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当世界年纪还小的时候

当世界年纪还小的时候

文/mojito

很久没有写东西了,因为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觉着这是一件无用的事,而生命应该浪费在有用的事上面,睡觉也好。可是我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就是人们很容易陷入了一个误区。习惯给每件事情贴上某种标签,却永远也不知道为什么;盲目地给一切的东西下着好的不好的定义,却不知道这有什么意义。这大概是成人世界里的规则吧:一定要站好自己的队伍,不然就是异类。

八月十五,已经忘记有多少个中秋不在家里过了,好像这种合家团圆的节日只有在两地分离时才显得越发深刻。带着自己也不知道的目的去参加了迎新晚会,一晚都在无所事事与闷热难耐中度过,而后才惊觉我的收获也只是两个苹果,还有就是忽然想起我已经大二了,再也不是小孩子了,其实从很久以前就不是了,只是一直在充傻装嫩。或许每个人都是在不知不觉中长大的吧,尽管很多人希望永远做个孩子,但心里也明白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不得不在幻想与现实之间苦苦挣扎,疲惫不堪。

今天刷微博时,得知一个重磅消息,《数码宝贝》要出新版本了。听到《数码宝贝》这个名字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就好像昨天还守在电视机前,饭也不吃地等着丹丹姐姐(很久以前黑龙江卫视有个栏目叫《小天鹅》专门放动画片的,她就是主持人)的出现,等她宣告精彩的开始;陌生的是新系列的太一已经是个高中生了,再也没有当初可爱的模样,倒更有点像拳皇97里的八神,帅气无比。也难怪,人家本来就叫八神太一,这也倒是名正言顺。

眼瞅着动画世界里的小正太变成大男孩才想起原来已经过了好多年,而我已经很多年不看动画片了。记得这部动画片我看了两遍,每一集都看的热血沸腾。而那时的我也固执的认为自己是被选召的孩子,在某个阴暗的角落里遗落着只属于我的那块电子表(进化器),为此我更是买了很多块电子表,就是期待着某一天它能突然发出光来,带来只属于我的数码宝贝。在众多被选召的孩子里,那时的我觉着自己更像太一,不单单是因为他是主角,究极暴龙兽很屌,更重要的是我喜欢他的那种热情和勇敢,并且坚定的认为自己就是那一类人。时隔多年,慢慢长大的我却觉着自己更像是阿和(绝不是因为究极体的加鲁鲁兽也很吊),沉默少语,太过理性甚至有一些固执。也许这就是成长吧,从很久以前的跑跑跳跳到现在的整天睡觉。我也终于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什么被选召的孩子,我只是个普通人,而且是那种只有拼命奔跑才有可能留在原地的普通人。

大概所有的男孩子都有一个英雄梦吧,我也不例外,奇怪的是当年的我比起武侠片更喜欢动画片多一点。我很喜欢剑,觉着我要是有把剑也铁定是个白衣飘飘艳遇无数的大侠。当然我又能到哪里去弄一把剑呢,唯一能做的就是整天跟着爸爸屁股后面绕,期待着他能给我削一把木剑好让我天下无敌,而小伙伴们最大的乐趣就是互相拿着剑“切磋武艺”,虽然结果不是被剑打了鼻子就是心爱的剑被打断了,可也顶天是哭个鼻子,然后彼此约好改日再战。

每个人都以大侠自居,绝对不会承认那只是个游戏。现在,有的人成为了榜样,有的人成为了英雄,有的人成为了一方楷模并且沾沾自喜,但我们都不是大侠,因为我们谁也没有守住当年单纯的誓言,忘了当年简单的快乐,不过,是啊,因为我们都长大了。

还记得我的旋风冲锋一路狂飙,我的陀螺,有四大神兽守护着的陀螺在一口大铁锅里将别人的陀螺撞的粉碎。还记得为了区区几个溜溜在黄土地上爬来爬去弄的满身泥土,尽管遭到妈妈的打骂却依然笑得像个傻瓜。记得我们一起打过的架,骑马打仗时因为身高太高只能当只马却不甘心的非要往别人身上爬。记得大夏天里太阳下沙擂时大声的喊叫与不顾一切的“厮杀”。记得说过的大话,喜欢过的姑娘。原来长大是会让人看清一些事的,是会让人失去一些事的,是会让人不得不把自己放在一个高度上不肯下来,是会让人变得小心翼翼的。其实不是现在比以前更容易受伤,只是我们都不够勇敢了。

