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放下与拾起

放下与拾起

文/吱唔

多年以前,那时自己刚参加工作一年左右,和一位年纪稍长的同事漫淡。聊到论语,又聊到佛学。不解何谓“大乘”、“小乘”。同事给我讲了一则故事。说是,有一位旅者路遇一位远行高僧,上前求教这个问题。高僧笑呵呵地把背上肩上的包袱放下,释道,这便是“小乘”。旅者又问,那何谓“大乘”呢?高僧又把放下的包袱背起继续远行,告诉旅者,这便是“大乘”。

听完故事,我若有所悟。此后的工作、生活中,我也常会在经历一些事时,有所体会。只是,自己并不在意于求解“大乘”、“小乘”,而是对“放下”与“拾起”情有独钟。

放下与拾起,有两重不易。

要做到放下与拾起,首个不易便是明智、正心的不易。不明智,便无见识,不知道能放下什么,能拾起什么——如盲人夜路,跌跌撞撞而已,人生得失皆成宿命。不正心,便无道义,不知道该放下什么,该拾起什么——如醉汉过街,双目虽明,也不过走肉而已。

要做到放下与拾起,第二重的不易便是放下来和拾起来的不易。特别是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当下,纵身于利来利往的熙熙攘攘,一旦背上网罗蝇利的包袱,便很难放下。小小身板难堪其负,便不必提拾起责任和远行的理想了。

放,有放得彻底的。如卢安克,将市井生活全部放下,扎进了西部的深山之中。一身轻松,便拾起了清苦支教的担子。这是一个极端的例子,却仍有激励世人的光辉。

我虽渐明放下与拾起的道理,但要克服那两重不易,仍然长路漫漫。人性中狡黠的弱点,总要不停地敲打和怂恿我拽紧该放下的、无视该拾起的。抑或干脆教唆我,混混而过,做个不知放下与拾起的人。

好在,我也能经常提醒自己,为了拾起该有的担当,先得在眼下放下,进而修身。历经历练,修一颗清明之心,修一个畅放胸怀,也修一身技艺本领。

但愿。

放下和拾起

左岸记:树木,把枯黄的落叶放下,长出一个美丽的春天。苍穹,把灰色的云翳放下,才有一个灿烂的晴空。心灵,把沉重的郁结放下,就有一个快乐的人生。放下包袱,拾起责任,如此不再彷徨。此生亦愿如是过。



发表评论

*

*