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他好像一只流浪狗

他好像一只流浪狗

梁萧从复兴路的地铁站钻出来,习惯性的看了一下天。帝都的霾,还是执著的不理会人们的咒怨,依旧让天似人的心情,混沌着也包容着,然后就奇怪的让人难于下咽,忘记呼吸。口罩是用来展示自己还活着的工具,虽然早已经没什么作用了,最多是个昭示。

之一

梁萧每天要从复兴路去朝阳,几乎是自西向东。迎着太阳的初升,本是个值得雀跃的事情,但地铁从来都是不论晨昏的一个模样。最让梁萧纠结的是早餐在哪吃,在复兴路吃便宜,但要忍受地铁里每个人都发酵般的气味,间杂着为了生计和清醒而涂抹的味道,总让梁萧想把吃的先吐出来等下了地铁再咀嚼一次。但朝阳那边的有点小贵,这样的节省对梁萧还是值得的。于是每次站在地铁口,急匆匆的吃各类的早餐,看着地铁如何把其他人吸进去,又吐出来更急匆匆的人群。那一刻梁萧觉得很悲伤,连早餐都悲伤起来,嘴里呼出的热气和食物的热气,混杂在一起,孤零零的,要吃饱这样才能不冷。

梁萧做着传媒业,纸媒和网络混杂着,行业很悲催,人不悲催。梁萧是西宁来的,一直觉得自己有绘画的天赋,杭州毕业后,就来了帝都。他知道,自己不想回去罢了,只要你不想回去,其实在哪都能活的下去。他明白,必须相信自己画的不错,虽然只是插画或是漫画什么的,要不说服不了自己怎么坚持。

电脑前坐累了,梁萧会歪着头看天。他的座位离窗户很近,楼层很高,但是天还是会被其他的建筑挡着。平常的是,天如何无所谓,他只是看天,他不是帝都的人,所以阴郁的天,他觉得很正常。蓝天永远值得别人惊喜,因为他觉得帝都的天永远不会比家乡的蓝。于是,很多同事说他有点天然呆,没什么景色还要痴嗫的看外面,他只好说是休息脖梗。

梁萧不懂帝都,不懂这个世界,自己也知道在可怜巴巴的坚守着自己都不知道的原则,不努力也不懈怠的活着。他只知道这个、那个不好,自己不会去做,但自己应该做什么,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不做的事情表明我是什么人,我做的不表示我是谁。”这是一个老师说的,他很笃信。

之二

这几天梁萧觉得自己被戏谑了,起因是他请K歌。这个答应很久了,久到别人都忘了,但自己却觉得越来越不得不做,要不自己把自己烦死。他小心回忆了当初的承诺,挨个通知了,轻描淡写却又正式刻意。该来的都来了,预计不会来的也没来。大家都很高兴,或许大家觉得他请是白捡来的,所以嘻嘻哈哈的快乐的很。梁萧喜欢女人们花枝招展再加点性感,特别是在帝都,在外衣褪下时,在K歌包间里,充满诱惑,而且是那种动物本能的散发性的诱惑,不是一对一的,是竞争的、是面对所有异性的。

但等他把包里带的小零食,水什么的拿出来的时候,他感觉到冷场了。怎么回事呢,他们请的时候是这样的啊,为了便宜是带的啊。当初自己还觉得跟做贼似的,为什么他带大家会冷场呢?他有点小难受,身上各处都有点被检视的感觉,大家的眼睛似有还无的钉到他感觉有点疼。这些东西也没少花钱,都是好东西,未必便宜啊。歌照唱,舞照跳,大家在威士忌和啤酒的混杂里,微醺和各自为战。梁萧忍住没吐,毕竟每个人都喝几杯,也不是闹着玩的。

这件事归根结底,梁萧想明白了,他不会被认为是帝都的人。这个和户口关系不大,是这个城市本来就在吞噬人们。吞噬的不简单是数量,而且是让每个人都变成一样的,简单的重复就是一种消灭。那些已经被消灭的看着他这样还没被消灭的,是另外一种眼神。自己要被消灭是需要投名状的,要进入他们的狂欢,不是做他们现在做的事情,而是要重复他们曾经做的事情才行。

之三

梁萧的隔壁坐着一个女孩,做策划的,比他资历好。传媒业需要拿得出手的东西,梁萧在努力,那个女孩似乎已经算有拿得出手的东西了。她也是外地来的,北京人似乎都没有在工作似的,他和她的周遭都是各类的外乡人。她也很淡定,自顾自的,不知道是抗拒世界的结果还是已然修炼成仙。梁萧不知道自己喜欢她不,或许仅仅是同病相怜的感觉,也或许梁萧根本无权去喜欢,所以不明白自己喜欢与否。

