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痛苦,就是因为我们太弱;从容,就是因为我们变强了

痛苦,就是因为我们太弱;从容,就是因为我们变强了

推荐这篇文章,无它,是因为这种心态令人释怀。

正文:

在LSE的一个社团的迎新的时候,我们每个人自我介绍。到一个了一身LV,爱马仕的女孩子自我介绍,说起爱好,她想了想说:喜欢跑车。然后很淡定的坐下了。很多同学你看我我看你,投以“炫富”的判断目光——“这个妹子是来拉仇恨的?!”。

但是在后来天的小组聊天中,我们发现,这个女孩子很谦逊乖巧,真实纯朴,并不是我们所知的一些热衷“炫富”的人。事实的情况是,小女孩从小家境就很优越,周边朋友也都是相当的家境。在她和她的朋友们的生活中,一件香奈儿和我们很多人眼中的优衣库一样普通。她也从来没有觉得说“喜欢跑车”是炫耀,因为在她的生活圈子里,喜欢跑车和我们很多人喜欢邮票一样的普通。

为什么她“衣着香奈儿爱马仕,说喜欢跑车”我们就会觉得她炫耀,而如果她“衣着only优衣库,喜欢吃肯德基”我们就不会觉得呢?不是因为她炫耀,而是我们太low。挣扎在基本生活水平稳顶的我们面对一句从容淡定的“喜欢跑车”瞬间心生鄙视,原因不是人家爱炫,而是因为我们太穷。

本科毕业时候,一个同学去了某投行,他的年薪市场价60-80w一年大概。那年就业环境很烂,基本上能有个年薪12w的工作已经不错了。我们有同学得知后向他恭喜求包养,而他一脸无奈的说:其实这个工资我不满意。有些人对我说:他太能装B了,炫耀啥。——“你TMD还让不让我们纯屌丝活了?”

但是,仔细想想他暑期实习的单位在高盛香港Office。而且我们同学之中他这个级别的大神以及一些在我们看来在成绩,身体素质,综合能力等等的并不如他的大神们,好几个找到了比他年薪更高的工作。对他而言,他的那个工作确实不是一份理想的工作。他100w+年薪实力的人拿着60w的年薪的工资想想确实有些遗憾。

为什么他“拿着60w+的工资遗憾工资低”我们就会觉得他炫耀,而如果他“每个月3000+,抱怨工资低”我们就不会觉得呢?不是因为他炫耀,而是我们太low。辛苦如狗一样的找工作的我们面对一份抱怨60w+年薪的无奈表情瞬间心生鄙视,原因不是人家爱炫,而是因我我们太挫。

有一个师兄,跟我们吐槽他找不到女朋友。但是这师兄每天身边莺歌燕舞,被各种美女环绕。给人感觉就是天天约会都不带重样的那种高富帅,结果跟我们一群屌丝抱怨没有女朋友。很多弟兄跪了,高呼:“哥,咱能不炫妹子了吗!?求求你了。”

后来这个师兄和一个海归二代女神在一起了。现在想想这位师兄金融工作,擅长国标和钢琴,父亲是大学教授,以及自己有六块腹肌。这种高质量男生也确实想找匹配的妹子不太容易。想想之前每天围绕在他身边的“庸脂俗粉”,确实难以让这位睥睨屌丝的男神上眼。他的吐槽确实情有可原。

为什么他“吐槽没有女朋友”我们就会觉得他炫耀呢?不是因为不是因为他在炫耀,而是我们太low。对于我们这些专职备胎的纯钓丝来说能有一个女友就不错了,那还能有机会像他一样那么多妹子机会。我们对他的抱怨,原因不是人家爱炫,而是因为我们太弱。

要这么回忆下去,八天八夜不够用。我们别人炫耀的鄙视大多诸如此类——人家这不是炫耀,只是我们太low!我们总把一些人的无意识流露当作炫耀。而事实上被我们当作的炫耀的东西,在人家看来都普通到不用考虑说出来之后给人带来的感受——谁会在乎告诉别人我吃了一碗难吃的米饭呢?当然你在每天吃不上米饭的人面前还是有可能被看作在“炫耀”。

在哪里欲求不满,我们就在哪里愤怒。我们在乎的不是他们有什么,而是跟他们比我们没有什么。我们评定一个人是否在炫耀不是根据他说的内容本身,而是根据我们对他所拥有东西的稀缺程度。我们对他的愤怒以及衍生出来的敌意,根源于我们的欲求不满。“我想要的我弄不到,你有你还抱怨你太少,啊啊啊你个贱人!马太效应不带你这么玩的!”——“欲望”真的是“化腐朽为神奇”的魔法剂,一句普通的坦言经它点化立马变成炫耀。随口一说带来的敌意就这么洒脱,欲望一起,呼啸奔腾。

一个十恶不赦的学霸面对九十九分时候的纵横老泪只有另一个恶贯满盈的学霸才能理解。面对学渣嫉恶如仇的眼神,他们是那么的无辜又无助。一个肉嘟嘟的肥婆在一个难民面前一边吃肉一边吧唧嘴,这就是赤裸裸挑衅,但是在一个苗条的女神面前这就是自取其辱。在另一个肉呼呼的肥婆面前就会听见,“诶油自己人啊!清蒸的还是红烧的?”

