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最美的情书

最美的情书

文/罗小罗

阳光甚好,恰到老猫躺在平地里慵懒的睡觉、老狗躲在树荫下惬意的转着眼珠。

我决定出去溜达。

去西藏吧,那里有一个姑娘在等着我。姑娘叫啥我忘记了,端着青稞茶端庄的站在原地羞涩的笑,暗藏不住妩媚的勾引,欲罢还休总是最有魅力的引诱。西藏并不是最迷人的,迷人来自于一路火车风景的变化吧,和期待的心。听着郑钧的歌你便是那个有点嘶哑的流浪青年,嘶哑的嘶吼也射不完你的一腔狂热。到了以后沐浴浓浓的风情,也还是满满的热爱和激情,不像那啥,只在一时的欢快里。

所以我便告别了姑娘,独自走向阳光里。

阳光甚好,恰到呼吸顺畅又伴随青草绿悠的芬芳、流光的金黄里弥漫气孔的光晕。

不得不到丽江,听说那里的姑娘都是异国的奔放,而异国女人的奔放恰到我国男人的幻想。笑声里都带着色诱,莞尔之间便是撕扯的激烈,暮然之际就像倾城的魅惑。如果大部分静吧都有酒后乱性,我想大部分男人也不喜欢蹦跶的像一个刚学跳舞的小公狗,交心的地方往往最伤感情。这里有太多的女孩,他们等谁、也不等谁。

所以我别过姑娘,独自走向阳光里。

阳光甚好,恰到照射着女孩子的笑容可以平添几分姿色、男孩子的臂膀骤增几分俊朗。

我要去爬黔灵山,苗族的小姑娘异常灵水,她说她等到天长地久,天真的让人动容。男人是复杂的动物,一边需求姑娘什么都懂一边期盼人家单纯的任你涂鸦,都说单纯的姑娘容易受伤害,受过伤害才会懂得,懂得便是无情。实则遇见一个对的人需要从头到尾的不离不弃,纳得痛苦的长时间隐忍,反复告别性格的一直坚持。一路下来大多数人散了,只剩下少数的男人拥得单纯又风骚的女人归。我对她说:其实我只是想知道头顶几十斤的银饰是什么感觉。我伤害了她,和她的单纯。

所以我便告别了姑娘,独自走向阳光里。

阳光甚好,恰到走在其中时让人迷醉,又流连盼望来日的阳光依旧如此明媚。

要去的是天涯海角,姑娘坚持要我去,她说:等你来我便跟你走,我不在乎你是否结婚,我只在乎我们是否相守。痴情的女子最让人心疼,痴情的女子也最让人心怕却。还没到最后,爱就成了疯狂和偏执,所以最后,就成了死心。总归都是伤害,就不要触及灵魂动及生死的痛苦。

所以我告别了姑娘,独自走向阳光里。

阳光甚好,恰到老猫收拾肥慵的身子一摇一摆的走进屋子、老狗还在原地不动只是闭上了眼睛。

我也要回家了,家里有三个女人在等我。老妈的翘首和老婆的归盼,还有女儿迫不及待的翻着我的口袋、眼神里馋馋的口吻问:爸爸,糖呢?

爸爸的口袋里,只有一袋阳光。

阳光甚好,恰到给你成长、任你呼吸。

最美的情书

左岸记:那山的风景是不是很诱人,或许只有住过的人才知道,但是不断的追寻大概是因为不知此处的阳光已经融入生命,成为你无论走多远,都时刻召唤你回来的乡音。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