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我生活的世界是否真实?

我生活的世界是否真实?

文/邓颖

最近看了很多关于心理方面的书、博客或者帖子,还有一些被普遍认为迷信的一些东西。然后蹦出了一个很奇怪的想法:我生活的世界是否真实?

首先是读了高铭的《谋杀记忆》,印象最深的是(大概意思是):我们头脑里所谓的记忆,可能只是我们根据某些细节加想象臆想出来的,久而久之,我们就产生了这样或那样的记忆。但事实上,这些所谓的记忆压根就没有发生过。

比如我所知道的一件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某男觉得某女喜欢他,还是非常喜欢那种,但是他觉得女方不好意思向他表白,于是他很郁闷。那大家可能要问,为什么男的会觉得女的喜欢他呢?男的解答如下:有一次,我在吃饭的时候发现她老是瞄我。还有一次在图书馆的时候,她哪里都没有坐,就做在我旁边的空位上。难道这还不是喜欢我么?可能大家觉得很奇怪,这就说人家喜欢你啦?你想太多了吧?但是男的就是这么认为的,而且时间越久,他就越觉得女的喜欢他,就更加郁闷——为什么她还不向我表白呢?难道不好意思?他跑去问那女的:你是不是喜欢我?女的非常奇怪,当即给出否定的答案。后来事情不了了之。

还有一个案例和这个非常像,但是男的先通过其他人询问女方是否喜欢他,当得到否定的答案后,男的更加郁闷了,心想:她明明就是喜欢我的,为什么不承认呢?于是,男的钻牛角尖了,越想越想不明白,第二天拿着刀子去堵该名女生,说如果女的不承认喜欢他,他就自杀。后来自杀被阻止了,但男的受了轻伤,女的当然受到惊吓了。

这两个案例都是真人真事,相信大家处于青春期的时候也会有这样的感觉:当自己喜欢某人的时候,如果某一天,此人做了一些平时不会做的事情的时候,我们可能会想:他/她是不是对我有好感呀?(哈哈哈~想必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吧?)只是这两个例子的男主人公比较极端罢了。

话说回来,我们分析一下这两个案例,如果男的没有去向女的求证,那么他就会一直认为女的是喜欢自己的,而且确实非常喜欢自己。久而久之,男主人公就会结合自己看到的、听到的、各种各样的事情,或者只是一些迹象来自我印证这个他所认为的——“事实”,当时间足够久,他收集的“证据”足够多,而又一直不向女方求证真实与否时,他的脑袋里面就会产生这样的记忆:“嗯,她喜欢我,很喜欢我。”但是打击人的是,或者说打击男主人公的是,他所认为的事实,实际上根本没有发生过,可能女的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另一方面,可能,我,或者你所处的环境,我们所接触的人,甚至包括我们自己都是不真实的,可能都是你,或者说另一个人臆想出来的,而你只是他臆想的一部分罢了。无论你感觉自己所生活的世界有多么真实,无论你多么想相信这是真实的,可能这都是假的。可能你只是另外一个人分裂出来的人格,只是你自己不知道罢了。又或者从另一方面说吧,人的记忆是有过滤性质的,通常人会把违背自己良心的、不原意记住的事情过滤掉。

比如我妈吧,我跟她说起小时候她“家暴”我的事情,她承认有打过我,但是当我说起“家暴”很厉害的那一次的时候 ,她居然说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我多次向她提起,还说出具体的时间(好吧,那次真的比较厉害,太皮了小时候555~~)我妈都说没有这样的事!最后很无奈的——我和我妈在这件事情上无法沟通,基本排除了我妈跟我撒谎死不承认的可能,因为她每次都很认真的说,而我妈还没有到老年痴呆的年龄啊。

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看,这可能也是一件好事,把不开心的事情忘掉,人活得也比较开心,你说是不是?可能你也会说,但我还有不开心的记忆啊,为什么我的大脑不帮我过滤掉?那只能说那段记忆太深刻了,过滤系统无法处理。当你受了某些身体上的创伤或者是精神上的刺激以后,刺激了你的过滤系统,于是你得了选择性失忆······由于我不是读医的,所以我也不知道失忆是不是这样子,但是我觉得应该是这样吧。

有时候看书能把人看傻了,不过我觉得傻只是跨上另一个层次的垫脚石,当你足够“傻”的时候,那就叫睿智!

庄周梦蝶

左岸记:《庄子·齐物论》记载着庄周梦蝶的故事,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李商隐在《锦瑟》中亦有云“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待到笛卡尔这儿,就有了“直到现在,凡是我当作最真实、最可靠而接受过来的东西,我都是从感官或通过感官得来的。不过,我有时觉得这些感官是骗人的;为了小心谨慎起见,对于一经骗过我们的东西就决不完全加以信任……”的沉思。我不存在,世界之于我的理解也就不复存在。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