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十三年之音乐杂谈

十三年之音乐杂谈

文/潘志峰

首先要交个底,简谱就只认识阿拉伯数字,五线谱试着学过,不过压根就没认出来,工尺谱嘛,也只是知道有这么个东西,愧对老祖宗啊。

大约是读高一的时候开始正儿八经的听音乐,到了大学自由的时间里,听各种各样的音乐成了我最大的爱好,手指头加上脚趾头掰着算一下,已经有十三年了。

没有任何音乐基础,可偏偏一开始听的又是古典音乐,自然是听不懂了。不对,现在也还是听不懂,以前应该说是听了根本就没感觉,只不过一开始是把它当药来用的(为了让自己安静下来),而不是当音乐来听。一开始也不知道都有什么音乐可以听,只知道有那么几首中国古典名曲,也许正因为是听不懂、没感觉,又想听懂,所以才没有在听的时候按照自己的思绪乱走,反倒是努力的安静下来,仔细的听,这样反而听出了些所以然来。

最早接触的西方音乐要数法国钢琴王子理查德·克莱德曼,当然现在已经是个老头了。听到的第一首是《爱的谐奏曲》,流畅、优美,又总在指尖流露出深情,也许正是因为他个性上的害羞与含蓄,才能让他最终把感情全部通过手指表达出来。每个人都有丰富的感情,而表达方式的不同才会让我们有了不一样的感受。

同时期听的,还有班得瑞项目团队的音乐,应该是算做轻音乐吧,以环境音乐为主,唯美、安静,也许正是因为太唯美,与现实离的太远了,所以偶尔听听可以放松一下,最好不要常常听,生活可完全不是这样的,不要被这美丽的音乐欺骗了,要么就是太过脆弱,总要以如此放松的曲调才能缓解心理的压力了。所以还是在一边侯着吧。

不管是音乐还是人生,总是需要投入时间去理解的,仅仅一曲钢琴版《memory》就是隔了一年时间才能够领会,记得是高二第一次听,没听明白,也不喜欢,就不再听了,到了高三拿出来再听,却是完全不同了。随着记忆的引导,回望以往的痛与乐,把握好今朝的幸福。

西方古典音乐,需要的时间就更久了,不管是巴赫、肖邦、还是拉赫玛尼洛夫、柴可夫斯基,都是听的时间跨度比较大,才慢慢有了理解。而瓦格纳的《女武神》被科波拉在《现代启示录》诠释为人类对嗜血的狂热,着实被吓了一跳,也难怪希特勒为什么喜欢瓦格纳了。创作是别人的,理解是自己的;生活是大家的,人生是自己的。

相对于古典音乐,还是新世纪音乐比较适合自己的理解能力,雅尼从《和兰花在一起》开始,体会美国式的现代感与希腊式的浪漫;乔治·温斯顿的《卡农变奏曲》,体会音乐的生死追随、永不相弃;范吉利斯的《征服天堂》,体会音乐的气势磅礴……

因为一曲《夜曲》,让我在师兄那里追根问底,终于发现了神秘园,并在其中徜徉了许久,而一首蓝调华尔兹《莲花》让我在学校的舞会看到了铭刻于心的优美舞姿。

久石让很会讲故事,所以称为了宫崎骏的御用配乐师。无论是在动画中,还是在电视剧《太王四神记》、电影《情癫大圣》中,音乐都为剧情增色不少,于是也就有了原声音乐一类了。陶笛大师宗次郎一首《故乡的原风景》不知被用在了多少电视、电影节目里。在东方的新世纪音乐中,不得不承认,日本是走在前面的,以至于贾鹏芳、梁邦彦等中国韩国的音乐人都过去发展事业,而玩电子音乐的喜多郎,一开始连五线谱都看不懂,也潜心学习音乐,并以中国为题材,创作出了《故宫的回忆》、《丝绸之路》、《宋家王朝》等,看来在学校学什么专业并不重要,关键还是看自己在后面是否愿意潜心学习钻研了。

日本人当如此,中国人也不甘示弱了,连做IT的广西大哥石进也创作出了《夜的钢琴曲31首》,并被用在了《艺术人生》、《非诚勿扰2》中。陈美的小提琴激情、屠颖的多产,以及“右手东方、左手西方”的林海,一曲《琵琶语》,就不免让人有怜香惜玉的情怀了。

流行音乐和声过于简单、单调,古典音乐和声多样、变换无穷,结构复杂,这也就是为什么流行音乐听久了就腻味了,所以,流音乐就是工作生活之余的偶尔娱乐,且不可贪多,多了会让人浅尝辄止,自然也就喜新厌旧了。

听美声不多,却是有真正的痛快,听着别人唱,就像是自己在一吐胸中块垒,这声音完美的演绎出来,所需要的必须是有足够的气度和胸怀了,并且不只是吸纳,更要能将这力量释放出去,表现出穿透力。唱法如此,生活更应如此。

不过还是喜欢听交响乐的感觉, 以一颗焦躁不安的心去倾听交响乐的威严,让自己安静下来,慢慢的感受其中的力量,最后让自己洗涤心灵、获得重生。

只是有一曲始终让我耿耿于怀,一直不知道叫什么,虽然是在十年前听过,但仍然是余音绕梁,不绝于耳,若是来到我的耳边,必定能够认得出来……

原文网址:http://user.qzone.qq.com/295942773/blog/1405531405

音乐杂谈

左岸记:子曰:“乐其可知也。始作,翕如也;从之,纯如也,皦如也,绎如也,以成。”他认为一个全面发展的人必须“文之以礼乐”,为人必须“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可惜,他只推祟“乐而不淫,衰而不伤”的雅乐,不赞赏热情奔放或具有反抗精神的“郑卫之声”,是为不全也。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