他也试探过几次,不管是言语的还是行动的。吃饭还总是一起,公司都传的风风雨雨。她很闭合的回答,和淡定的和年纪不符的行动,让梁萧很沮丧。他们说自己是压不住这个女孩的,这个让梁萧偶尔就豪情万丈好胜心浮出来,想做一个斗士去抢一下争一下;偶尔也就刻意的躲避,想让别人认为是女孩子喜欢自己。他觉得自己有病,跟无关的人都很轻松,目的性颤抖的面对有些人就是不由自主的因为猜测而神经质。他在其他人面前是阳光的有趣的,在她面前就开始无趣也开始晒忧伤,这是病,梁萧觉得应该治。

梁萧觉得,这个世界正在变得越来越可笑,但不影响自己学得幽默些。他努力的笑着面对世界,延续着和其他人快乐的没心没肺,和小心翼翼的学会对那个女孩的敏感。春天到秋天,他们猜着对方,也被对方猜着。这个帝都压根没有打算让人们去爱,因为爱本身是个奢侈的事情,不是没有爱,是无力爱也不能爱。你真的爱了,这个帝都还容得下你么,你还能忍受这个帝都么?帝都的雾霾总是随时的来,告诉你的无非是这是帝都,你还是老实点好。

梁萧明白,梦想和现实之间,有些人只是缺个开始,有些人缺的是坚持,而有些人压根就是拿梦想来安慰现实,梦想和现实之间压根就没什么联系;有些人梦想和现实之间只有幻想或是自以为是,所做的就是扼杀梦想或是留着证据给未来后悔难当。而他自己,梦想是不存在的,因为只有现实,现实不是残酷,而是现实就是现实,他可以告诉自己必须成功的理由,不是他是谁,而是他要活下去。

之四

梁萧喜欢星爷大话西游里的一句话,“他好像一条狗啊…”。别人看的是好笑和可怜,他觉得那才是现实。记得一个老师说过,一个城市能被称为大都市,就一定有流浪狗和流浪猫。梁萧觉得自己就是一只流浪狗,来自哪里不知道,只知道混迹在这个城市里。这个城市大的足够包容他,奢靡的足够养活他。他从来不自卑自己的出身,因为出身好的宠物狗,自己既成为不了,也竞争不过,也永远没有交集。

流浪狗不可怜,因为他们知道照顾自己,也知道如何活下去和打发时间,他们只和流浪狗交流。流浪狗最大的原则是不能轻信这个城市的人,有了施舍我很高兴,没了我不忧伤,期望随时按时的施舍,最后倒霉的一定是自己。这个城市是属于人和宠物狗的,一样是属于流浪狗的,偶尔流浪狗对这个城市更熟悉也更融入。流浪狗只有今天,没有过去,或许会惦记一下明天,连后天是如何都不奢望。于是他们吃的时候快乐的吃,玩的时候快乐的玩,不留给明天什么念想。是那么一群会悲伤会发情的动物,却从来不去爱。

饥饿的日子或是变天的日子,他们总能找到可以捱过去的办法和地方,哪怕是公园长椅下,或是那些不能吃但是能维持咀嚼骗得了肚子感觉饱的东西。没打算在一个地方活下去,搬家除了被迫的追赶其实多是自己的厌倦。他们敏感四季却从来不在意,因为不值得在意。冷了暖了,自己要想不比其他的流浪狗差,只能靠外表看着的滋润和内里的狡黠。如何找到食物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快乐的玩、如何活下去,这个永远是自己的,不能告诉别人。

流浪狗明白,装可怜和卖萌这个事情,流浪狗是不允许的,那个是宠物狗的专利。他们冷冷的矫健的梭巡这个城市,也小心翼翼的不激怒这个城市和世界。他们的梦想,是不再幻想自己的梦想,梦想是折磨人和危险的、致命的,没有梦想的那一天要么是我死了,要么是真的生活的不错。流浪狗充满温情,却永远冷静,温情是用来温暖自己的,不是去被世界发现自己有多脆弱的。

流浪狗不嫉妒比自己活的好的,他只能活自己,于是满满的欲望,却最简单的表达。有玩伴,没朋友,有露水情,没有结伴。他知道就算有朝一日自己接了天上的馅饼,他还是一只流浪狗而已。一样会在乎吃,一样会随时的恐慌,一样会连自己都不信任,一样会在下雨天躲在长椅下发呆…

之〇

梁萧近来很喜欢后海,这地儿是这个城市的过去,也是这个城市最虚幻的地方。

那里的酒吧,里面的人,没有区别,很是平等,都是流浪在这个城市的流浪狗。充满诱惑,还让诱惑激发着诱惑。只简单的因为,这里只有欲望幻想,没有现实,没有梦想…

 

城市流浪

左岸记:将自己驻扎在大城市之中,首先要明白自己将以怎样的身份去面对这个城市的一切,其次是看自己能不能在这个城市中找到某种共鸣的东西,是某种文化,哪个能力,一座房子,还是有一个人……如果什么都没有,那么于这个城市,他就注定着一直的流浪。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