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读《反误导》之后的反思

读《反误导》之后的反思

文/潘志峰

最近在看一本关于经济学的著作——《反误导》,这总算是一本能够读懂并让我能够有所思的专业书了,也许仅仅这个原因,就也应当庆祝一下。同时,今年的这个“十一”大学的同学在校园相聚言欢,而我实在是愧对大家,于是写下这篇文章,也送给我的同学们吧。

可是为什么要反误导呢?先从自己的一个小故事说起吧。2012年11月下旬在西安,晚上没事,和同学出来闲逛,市场上卖的香蕉竟然有一块钱一斤的,看着还不错,虽然这性价比让人有点怀疑,但既然这么便宜,就买几个吧。拿了6个,结果称出来6斤……尼玛,你这是要卖给哥钢材呢,还是要侮辱哥的智商呢?于是我们断然拒绝在此购买,而是去了一个比较大的水果店,买了6个,还是六块钱,不同的是这个店里的香蕉两块五一斤。

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在学习中,我们总是首先要去接受外部的信息,然后通过理解领会,内化于自己,不过有多少信息是在误导我们,哪怕是殊途同归的信息,也不乏误导之类。无论是这个故事,还是这本书,都让我再次想起,之前乔治•桑塔亚纳所说的,有效的反思,即理性。之前芮成钢东窗事发的时候,让我知道了他所说过的一句话:新闻没有真相,只有事实和角度。而这话的原意,出自马可•奥勒留。近两千年前,人们就已经很了解引导和误导的作用了。

从小我们所学的封建制在狭义上说就是分封制,这是非马克思主义者的解释,而马克思主义就要关于阶级与剥削了,但马克思本人却指出,他所说的封建制只适用于西欧,西欧之外应该是什么呢,马克思了解吗?我们一直以来所说的就真的是封建制吗,还仅仅就只是君主专制?不过无可厚非的是君主专制是绝对存在的,即使到现在也是存在的。当权者若有思路,便可以直接去专制,若无思路,就是通过专制来让他人提供思路、决策顾问与决策分析;相对于专制,明显要少很多,而大家也习惯于被专制,这被专制恐怕就是鲁迅当年所说的奴性了。那么国家智库的成立,将从制度上有利于改善这一状况,只是偌大的一个国家,仅仅一个国家智库足够吗?这是显而易见的。

历史学如此,经济学又如何呢?恐怕经济学要更容易影响我们的生活和利益了。凯恩斯曾经描述:经济学家的思想,不论对与错,都比一般所设想的要更有力量,世界就是由他们统治着的,那些实干家们自以为不受这些思想的影响,可是他们无意中已经是某个已故经济学家的奴隶。《反误导》中指出,社会的变革往往是从思想界的变革开始的,同样,社会的混乱也是从思想界的混乱开始的,恐怕我们当前某些方面的混乱,就是从很早之前就有的种种误导而导致的思想混乱引起的。

张维迎先生表示,西方主流经济学一直是宣扬市场失灵的。他们认为市场是失灵的,于是研究市场缺陷的理论要远远多于市场有效性的理论,缺陷才是现实的世界,而有效性是理想状态,所有的条件都是想象与假设,这样的理论有多大意义。这就像我们去学习,去参加高考,去工作,去谈恋爱,去生活,总是习惯于假设一些理想状态,而当我们以笑脸迎向我们所设想的理想状态时,迎面而来的往往是一大嘴巴子。

在最近所看的经济学基础中,也是有许多的假设,当然有的假设是必须的,可是看了那么多假设,那么多的结论与工具,我们却很难了解到他们的思想。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我们只能得到零星的有形之物,无法领会到事物的规律,我们看着书本,却很难将其运用到实际。我们处于自己的现实中,却只能是当局者迷,就像严复当年讲将《物理学之后的诸卷》翻译为《玄学》,无法得到大家的认同,而一个日本人却引用了《易经》中的话,将其翻译为《形而上学》,看来在这迷局里误导自己的,也往往就是自己,难怪常有人感叹:忘掉经济学吧,被物质主义迷惑的心灵是无力思考高层次问题的……我亦常常在这功利的迷局里陷入混乱。

市场是失灵是常态,而生活的不如意才是现实,所以解决市场失灵中的一些问题,会促成成功,而通过对外部的努力和内心的修炼,才足以达到幸福。或者我们用另外一个说法,市场就是先天失灵的,而生活就是不幸福的,所以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中,并未提及人需求幸福,因为幸福是诸多需求的代名词,完全是后天创造的。我们喜欢在研究一个问题的时候,将问题的条件设置为理想状态,干扰因素减少的更多,更易于研究,可是这样的研究对实际问题的解决能有多大呢,最终要解决实际问题需要付出更多的代价与辛酸,而要实现我们在不同时期的幸福,同样需要付出更多,也难怪尼采说:所谓的幸福感,就是把痛苦踩在脚底下的感觉。

那么这许多的痛苦是从何而来的?自身的痛苦更多来于自身,其中不乏故意曲解、断章取义,进而误导别人以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我们经常听到的“看不见的手”、“守夜人政府”,因为这些词已经根植于我们的经济学基础中,而这两个词的本意其实是要讽刺政府,就像牛顿说的自己是站在巨人的肩上,其实是在讽刺驼背的胡克一样。我们常常被这样的断章取义所误导,已经是罄竹难书了,而且这种做法被运用到了方方面面,尤其是在对被人进行挑剔的时候。所以泰勒斯说人最难的是认识自己,而最容易的是给别人提意见。也许这断章取义达到了我们想要的效果,取得了成效,可这不就是同那六块钱去买一块钱一斤的香蕉一样吗?

到此为止,你可知你被我误导了多少。

 

原文网址:http://user.qzone.qq.com/295942773/blog/1412613348

反误导

左岸记:有一个原则同学们要记住:不重要的学术作品大可不读,但重要的要反复重读,读多遍。不要相信重要作品的简化阐释,因为作者究竟怎样想我们不可能从简化的阐释中学到。学经济,跟学任何推理性的学问一样,主要是学怎样想。同学可能是天才,但不懂得怎样想天才等同废物。思想的法门是需要学的。没有机会像我当年那样屡遇高人,反复重读他们的原作是可取的替代。——张五常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