误解?倒不如说是正解。世界上最好吃的叫小食品;最好看的是动画片,大人们都是傻子,才会喜欢看电视剧;只有带松紧带的裤子才最漂亮,扎裤腰带是一件很傻的事;我一定会考上清华大学的,我绝不能去北大,因为别人都这么说;我永远不会长大,爸爸妈妈永远不会变老。小孩子的世界是一路单纯到底的,永远就只有正反两面,世界上只有两种人,好人和坏人,世界上只有两件事,上学和放学……或许韩寒说的对,小孩子才分对错,成年人只看利弊。而长大后的我们此刻正在利与弊的道路上狂奔,并且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我们都会变成形形色色的坏人,但没关系,我们是为了更美好的生活。

当世界年纪还小的时候,我也常常以为朋友永远都是朋友,敌人终有一天会成为朋友,整个世界都是在对自己微笑的,所有生命里出现的人一定会陪我一直走下去,以我期待的样子。但很久以后会不自然的发现,自己并不是世界的中心,这个世界有它自己的法则,人是会变的,朋友是会不见的,世界不只给你微笑,还会给你一个又一个的耳光。他们跟我说:“回忆里的人是不能见的,见了就会不见的。”很久以前我认为这是一句屁话,但不知不觉的却变得小心翼翼起来,因为我很怕那种从相谈甚欢到无话可聊的尴尬,那种话不投机只能傻笑充愣的无奈。原来我带着对这个世界的误解过了这么多年直到长大。

梦想?我小时候没有什么梦想除了想变成孙悟空,因为它是一只很了不起的猴子,为了让我的梦想更有信任感,我还妖言惑众的告诉我幼儿班的同学有一种黑红色的虫子是孙悟空变得,于是就出现了一个新物种名叫孙悟空的虫子。或许我根本并不想成为科学家,也不想成为宇航员,只是迫于老师的压力才勉强在作文上煞有其事写着想到月球撒泡尿,因为我不能写我想成为孙悟空,他们会嫉妒的。

很多年以后,颇有文艺情怀的我的梦想是成为一个有故事的人。虽然我不懂什么叫做有故事,但总觉着有故事是件牛逼闪闪的事,而有故事的人也一定是那种看尽世间苍桑,留着一头长发,叼着一支烟,穿着一件皮衣,骑着一辆摩托而脚上必定要人字拖的那种很拉风的男人。至于这个文艺的梦想也不知道因为何种原因而破灭了。但没关系,我找到了新的梦想:成为一个很厉害很厉害的人。我也不知道要怎样才算厉害,怎样又算是很厉害很厉害,只是觉着我应该成为那种人。

从家出来的时候,妈妈正在生病。因为经过几年的高中住校我以为自己已经是那种说走就走,适应了离家生活的人,可还是免不了挂念,我一直都低估了爸妈在我心里的分量直到自然的开始关心着他们的健康,长大以后就会时常担心生命里最爱你的两个人会在某一天离去,有时强迫自己不要想象,其实是不敢去想,因为心里清楚谁都没有想象中的坚强。因为长大,会不自觉的调整轨迹,自己的生命轨迹,会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学医,那样就能缓解爸妈的苦痛。后悔自己为什么不选择一所离家近的大学,那样就能常回家看看。想着要不要早一点结婚,早早的生个孩子好让父母享受天伦之乐。越是长大,就越感受到时间的无情,生命的可贵。

我想成为一个很厉害很厉害的人,要有多厉害呢?或许只是给父母一个快乐的晚年,用我能所提供的一切满足他们小小的梦想。或许只是成为一个好丈夫,能在外面给她提供一个宽阔的臂膀,在她生病时给她煮一碗虽笨拙但充满爱心的粥。或许只是成为一个好父亲,用我所理解的一切来教会他人生的道理,让他成为一个很厉害很厉害的人。很厉害?到底有多厉害?不过是这么厉害而已。我想成为一个很厉害很厉害的人。

洋葱、萝卜和西红柿,不相信世界上有南瓜这种东西。他们认为那是一种空想,南瓜不说话,只是默默的成长。——舒比格《当世界年纪还小的时候》

当世界年纪还小的时候,世界小的像一条街的布景,未来遥远的没有方向。

当世界年纪还小的时候

左岸记:成长的过程非常的美妙,她献给心中藏满故事的人。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