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文/荠麦青青

白发之于女人,犹如末路之于英雄。

初闻这句话未免危言耸听,但凡亲历者,尤其是那些美丽和自恋的女人,对此譬喻一定深许之。

所谓美人迟暮,英雄末路,说的正是这个道理。

吾非绝顶美女,却超级自恋,喜欢顾影自怜,喜欢孤芳自赏,这些搁在年轻那会儿,是文艺女青年的标配,但人到中年,这些特质便随着年龄的增长,变成了“矫情”。自恋和矫情的人都有个共同的毛病,那就是怕老。

我仍记得刚刚参加工作时,同一办公室的大姐偶尔会愣愣盯我半晌,我抬头遇见她成分复杂的目光,便羞赧一笑,时间长了,我问其因,她有些幽怨地答道,“你这么年轻,这么年轻!年轻真好!”我那时浑然不觉年轻是一件多么值得艳羡和骄之世人的事情,却只羡慕那位大姐事业有成,家庭幸福的功德圆满。

岁月如飞刀,虽不至于刀刀毙命,但凌迟之痛却在人到中年后愈发清晰呈现。一年前,我在梳头时,蓦然发现一根明晃晃的白发在我的头顶犹如鬼魅般乍现!我一直自得于保养有道,驻颜有术,但就在那个即将上班的清晨,一根赫然造访的白发打破了我长久以来自以为是的不老童话,那一刻,我不禁悲从中来。以前读李白的《将进酒》:“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那时只懂玩味大诗人惊世骇俗的夸张之功和鬼斧神工般的语言雕琢之美,对里面的岁月沧桑之叹和人生易老之感并无深刻的体验。但就在那个清晨,我忽然有了和大诗人共通的心声和悲凉的感喟。

可是女人这种动物,是很容易从悲愤中汲取力量的,我只让恶劣的情绪持续不过一分钟,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同时怀着仿佛对阶级敌人般刻骨铭心的仇恨将那根白发斩草除根了,甚至殃及池鱼亦在所不惜。一时快意恩仇,好不扬眉吐气!宛若白发不复,便喜获新生。

然而好景不长,不几日,又有几根白发仿佛恋栈舞台,如不肯退役的艳舞女郎般又在我的左右两鬓招摇出现,它们搔首弄姿,对主人我极尽戏弄之能事。这一次的我,虽然感觉不啻晴天霹雳,但有了上次的切肤之痛,我竟然可以拿着镜子前后左右地照了一照,看看没有更多的异己分子,便长吁一口气,接下来缓缓地将那几位不速之客请将下来,在掌心里细细观摩、把玩一番,心里虽不乏诅咒,但还是貌似淡定地把它们扔在了马桶里,一冲了之,仿佛一江春水带走一个女人对岁月惶惑的羞辱感。

时光飞逝,白发有增无减,虽从目前发展趋势来看,并无星火燎原之虞,但终有一天,它将成为避无可避的事实。从前看香港作家亦舒的小说,里面有句话,“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那时并不信女人的青春和美丽可以短暂如斯,然而时至中年,在大量的铁证面前,终于信矣!

可是,任何一个不愿对时光缴械投降的人,总会有一些应对岁月,应对衰老,应对中年危机的信仰和立场吧,比如德国作家塞缪尔·厄尔曼脍炙人口的名篇《青春》:青春不是年华,而是心境;青春不是桃面、丹唇、柔膝,而是深沉的意志,恢宏的想象、炽热的感情;青春是生命的深泉涌流。青春气贯长虹,勇锐盖过怯弱,进取压倒苟安。如此锐气,二十后生有之,六旬男子则更多见。年岁有加,并非垂老;理想丢弃,方堕暮年……人的心灵应如浩淼瀚海,只有不断接纳美好、希望、快乐、勇气和力量的百川,才能青春永驻、风华长存。”

所以,你看,无论命运的巨轮驶过了多少惊涛骇浪,绕过了多少明礁暗堡,它仍可以在勇气和意志的指引下一往无前。虽然物转星移,时光终将我们从锦绣华年带入皓首幡幡,但我们仍可以在它的磨砺和雕琢下,优雅地老去。

当桃面不复,当丹唇黯淡,至少,我们还拥有一颗执拗地,热爱着这世界、这生活的不老之心。

白发中年

左岸记:要形成一种你觉得自在的、适合自己的风格、外表和气质,这样,你会很乐意向世人呈现这样的一个真实的自己。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