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生命的别样解读

生命的别样解读

文/bxl2005hf

我认为和整个宇宙相比,人类是渺小浅陋无知的,现今最权威的说法宇宙产生于138亿年前的一次大爆炸,我们的太阳系产生于46亿年前,地球的寿命也不过如此,起先地球上没有生命,距今十几亿年前地球环境变成现在这样了才出现了生命,人类祖先是地球上的单细胞生物,人类有文字记载的文明不过几千年。这几千年与一百多亿年的时间长度相比较,人类的智慧与宇宙相比较,算的了什么呢,一切神奇都是自然进化的结果。

但我们是人,人的生命尚若不存在,不管这个世界如何光怪陆离,对自己来说却没有意义,所以我们讨论这一切的前提是要加入人的因素,一切话题离不开人类对这个世界的认识。人类在宇宙面前是愚昧无知的,几千年前人还以为除了自己脚下的陆地,四周全是海,脚下就是世界的中心,以为天是个“大锅 ”,覆盖在陆地上。在伽利略以前,人类认为太阳围绕地球转。足以说明人大多时候生活在自己创造的愚昧与无知中,生活在自己的经验里。

有人说我承认生活在自己无知的经验里,但这些并不影响我生活啊,我与那些所谓的专家在生活里没有区别,强调这个有什么用?牛顿发现了万有引力、微积分,爱因斯坦提出了相对论,洛伦兹发现了电磁感应定律,这些都是科学进步的阶梯,推动了生产力革命,帮助人类走出地球迈向太空。如果生活在过去的经验和感觉里,不会有今天的高科技生活,更别提探索太空。

人类自诞生一直活在自己所建造的虚幻谬误中,不这样不叫人类,不自私贪婪,不禽兽不能称之为人性。有个别基因变异的,不叫圣人就称作傻子,有时也会成为英雄。毫无疑问,脱离普通人思维认知是要付出代价。世间的真理就是大家都认同的东西,与它到底是什么没有关系。真理是会随时空变化的。

古今有很多名人,有影响力的人,我们将其奉为神,不过是多了解一些社会或自然知识,懂得灵活运用并取得了明显的绩效罢了。这个世界上没有神,神就是人类自己的想出的全能人。凡是活人变成神的,都要在背地里祸害一批人。我想太阳有多热,其背后的另一处必然有多冷,山有多高,沟就有多深。牛人的背后是反常,是脱离人群反常行为。

布鲁诺是牛人,在天文望远镜未发现之前就知道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可惜他那里真理早了,他被教会活活烧死。与其怀抱真理而被焚毁,不如溶于当时肮脏的教会污河自保,这是我对生命与真理的态度。即是获得了真理,要想要大家都认可也需要合适它的生存土壤。

从宇宙的形成到太阳系产生,乃至地球上出现生物,一直到人类出现,可以看出人类是星际间气候变化的产物,人类社会乃至所有生命就像化学实验一样——只要条件具备,就会出现你想要的结果。人类社会和生命仅是一个过程,就连太阳也有毁灭的那一天。

人类所有的生命都可看做是一次实验过程,实验现象和过程是有差异的,人类会对它标上好坏幸福苦难等标签,我认为本质上是人为的心理因素在作怪。幸福是一种体会,是心里期望与外物的吻合度,与身份地位及财富没有对等的关系,很多人将权利、名利和金钱视为衡量的标准,生活在错觉里。

之所以会滋生这种错觉,因为有比较心,别人比自己有便利条件,就会产生失落情绪。比较的多了,就会有失望与不幸的感觉。事物都有两面性,在你享受便利的同时,必然同时带来一些不便。民间有 “台上一刻钟,台下十年功”的说法;官场有“伴君如伴虎”的谚语;此时有“名满场,利满场,转眼牢狱人皆谤”的楷模。幸与不幸,和你的身份有关系吗。

世间人求名利富贵,因为贪求感官美乐享受,还有少数人另辟幽静,通过立言立德立志,活出一篇新天地。这个世界太绚烂,置身其中常会忘了自己的初衷,迷恋这个花花世界而虚度一生。要常问自己:我的目的是什么,我此时在做什么。

生命如同烟花一样,它们来到世间也是一场旅行,每个生活在到来之前都已被自然提前设计好了,一旦出生就不能违背自己的命,但在世间旅行的过程中,却可以选择 “体验” ,可以绽放美丽的烟火,也可以中途做 “哑” 早逝,全在自己选择。

我不能说现在的人比古人幸福,也不认为别人比我幸福一样。我不敢说自己说的是真理,谁能证明我说的毫无道理。对每个人来说,本质上生命没有幸与不幸,没有参考和比较,是一次独立不能重复的体验。

今天的人,依然生活在经验与愚昧里面,愚昧的原因是摆脱不了自己所依赖的经验,偶有创新,那也是重大发明或者发现,但相比较于人类的困惑,这种发现发明实在是杯水车薪,解决不了人与自然的矛盾,什么时候人与自然和谐了,融为一起了,才能说人类不再愚昧。

人是宇宙间物质的一种过渡状态,在这个过渡阶段,人除了适应天体气候变化调整自己之外,要尽可能地认识自己,认识这个宇宙,以和谐的心去容纳身内身外事,与之融为一体,尽情感受这几百亿年才有的一次生命之旅。

人既仰望苍天,又低头沉思,这是因为我们的身体里住着两个人。

一个是受限于人身新陈代谢生命的 “小我” ,上面说的都是小我,另一个是觉知和认识这个世界的 “大我” 。大我是不死的,不受欲望限制的,无私的, “冲而用之,或不盈”。构成人体的分子与地球上乃至星际间的物质的分子没有区别,从这一点来说:我即是世界,世界即是我。

我们说人是有智慧的,石头和树木没有智慧,那人的智慧和自然比起来谁多呢?没看见就不存在吗,自然是人的另一个 “大我” 身体。大我与人身的小我是重合的,却不是小我能轻易见的,小我必须清心以诚示天,大我方现。

世间的一切都能被我认识和感知,我能感知到 “它” ,“它”便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没感知到的也是,就像我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细胞,但它存在一样。我感觉到这个世界的绚丽完美,也体会到这一切背后的那个神奇的 “无” ,是多么幸运啊!我爱自己,自己便是世界,包括你们。我即是世界,如果意识不到这一点,世界也不是我,不属于我。

生命解读

左岸记:每个人能看到的东西,都受三样东西制约——“当时”、“当地”、“所能见”。人类就是在这样强大的制约之下,致力于让“此刻的偏见”尽可能接近“真实”。所谓科学,并不是永不犯错,而是永远铭记事实第一,不断拓展“所能见”的精度和广度,并不断用新的事实来修正理论。今人未必比古人更聪明,但却理应比古人更了解这个世界。基于前人累积、信息流动、以及观测手段进步,今人有条件掌握更多的信息,从而有机会构建出更接近“真实”的模型。旧理论未必被“推翻”,但新理论必定拓展了“解释范围”。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