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我希望时光倒流

我希望时光倒流

文/于震

7,8岁的时候,那是练柔韧的最好年龄,可是当初因为没有意识,当我24岁时的今天想要学习舞蹈的时候,重新练柔韧性变得十分困难,每天都很疼却仍然需要很长时间,有时第二天起来都不能恢复,只能拖着疲惫的身躯去工作。

9,10岁的时候,弹跳和协调本可以在这个年龄有很大提高,为诸多运动打下好基础,可惜当初没有意识,当我24岁时的今天想要尝试跑酷的时候,这些基本功要重头捡起,我的时间却再也不允许我天天去做这些了。

11岁的时候,姥姥姥爷让我学习音乐,我不理解为什么要这么做,后来搬到了爷爷奶奶家没多久便放弃了,当我之后再拿起小提琴我发现我早已忘记了所有的旋律,当我想要在喜欢的姑娘面前一展歌喉的时候,声带已经让我唱不出高音,唱不好中低音。

14,15岁的时候,繁重的课业和游戏的诱惑正是要开始注意视力的时候,还是因为没有意识,结果眼镜自18岁以后就再也摘不下来,你要知道,深陷的太阳穴是多么的可怕,这时我才知道不戴眼镜的帅哥才是真的帅哥,可惜如果不通过医学修复,我想这辈子应该没机会了,然而医学修复还是有风险的。

同样是这样的年纪,同样是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乐器,矫正牙齿,预防驼背,正确的站姿、坐姿、走姿等等。我曾经真的很不理解为什么有些家长要让孩子做这些,轻松的童年多好,在外面疯闹多么自由。但是当我真正看到这些事情发挥作用的时候而我因为没有意识而不具备并且甚至如今都不能弥补的时候,那种失落感让我真的想回到那个年纪忍受那些痛苦。

当然,不仅我曾经不理解,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不理解,是的,我不理解做它的意义,也看到了太多强迫和跟风的影子。可能正是父母都并不理解这些事情的意义以及没有言传身教的做好一个表率,这种所谓的“强迫”显得特别剥夺童年而且异常残忍。

我们经常会羡慕美好的东西,但是直到我24岁我才真正开始懂得,这些美好的东西需要的积累和付出的代价超出我们想象,更重要的是这种付出和代价并非只要旁人的一种艳羡,当一个不戴眼镜,牙齿整齐,站、坐、走姿正确的帅哥美女出现的时候,当他/她还能跳一组帅气优美的舞蹈的时候,当他/她还能进行一场有艺术性的跑酷的时候,他一定能感觉的音乐,舞蹈,美丽给他/她的生命带来的快乐和意义。

我今年24岁,尽管我如果不放弃也有再次摘掉眼镜,重新矫正牙齿,再次学好舞蹈和跑酷的机会,但是真的,如果可以,我希望时间可以倒流。

时光逆流

左岸记:是,我也希望,因为我真切的知道现在就是未来给我的最好的仅有的一次机会。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