想我天朝社会环境如此复杂,欲望诉求如此多元,稀缺资源如此纷繁,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的语言忌讳则要多的多。因为你真不知道你多么习以为常的事情,在有些特定的情况下被一些人看来是多么的“炫耀”。如果你在六十年代,逢人就问“吃了么”,你就是在炫耀。你在工科学校你问,“哥你看我妹子靓丽嘛?”你就是个贱人。

当一个爱情美满,事业丰收,哈弗毕业,身材健硕的帅哥发出这样一条微博:“今天和老婆开着新买的布加迪威龙回哈弗母校好开心!另外被同学说八块腹肌快没了,好着急!”穷人会觉得他炫耀“布加迪”,老光棍觉得他炫耀“和老婆”,非名校会觉得他炫耀“哈弗”,排骨男会觉得他炫耀“腹肌”。当然,对于非名校的又老又穷的排骨男光棍来说,他这条微博就是开八个小号开黑之的节奏;而对于和微博楼主的一样实业有成,身体健硕,家庭和睦的哈弗同学来说,这就是一个随口抱怨,底下留言不过“哈哈哈”而已。

记得当年小沈阳说:“啥叫善良,别人吃不上肉,你吃上肉别吧唧嘴就是善良。”干投行的喊“工资不够高”,干咨询的哭了;干咨询的喊“平台不够高”,四大的哭了;四大的喊“生活太单调”,搞科研的哭了;搞科研的喊“生活保障低”,干传媒的哭了;干传媒的喊“工作不自由”;在国企的哭了;在国企的喊“升迁无前途”,公务员哭了;公务员喊“社会地位低”,干投行的哭了……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只有见过真正的大江大海,才不会轻易鄙夷未见过波浪滔滔的叹息。当我们再被某个言行激发反感甚至激怒而原因是我们认为他在炫耀的时候,我们可以明确的告诉自己:我在这方面很弱,确实很弱——当我们还很弱小的时候,我们唯有学会淡定与包容。不要去攻击别人的“炫耀”,不管他是否是真的炫耀,因为这只会暴露我们的软弱——而已。

哪怕你想更好的掩饰自己的短缺,也要更将注意力集中在进步。因为当你满心咒怨,谩骂一个炫耀贱人的时候,实际上人家只是无意识的将自己最普通的一面流露出来了而已。你这一怒,就暴露了你的阶层,你的贫穷,你的丑陋,你的愚蠢等等任何你本来一直想掩饰的方面——没有比愤怒更赤裸裸地将一个人暴露的更彻底。

与其任每次面对炫耀的不爽和愤懑憋出内伤或者骂出外丑,倒不如好好利用这股黑暗能量,刺激自己工作更努力,学习更刻骨,化妆更认真,减肥更起劲。这样你不仅逃离了无休止的样貌羞辱,智力比拼,财富虐杀等带来的精神折磨,你还有更多的机会去缩小这段差距以及减少其带来的精神压迫。更为关键的是,在这个过程中你会慢慢认同这种差距的合理性——先天禀赋,后天机遇和努力等综合作用下的差距合理性,你的痛苦会被这种合理性逐渐削平。

曾国藩说:“欲宏其量,必扩其识”。我们的愤怒源于我们的脆弱——我们的欲求不满——弱小而不能达到我们自身的期待。当我们的能力不能匹配上我们的野心,我们会很痛苦;当这种匹配被别人从容公开展示,我们就会更痛苦。痛苦,就是因为我们太弱。

变强,只有变强。当我们足够强大的时候,我们是很难被冒犯到的,因为曾经刺激到我们自尊心,被我们认为是炫耀的东西,已经变成我们家常便饭甚至不屑一顾的杂物。当年让我们心灵激荡的东西已经不会从新纳入我们眼界。从容,就是因为我们变强。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归根结蒂是自身禀赋和能力为基础。只有开拓自己的眼界和见识,才能更有可能的过上一种更高质量的精神生活。从容,从来不是一种刻意做出来的状态,而是一种以实力为支撑自然散发。

(来源:公众号负负禅师)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