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粉红色的战争及情谊

粉红色的战争及情谊

文/荠麦青青

友谊于任何人而言,都不可或缺。男人之间有八拜之交,有管鲍之交,有刎颈之交,但女人之间却不容易产生如此深刻的交情。

原因无它,理由有二:

其一,源于女人的善妒。

妒忌是人类的胎记,亘古皆然,物种的进化和社会的巨变并没有削弱和褫夺它旺盛的生命力。但妒忌之魔影更容易在女人身上盘踞。男人看到同性比他强,往往会有膜拜之意,也容易激起其奋发之心,这也是男人天性中强烈的竞争意识所致。而女人若看到同性比她强,产生的往往是嫉妒之心,哪怕她们之间是义结金兰的闺蜜,若一方在某些方面强于自己,那种微妙的嫉妒仍可以隐隐地从她的眼角眉梢流露出来,或者在她的内心深处潜滋暗长,这份小小的嫉妒有时甚至如一根蒺藜扎在她的心上。

钱钟书先生在他的《读伊索寓言》中如此戏谑女人的善妒,“譬如一个近三十的女人,对于十八九岁女孩子的相貌,还肯说好,对于二十三四岁的少女们,就批判得不留情面了。”原因何在?无非是后者与她们接近同龄,一旦同龄或者接近同龄,境况趋同,便会产生一种可以放在同一台面上一较高下的气场,于是暗中角力的氛围也悄然形成,这也类似于我们绝不会和千万富翁和亿万富翁去比阔,也只能去暗妒那些比我们条件稍好或者好出一大截但也不至于需要我们仰首视之的身边人。而嫉妒,作为人类的特性之一,也是弱势的表现,所以,毋庸讳言,在此项目上,女性更长袖善舞。因此难怪有人如此调侃,“若想赢得一个女人的友谊,你不能穿得比她好。”盖过她的风头,你便等同于输掉了与她的友谊和成为至交的前提。

当然,凡事不能一概而论,女人之间的经济条件和审美眼光毕竟参差有别,难不成你要女人们永远穿着姐妹衫才能证明她们之间的友谊固若金汤、颠扑不破吗?当然不是,但,若想让女人间的友谊天长地久,你们也不能在诸多方面产生无法逾越的鸿沟,鲁迅先生曾一针见血地说,贾府的焦大是不会爱上林妹妹的。没有旗鼓相当,连友谊也无法独活,爱情和婚姻,莫过如此。所谓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是形诸高质量友谊的重要参数,所谓圈子文化便是一明证。

因此,优秀的女人之间是可以惺惺相惜的,比如张爱玲和炎樱。炎樱是张爱玲一生中最重要的知己。 张爱玲的插画照片等都由炎樱创作着色和拍摄,并参与见证张爱玲与胡兰成的婚礼。张曾在多篇文章里不吝笔墨去夸赞她的慧黠和可爱。炎樱的灵气逼人和性格魅力使得她人缘甚好,广受欢迎。正因为两个优秀的女人可以互为倒影和参照,所以闺蜜若此,伊亦荣焉。有人曾说过,一个男人最好的配饰是他的女人,那么对于女人而言,她所选择的女性朋友何尝不是她生命中的高标?

虽然物以类聚,但两个自视甚高的女人之间是不大可能产生友情的,比如冰心和林徽因。冰心,这位在她清丽柔美的笔下始终以爱与希望为主题,且在生活中以温婉贤淑而著称的女子,在一些文章中竟对林徽因语多讥诮,甚至不乏刻薄之暗讽,似乎颇不符合她一贯予人的印象。从个体论,她们都是才貌双全的奇女子,都是当年若干男人扬尘逐之的梦中情人,但是这样的两个女人是铁定无法成为挚友的,尽管这其中有她们身世背景殊异,性情亦迥然有别之原因,但最重要的情由还是,同为女人中的翘楚,一向被众星捧月的她们只会扮演女王之角,又怎肯轻易去俯就和仰望另一个同样出色女人的光芒?我只做月亮,星星还是别的女人来充当吧。所以,女人既然喜欢做自恋的水仙花,难免就会陷入孤芳自赏的小天地,天地一小,哪还有别人的容留之所以及能够与她比肩而立的友谊?

其二,关乎女人的人生定位。

女人一向是感情动物,即便现今的女强人多如过江之鲫,但若问一下她的人生排序,也多半是将感情和婚姻排在人生榜单的首位的。所以,与爱情和婚姻,与家庭和孩子相比,友情在某些时候便显得并非那么关乎宏旨了。一个女人,可以在谈恋爱的时候怠慢友情,可以在婚后忽略友情,可以在有了孩子后顾不上友情,可以在人生失意的时候远离友情,即在人生的诸多阶段和时期,女人是可以与友情疏离甚至将其弃置不顾的。

而男人则不同,他们不会因为人生中某些重要事件的冲击和人生轨迹的更改而荒疏朋友,漠视友情,也就是说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发生什么,是基本不会影响朋友在一个男人心目中的既定排序的,朋友的必要性甚至与事业的重要性并驾齐驱。因此当某些男人豪气干云天时,会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但你听过女人也如此放言“姐妹如手足,男人如衣服”吗?所以,由于一些人生大事件的干扰、人生定位的限制及容易感情用事的特征,使得女人的友谊有时难免缺乏稳定性和持续性,女性友谊的黄金时期往往出现在无忧无虑的少女时代和生活安逸的中年阶段。

俗话讲,女人心,海底针。连同女人间的友谊也颇耐人玩味。若检验女人之间友谊的深浅,有一试金石可供鉴别,那就是她们之间到底有多少可以互换的私密,有多少可以共同评头品足的八卦人物与事件。一个即便再高端的女子,若终日与她的女性朋友纵论国家大事和道琼斯指数,而不是说些家长里短,谈些衣装打扮,甚至互通隐私,并一起飞短流长,同仇敌忾一下,你断然是交不到至友的。凡俗至此,但是人间烟火的味道:互相取暖,并及时分享和共承生命中那些丝丝缕缕的快乐与忧伤,亦透过彼此的眼,经过对方的心,连结生命中那些力避孤独,引为同类的悲悯与愉悦。

这样你就不难理解女人可以深夜驱驰,去向女友哭诉,但男人在这一点上是做不到的,他只要与他们对酒当歌,毕竟面子大过天。

故,男人的温柔乡往往是女人的怀抱,而一个女人即便不乏爱情与婚姻,但她温柔的抱枕泰半是另一个女人给予她的友谊————管它深刻与否,那毕竟不是我们灵魂要关心的事。

女人的友谊

左岸记:毕竟女人更懂女人,咱一大老爷们,既没有钱老之才华,又无周老之眼光,也就不多加评论了。女人不易,那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