,虽说百年修得同枕眠,可离婚在古代也是较普遍的事情。最著名的例子就是“天不生此公就万古如长夜”的仲尼哥了。据可靠野史记载,孔子家四代均离过婚——也就是说,孔子的老爸,本人,儿孙子都有离婚史,简直就是心里疾病遗传的典型案例,也难怪孔子常抱怨:唯女子与小人难养矣。

对于孔圣人的圣言,不知大家是否有感。记得去年我写过一篇《恐婚还是渴婚》,跟朋友们聊了下婚前的现象,大家的反应比较热烈。看来普遍都跟我一样,有着类似的困扰。

如今一年多过去,不知道当时这帮恐婚或渴婚的朋友,是否已经成功或被迫地登入了神圣的殿堂。更不知道有多少的朋友,正遭遇着各种各样的问题,并绞尽心机地往围城外闯。当然,我个人不希望大家对本文产生太多共鸣,最好就是隔岸观火引以为戒,或付之一笑各家静好。

 

前不久,大嘴姚跟她老公的肥皂剧又有了新的剧情,比她演的电视剧还要轰动,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问度娘。如果真如所爆内幕那样,大嘴姚一直给人带绿帽子,而且还是无法控制的,身不由己的,那这个婚离得也是件善事。只是,当年很多不明就里的朋友,说因此不相信爱情了,更不相信婚姻了,确实像因噎厌食的人一样可笑。可是,在我们身边就是有这样一群人,比如说作家野夫就是一个坚定的无婚主义者。

此公断言,婚姻制度是要解体的一种制度。并且声称五十年后,婚姻就可能不存在了,并拿荷兰为例,说他们如果想在一起就签同居协议,然后分手很快,有纠纷就按协议来走,完全不需要去民政局花那九块钱。对此,我除了很羡幕此公能够出国去到美丽的大风车国之外,并没有听到什么更多的东西。要知道,每个地方的文化都不一样。文化跟科技不一样,没有先来乍到领先全球,只有适合的土壤种出自己的花朵。

 

“有种,有趣,有料”是热门脱口秀《罗辑思维》的节目宗旨,贯彻得也较为彻底,吸引了不少的观众,当然也包括我自己。

据《罗》其中一课《女神是如何炼成的》谈到:两个人最后走在一起生活,如果最初是因为女的倒追男神而搭上线的,婚姻就容易出现不幸的情况。因为从心理学上去分析,人一旦遇到问题,就会否定当初的决定。正如《武林外传》里佟湘玉里所絮叨的那样: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嫁到这里,如果我不嫁到这里,我的夫君就不会死……

带着这套理论,我试着了解了一下我那朋友之前的恋爱史,发现果不其然。婚前她对男友是非常包容的,很多事情都百般退让,闹过几次分手都是她极力挽回。可是婚后特别是有了宝宝后,她开始正常化待其老公,而且积累多年的不满也在作怪,于是便开始问题连连。

对此,女性同胞特别是那些信奉“女追男隔层纱”的朋友,似乎该琢磨出些什么呢?

 

总的来说,人活一世,白头甜腻到老固然是值得期待的版本,但如果实在走不下去了,也不要勉强,当断该断,等过完今年春节,等孩子高考结束,等出轨在外的浪子或娘子蓦然回首醒悟回家……干脆等中国足球队勇夺世界杯好了。

其实在这一点上,我们可以适当地学习下自信的美国妇女或精致的上海大妈,活到四五十岁还打扮得像是初恋一支花,骨子里坚信离婚未必就是受害者。当然,也可以学习下咱古人,离婚也离得情深意切,你侬我侬,比如以下这篇敦煌出土的“放妻书”(如有文言文恐惧症者,可直接忽视),写得那个文采肯定要比本篇强几倍,而且细心的读者还会发现,这其实不是某个特案,完全是一个代表着当年社会风气的良好范本嘛:

“盖闻伉俪情深,夫妇语义重,幽怀合卺之欢,念同牢之乐。夫妻相对,恰似鸳鸯,双飞并膝,花颜共坐,两德之美,恩爱极重,二体一心。共同床枕于寝间,死同棺椁于坟下,三载结缘,则夫妇相和......械恐舍结,更莫相谈,千万永辞,布施欢喜。三年衣粮,便献柔仪。伏愿娘子千秋万岁。时×年×月×日×乡百姓×甲放妻书一道。”

 

白头偕老

左岸记:情伤过后对爱的态度方显人的智慧。那些缩首畏尾从此远离爱的人,不过是学会了算计投入产出比的市侩,和成熟一点关系都沾不上,而那些休养过来继续寻找爱的人,因为没有背弃爱这一条活水,倒是越老越智慧。 ——苏美

谢谢阅读,更多杂文,可‍关注“沈万九”微信公众号:

沈万九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